“智慧城市”从技术出发,悄然改变社会风气和生活习惯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1-14 05:34:38
浏览

  人,诗意并智慧地栖居
  “智慧城市” 从技术出发,正悄然改变社会风气和生活习惯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钟达文、周伟力

  清晨7点,小张起床,站在浴室的智能体重秤上,面前的“魔镜”便显示出了体重、血压健康信息,待洗漱完毕,天气和交通状况便呈现在眼前。早餐后,小张穿上通过工业互联网技术定制的羽绒服出门了,在5G信号覆盖的地铁上,不知不觉间就到达了今天他的第一个目的地:政务办事大厅,由于已经提前预约,事情迅速就办妥了,并没有耽误太多工作时间。小张一回到公司,便遇到了一个突发情况:公司的内部数据被攻击了。幸而,在智慧预警系统的及时预警和帮助下,一切不过是兵来将挡……

  “小张”这个人物是虚构的,但在智慧城市体系发展下,人们充满“智慧”的生活却是真真切切的,变化正在发生。  

  生活更“智慧”:

  你甚至可以定制酱油口味

  南沙港船只穿梭,货柜来来往往。很少人会想到,货运大船能够顺畅运行,船上无数的小小“标识”功劳大大。船上的每一条焊缝都可以通过一个“码”进行标注,识别出这条焊缝经过谁操作、操作的时间地点、具体做了什么操作。以往,船上的机器坏了,需要去联系工程人员到现场保修,有了标注以后,叠加5G技术,就可以远程VR维修。

  广州智慧城市研究院专家万功伟说,工业互联网标识实现从生产到消费者的全程标识,各种定制化生产成为可能。消费者把定制信息发到工厂,可以定制独一件的服装、首饰,乃至一瓶完全符合你口味的酱油。“以往,从生产到批发到零售有很多环节,等于n个信息孤岛,‘一物一码’则打破了孤岛。”万功伟说。

  而当货物生产完毕后,物流也在变得更“聪明”。例如,苏宁去年针对大件物流进行了智能化升级,其数字孪生系统让仓库进出货效能整体提升30%。通过大数据分析、精细分类和调仓优化,即便是销量爆发性强、管理难度较大的黑电板块,进出货效能也提升了约20%。

  还有一些智慧设施在悄然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在广电运通智慧城市展厅中,记者留意到“智慧灯杆”。之所以敢称“智慧”,是因为它除了照明,还能发出各种信息。例如,当有车在智慧灯杆附近的禁停区域违停,灯杆便会发出警示;当智慧灯杆附近的井盖打开,液晶屏会以标红信息和警示声提醒附近行人;灯杆还能对“水浸街”进行警示,当路面水位超过一定高度,智慧灯杆会监测到,并第一时间发出预警;甚至有机会在未来成为5G基站的载体。灯杆“智慧”的秘密是集成的多个摄像头和传感器,让灯杆不仅“看得见”“看得远”,而且“看得清”“看得懂”。

  “定位”更智慧:

  商业前景非常庞大

  广州智慧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山大学教授胡建国认为,物联网是智慧城市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它可以解决人与物和环境的联系,“例如便捷查询快递、地图软件应用等”,胡建国说,“物联网加强人与物、人与环境的实时联系,产生大量数据,有助解决数据孤岛的难题。”

  物联网发展离不开“定位”,北斗在这方面已经有了长足进步,特别是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去年7月31日正式开通。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总设计师杨长风去年11月在广州举行的世界5G大会上就曾透露,“北斗三号“自开通以来运行平稳,在全球范围内定位精度优于10米,测速精度优于0.2米/秒,授时精度优于20纳秒,亚太地区性能更优,实际上测试的结果基本上在5米左右。更重要的是,如今北斗三号的核心器部件国产化已达到100%,北斗已形成了完整产业链,基础产品已经实现了自主可控,22纳米的芯片产品已经进入了量产,性能指标跟国际主流产品相当。

  新加坡工程院院士李德紘也对5G技术赋能与定位技术融合有很高的期待。他认为,5G技术可以在轨道交通的应用场景中更好地实现室内导航、换乘指引、车厢分流以及客流分析等。“从大数据能清晰地看到,人们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室内度过的,在5G技术与北斗技术的赋能下,我们有望实现精准的室内定位,可以说室内的场景在未来具有非常庞大的商业前景。”李德紘说。

  观点

  智慧城市技术

  改变社会风气和生活习惯

  智慧城市技术的发展,甚至已经影响到一个地区的文化。胡建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数字广东的建设,使政府办事的流程更加科学合理,进一步减少人为干预的因素,同时也让一般市民和行政管理部门都可以有了更好的时间规划,“这有助于打破过往‘熟人社会’里办事就要找关系的不良风气”,胡建国说,“行政管理部门有了标准化流程,工作更高效、更规范。”

  广州智慧城市发展是国内“一阵”

  广州在智慧城市发展方面全国领先,这是多位专家的共同评价。“广州在全国500多个开展智慧城市建设的城市中,绝对是‘第一阵容’。”万功伟说。胡建国认为,广州是智慧城市发展起步最早的城市之一,信息化基础好,是全省乃至全国互联网出口的重要节点。

  在广州城市规划展览中心,专家的观点有具象的体现。“沉浸式”4D影院、广州版“清明上河图”、6D“穿越”短片、VR体验……“智慧”贯穿于广州总体规划、城市设计、综合交通和市政设施等各方面展示中。

  智慧城市的经济基础是数字经济产业。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广州分院去年11月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报告(2020年)》,2019年广州市的数字经济规模超过万亿元。

  大湾区城市之间,城市治理场景和技术的互补

  中山大学深圳校区建立以来,校区的师生一度受困于“公交线路绕、候车时间无保障”“打车太贵”“摩的不安全”等出行难题。日前,一个小程序就部分解决了他们的困扰。中山大学智能工程学院、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深圳巴士集团及相关科技公司共同研发了“逸行穿梭”小程序。师生只要在这个小程序上简单操作,就可以预约从深圳校区到周边地铁站和高铁站的公共交通服务。

  广州和深圳是广东省内数字经济发展最快的两个城市,如“逸行穿梭”那样的智慧城市服务未来也许会越来越常见。双城之间如何取长补短呢?

  胡建国认为,在广深科创走廊的协调下,广州和深圳发达的信息技术产业和科研能力完全可以优势互补。

  万功伟提出,广州历史悠久,在城市管理运行,特别是老城区的网格管理体现出“老广智慧”,教育、医疗等城市管理应用场景丰富是广州的优势。广州和深圳在城市管理方面会遇到类似的问题,只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两个城市的智慧信息技术都需要在民生应用场景中落实,因此在取长补短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编辑:卞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