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舌战”字节跳动背后 长短视频“流量之争”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6-09 02:02:11
浏览

  爱优腾“舌战”字节跳动背后
  长短视频“流量之争”

  剑指短视频,爱优腾又一次“并肩作战”。

  近日,在成都举行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俨然成为“大型互殴”现场。爱奇艺、优酷、腾讯等长视频平台,集体炮轰短视频平台涉嫌“盗版”“侵权”——“打击侵权就是鼓励原创”、“希望B站能一直把原创短视频当成自己的主要发展的目标”……

  当天,短视频平台的代表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发文“回怼”: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的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此后,字节跳动在官方公众号发布长文,历数三年来腾讯对于字节跳动的屏蔽和封禁。  

  面对共同“威胁”,原本竞争激烈的三家长视频平台站到了同一队列。这已不是长视频平台第一次集体“声讨”短视频。

  4月9日,包括爱优腾在内的5家视频平台、53家影视公司以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20天后,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联合发布声明谴责B站,表示在《老友记重聚特辑》上线后几小时内,B站就出现了大量侵权盗版视频。而三家平台是这一特辑的国内版权方。

  角力间,这场平台间的对抗再次升级。

  ●抢食

  利益之争:短视频狂吸粉,长视频平台巨亏

  无论是三家长视频平台对于B站、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原创希冀”“牢骚”以及“谴责”,还是腾讯和字节跳动之间的新一轮“声讨”“口水战”,本质上都是现有视频行业格局背后的利益之争。

  6月3日,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网民使用率95.4%,2020年泛网络视听产业规模破6000亿元,较2019年增长32.3%。面对这一稳健发展的市场,各大视频平台持续角逐,但各方力量以及整体格局已经显现。

  《报告》称,在6000亿的市场规模中,短视频领域的市场规模最大,达2051.3亿元,同比增长57.5%;综合视频以1190.3亿元规模位列第二,同比增长16.3%;网络直播领域增长迅速,同比增长34.5%,市场规模达1134.4亿元。

  短视频领域的市场规模已经是综合视频的近两倍。而从用户规模角度来看,截至2020年12月,用户达8.73亿,网民使用率持续走高,目前接近90%,已经成为互联网的底层应用。此外,短视频也成为吸引网民触网的第二大因素。

  短视频蓬勃发展,主打长视频的平台却集体显得力不从心,盈利也变得愈加遥遥无期。

  以爱奇艺为例,今年一季度,爱奇艺订阅会员数为1.053亿,而早在2019年的二季度,爱奇艺的会员数就已经超过了1亿。两年过去,会员数始终没有进一步的突破性增长。事实上,去年一季度疫情期间,平台订阅用户数达到1.19 亿,是其历史最高点。

  伴随用户增长尴尬处境的,还有最根本的盈利指标。根据财报,从2015年到2020年,爱奇艺已经连续六年亏损,净亏损分别为25.75亿元、30.74亿元、37.37亿元、90.61亿元、102.77亿元和70.07亿元,六年累计亏损超过350亿元。

  背靠腾讯的腾讯视频以及背靠阿里的优酷情况也不乐观。2019年,腾讯视频拥有付费会员1.06亿,全年亏损接近30亿。相比之下,优酷土豆营收267亿元,亏损106亿元。

  “难,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是我们三家(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阿里文娱总裁兼优酷总裁樊路远在这次网络视听大会现场感叹。

  ●追击

  腾讯、爱奇艺加码,杀入短视频求出位

  面对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异军突起,长视频平台也一直在投入资源,寻求突破。其中包括继续在长视频内容上发力,比如持续投入自制综艺和自制剧,试图以独家优质内容来吸引被短视频占据注意力的用户。

  此外,推出自家的短视频产品,和抖音、快手等平台进行同质化竞争。为了在短视频市场占据一席之地,腾讯曾先后推出过十几款短视频产品,包括微视、企鹅看看、闪咖、MOKA魔咔、猫饼等,但绝大多数都没有在市场上激起水花。

  至今,独立短视频产品中只剩一个微视还在支撑,并且虽然被腾讯“举集团之力”扶持,依然没能成为爆款。

  唯一显现转机迹象的是内置于微信的视频号。依托于微信自身超10亿的日活以及紧密的社交关系链,视频号发展速度和潜力超过腾讯以往所有短视频产品。去年6月,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在朋友圈透露,视频号日活已超2亿,当时距视频号推出仅5个月。尽管如此,视频号与抖音仍然还有很大差距,腾讯对视频号也在持续加码。

  爱奇艺同样开启短视频试水。去年4月,爱奇艺推出短视频兴趣社区“随刻”,紧接着又推出一款名为“随刻创作”的短视频制作App。

  “随刻”被寄予厚望。上个月,爱奇艺公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后,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首次对外发出一封致股东信,他表示,爱奇艺App专注于娱乐视频,随刻App主要专注于兴趣视频。“兴趣内容的特点是主题非常分散,内容和对应的用户都非常长尾。用户进入门槛高,但用户黏性更强。目前这个模式在中国还处于初级阶段,爱奇艺在利用已有资源来开拓这一新市场上很有机会。”

  实际上,2018年以来,爱奇艺推出过多款短视频,包括姜饼、吃鲸、纳豆、晃呗等,最终都没有引起过多关注。

  2020年,短视频平台的行业地位首次超过所有综合视频平台。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显示,月活跃用户规模TOP5的短视频应用为抖音、快手、快手极速版、西瓜视频、抖音极速版。在这几款产品面前,微视和随刻依然属于“弱势力”。

  ●混战

  用户时间“争夺战”将继续,优质内容决胜负

  面对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背靠BAT的“爱优腾”为何始终难以有质的突破?

  业内对此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抖音、快手、B站已经抢占先机并且形成了自身的独特调性。有人认为抖音、快手、B站太强大,用户已经养成习惯,很难切换阵地,马太效应在这个领域也再次应验。

  对于爱奇艺面临的窘境,龚宇致股东信中表示,根源上还是缺乏优质内容。

  互联网世界对于流量的争夺是永恒的,视频行业的战火硝烟不会停止,长视频平台已经在为竞争做准备。

  4月15日,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将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整合成在线视频BU,这是PCG自2018年9月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调整,预示着腾讯在视频领域内新的探索和尝试。

  5月14日,随刻&爱奇艺号伙伴大会上,随刻发布了全新的创作者扶持策略“追光计划”,探讨智能终端下多场景内容分发及多样化商业化方式,从内容创作、分发、变现三方面深度赋能创作者和合作伙伴。

  值得一提的是,长视频平台继续在短视频领域探索的同时,短视频平台也没有掩饰其对于长视频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