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绕杭州西湖跑5万公里 她把生活跑成诗篇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19-12-05 10:50:04
浏览

  从断桥出发,跑过南山路,和雷峰塔擦肩,延伸到钱塘江边,接着回到西湖,穿过虎跑路、满觉陇、茅家埠、宝石山……坚持23公里,手机软件上显示的跑步轨迹就是一朵“玫瑰”

  5年,跑5万公里

  绕西湖跑出216朵“玫瑰”

  她把生活跑成诗篇  

  如果从断桥出发,跑过南山路,和雷峰塔擦肩,像枝叶一样延伸到钱塘江边,接着回到西湖,穿过虎跑路、满觉陇、茅家埠、宝石山……大概坚持23公里,在手机软件上,你的跑步轨迹就会显示出一朵“玫瑰”。

  如果以1公里5分50秒的配速,56岁的雷丽娟跑出一朵“玫瑰”,需要2小时14分钟。看起来,对于每一个稍微受过跑步训练的人来说,这个速度与距离似乎并不难以企及。

  而如果,要跑出216朵玫瑰呢?截至昨天,雷丽娟在过去5年,跑了51302公里,相当于不到两天就完成一个“全马”。216朵玫瑰,赋予了原本平凡的雷丽娟前所未有的仪式感。

  无论是跑步,或任何一种你热爱且舒适的方式,每个步履不停的人,都将成为生活的主人。

  开跑:想改变“林黛玉”体质

  雷丽娟让人猜不透年纪。特别是跑步时,帽子一戴,艳色的速干衣和短裤一穿,跑姿流畅,别人一看背影,还觉得是个“小姐姐”。她的人生,以跑步为分水岭。

  前51年,她是一个从丽水来杭州生活的小城姑娘,一个打零工、最终从一家粤菜馆退休的收银员,一个武生的妻子——她迷恋唱武生的老蓝的英武和帅气。顺理成章,她成了一个儿子的母亲,又幸运地成为一对双胞胎的奶奶。

  开始跑步,是想改变自己一身“林黛玉”似的毛病。“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不舒服,”有人和她说,“你跑步吧,买双好点的跑鞋就可以,不用花什么钱”。她想,那蛮好,我有双二三十块钱的回力,凑合穿吧。

  那双回力,伴随她从一个跑步“小白”,到跑完在兰溪的人生第一个“半马”。报名时她想,也就20来公里吧。她才知道什么叫配速,甚至说不出半马小数点后那几个数字。没想到,她拿了名次,还获奖一双国产跑鞋。

  在西湖跑友圈中,雷丽娟是颇有名气的“悠悠姐”。跑友们说,“悠悠姐”是一股清流,她是“大神”,却乐意带“小白”,她也不拼装备,至今还穿着国产“多威”,两三百元一双,但她的跑量益发惊人。有跑友替她算过,5年跑超过5万公里,相当于一年要跑250个全马,平均不到两天就刷一个。

  雷丽娟相信,生活的仪式感,是自己给自己的。她有点老派,看重数字的意义——比如,今年11月12日,她和老蓝结婚33周年,就选择凌晨3点33分开跑,跑了第213朵和第214朵玫瑰,还是两支“牵手”玫瑰,寓意一生一世。

  她还记得,2014年7月30日,自己第一次开跑。“悦跑圈”App记录,那天,她跑了7.36公里,花了53分钟19秒,消耗348卡路里。连当年高中体测都要补考的雷丽娟陡然觉得,自己跑得还像那么回事。

  抗癌:用跑步的劲头和丈夫共同面对

  2015年初,西湖落下一场雪。断桥和树梢都白了,跑鞋踩在雪地,会发出沙沙的声音。雷丽娟正跑得起劲儿,却被医生的一通电话催去医院。医生表情严肃,她丈夫老蓝被确诊为肝癌。

  老蓝肝不好,还爱吃几口老酒。老蓝的确诊,让雷丽娟慌了,也不敢跟儿子说,家中一对双胞胎孙女才两岁多。雷丽娟心乱如麻,心想,还是去跑跑步吧。

  天气很冷。每天,雷丽娟换上装备,照旧开跑。还是熟悉的西湖,此前,她早就能一口气跑下来了。可是那几天,她跑跑停停,一趟要歇三次。呼吸是冷的,脑子是乱的。

  医生说,早点动手术,不能再拖了。那年大年三十,夫妻俩在医院度过。说起这些,雷丽娟挺平静,但眼眶还是红了。

  她拿出跑步的劲头陪丈夫抗癌。跑步,似乎归根到底对抗的是惰性,有时要靠意志力,咬紧牙就可以挺过去。而病魔,太捉摸不透了。前方似乎是一条通往无边黑暗的路。雷丽娟的体重在一周之内减轻了10斤,腿细得像筷子,丈夫在ICU待了4天,她基本没合眼。

  “2015年×月×日,老蓝被确诊,血小板下降,”“今天有点好转,老蓝气色不错。”雷丽娟的手机里,存着一条条私密笔记。靠着这些笔记,她串起那些灰暗的日子。“整天笑嘻嘻地跑步,别人哪知道背后的辛酸,”说着,雷丽娟眼圈又红了。这些,连老蓝都不知道。

  相依:33年老夫老妻爱撒“狗粮”

  雷丽娟的日常极其规律。晚上10点前睡觉,凌晨三四点起来跑步,两个来小时后,在断桥和老蓝相会,走到楼外楼吃碗素面。下午3点,她开始准备晚饭,5点晚饭吃好,夫妻俩聊聊天。跑步隔离开退休主妇雷丽娟的生活,一边是柴米油盐,烟火人间,一边是四时不同的西湖旖旎风光。

  年轻时,老蓝唱京剧,时常要登台,或者外出拍戏,最长半年才能回家一趟,夫妻俩聚少离多。老蓝患病后,两个人决定要抓住时光。

  雷丽娟居然开始下厨了——虽然她为胡萝卜和老鸭能不能一起烧而发愁,手忙脚乱中烫得两只手都是泡!老蓝很是心疼,吃到“黑暗料理”,也直夸味道好。

  2016年,老蓝60岁生日前,时常问雷丽娟:“你怎么最近跑得这么起劲?”她不响。她和跑友说,要给老蓝一个惊喜。“惊喜当然不能说破啊!”雷丽娟捂着这个秘密。直到上了一桌子菜,她给丈夫献上手机,“喏,送你的,60朵玫瑰。”

  再艳的鲜花都会谢,而这60朵“玫瑰”,是一步一步跑出来的。雷丽娟从跑友那儿看到,西湖边可以跑出朵“玫瑰”,就记在心上。看起来,跑步轨迹图只像一幅画,实际每一个节点都要卡牢。配速快了,要放慢脚步,慢了,则要紧追一会儿,跑不到理想的数字,雷丽娟很懊恼,还得第二天重来一遍。中途,她生病住了院,为给老蓝送上60朵“玫瑰”,她在12月一个月内就跑了14朵。

  丈夫捧着手机,不响,久久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唉……”,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她这么笃定,还因为,她以后每次跑马拉松,老蓝总会捧着玫瑰在终点等她。那可是真正的红玫瑰。

  过去,老蓝挺宅。现在,他追着雷丽娟的脚步,当她的专属摄影师,送上玫瑰,一个一个城市跑。有时,下起大雨,雷丽娟想,老蓝不会等她了,结果到终点,发现有个身影颇为面熟;有时,老蓝还会单膝跪地,献上玫瑰,围观人群欢呼,这把“狗粮”撒得实在高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