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第三代毒品:伪装成笑气、听话水、0号胶囊……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8-29 11:40:07
浏览

  危险的“听话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发于2021.8.30总第1010期《中国新闻周刊》

  近日,四川绵阳警方破获一起走私毒品案,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该案也是四川省首例“走私贩卖精神麻醉药品案”。犯罪嫌疑人从境外购买受管制的麻醉、精神类药品后,加工为“听话水”“失忆水”售卖给国内买家。受害者服用后会昏迷、失去意识,进而被嫌疑人侵害。  

  “听话水”、“失忆水”是近年来兴起的第三代毒品的主要代表,其主要成分为七氟烷、三唑仑等新型精神麻醉药品。不法分子往往借助“网络+物流寄递”模式买卖,不在线下交易,增加了打击难度。目前,法律对这些新的精麻药品列入管辖的速度,往往跟不上它们出现的速度,也给监管和查处带来了挑战。

  一个包裹牵出的走私贩毒案

  2021年6月初,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禁毒缉毒支队获得情报称,在绵阳城区有人非法使用精神麻醉类药品。因这类药品在国内属于管制范畴,警方怀疑是不法分子将其走私进入,便着手从境外快递入手破案。

  不久,一份从境外邮寄给绵阳易某某的包裹引起警方注意,随即绵阳市公安局禁毒缉毒支队联合绵阳市海关缉私分局,根据快递信息深度研判、细致挖掘,发现其中隐藏着一个面向全国、通过网络非法贩卖精麻药品的地下市场。为避免打草惊蛇,警方没有扣留易某某的包裹。6月23日,易某某前往快递站欲取包裹时,被民警一举抓获。

  绵阳市公安局安州分局禁毒缉毒大队民警田建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易某某今年20多岁,是外地人,平日住在绵阳。易某某供述称,他在网上发现了两个社交群,里面有人咨询如何购买“听话水”“失忆水”“乖乖水”等毒品,他觉得有利可图,于是就通过翻墙软件等在境外寻找货源,联系到了德国、日本的线上卖家。并将三唑仑、咪达唑仑、七氟烷等精神麻醉类药品走私回国,然后包装成“失忆水”等毒品。为便于销售,他建了大量QQ、微信群等,不断拉买家入群,还会向下家传授使用方法。

  在该犯罪团伙中,易某某扮演了“中间商”的角色。易某某供述,他已将这类毒品销售到多个省份。7月中旬,绵阳警方顺藤摸瓜,带领安州、梓潼、涪城禁毒部门在四川、北京、宁夏、黑龙江、福建、江西等8省区抓获8名嫌疑人,至此该案的9名共犯均落网。该案也成为四川省首例走私贩卖精神麻醉药品案,共缴获七氟烷209毫升、三唑仑140片、米哒唑仑111毫升。

  办案民警在一些犯罪嫌疑人的手机、电脑上,还发现他们存有相关迷奸视频。这些犯罪嫌疑人供述,他们主要将年轻的女性作为作案目标,利用约会网友、与女同事加班独处等机会,在饮料中下药实施犯罪,并拍摄视频照片,甚至上传至不明网站获利。有的甚至将其用到自己妻子或同性恋对象上。

  这个团伙销售的“听话水”、“失忆水”等,是第三代毒品的主要代表。《健康时报》称,根据毒品流行的年代,毒品可分为三代。第一代毒品主要是直接从毒品原植物中提取的传统毒品,其代表为大麻、鸦片、可卡因、海洛因等。第二代毒品为化学合成的精神致幻药物,其代表为冰毒、氯胺酮等。而第三代毒品是第二代毒品(精神活性物质)的变种,即新精神活性物质(NPS)。从药物作用机理上讲,第三代毒品与前两代毒品一样具有较强的成瘾性,作用于人体中枢神经引发兴奋、致幻等,大剂量服用与毒品无异。但是,由于第三代毒品是对以往毒品进行化学结构修饰得到的毒品类似物,且不需要借助工具“鼻吸”“注射”,这就导致其具有迷惑性,难以防范。

  田建新介绍,我国管控的很多精神麻醉类药品都能达到“失忆水”“听话水”的效果。比如,三唑仑、七氟烷属于一类精神药品,它的功能相当于麻醉剂;咪达唑仑用于治疗失眠症,或用于外科手术或诊断检查时作诱导睡眠用,是二类精神药品。“在国内,这些药品必须通过医生开具处方专药专用,不能在市面上私自流通”。

  这类药品对被害人有双重危害,一方面是过量吸食、饮用可能产生依赖性,导致神志不清、昏迷、呼吸暂停,甚至窒息死亡;另一方面,这类药品一般会产生衍生犯罪,比如三唑仑以及咪达唑仑,混合使用会致使被使用对象长达6至8个小时昏迷,没有意识和记忆,吸食者如果被性侵可能造成身心的二次创伤。

  “第三代毒品”已经出现了扩散趋势,在近期引发强烈的社会关注。《人民禁毒》杂志社社长、总编辑郭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提炼第三代毒品的药品由来已久,但“第三代毒品”的概念最近几年才出现。

  2013年,在联合国禁毒署的《世界毒品报告》中,首次将“没有被联合国国际公约管制,但存在滥用可能,并会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的单一物质或混合物质”定义为“新精神活性物质”。随后联合国禁毒署认为这类物质将成为全球范围流行的第三代毒品。2015年10月1日,国家禁毒办将116例新精神活性物质产品纳入列管范畴,意味着我国正式将这些新精神活性物质定义为毒品。

  “互联网+邮寄”背后的交易市场

  国家禁毒办发布的《2020年中国毒情形势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6.4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2万名。海洛因、冰毒等滥用品种仍维持较大规模,大麻吸食人数逐年上升,新精神活性物质滥用时有发现,花样不断翻新,包装形态不断变化,有的甚至伪装成食品饮料,出现“毒邮票”“毒糖果”“毒奶茶”,极具伪装性、隐蔽性、诱惑性。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一位禁毒专家指出,当前毒品滥用还存在一个明显的特征是,不法分子将国家已严格列管的毒品或者尚未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伪装成常见的小食品、小物品或者使用新奇、时尚的名字,比如“开心水”“快乐水”“奶茶”“巧克力”等小食品,所以极具迷惑性、隐蔽性和诱惑性。这类含有毒品的物质名称是不法分子起的,含有的成分也是他们自己添加的,没有固定的成分种类,并且不断变化花样、推陈出新,上演“猫捉老鼠”的游戏。这类毒品因其新奇、时尚的特征,很多年轻人成为其目标人群。

  心理学博士王春光在其写的《“第三代毒品”的前世、今生与未来》一文中,称第三代毒品具有制作方便、价格低廉、销售渠道隐蔽等特点。相对于一代、二代毒品,第三代毒品价格相对低廉。比如,网络上流行的“小树枝”( 条状类似树枝,其中含有国家规定管制的合成大麻素MDMB-CHMICA)成本价在10元以内,销售价在数十元至百元之间,大多数人都能负担得起,其受众群体就会更广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