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族整容呈低龄化趋势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0-09-16 09:08:32
浏览

  那些整容的大学生们

  今年8月,“学生族整容呈低龄化趋势”成为网上热议话题——江苏的一位母亲带15岁刚初中毕业的女儿去整容,理由是“高中想让孩子学艺术,希望能变漂亮点,路也能好走一点”。

  整容低龄化现象此前就已是热门话题。每年的暑假被称为“学生整容季”,指的是中学生、大学生利用这段时间,扎堆去整容。

  2018年,中国青年报曾面向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和少量应届毕业生做了一项问卷调查,911位受访者中,6.81%接受过整容手术,而没有做过整容手术的受访者中,30.74%表示有整容意向。

 

  在韩国参加访学项目期间,上海大四学生的文山整容了,他的鼻子植入一根细长长的硅胶假体,下巴也嵌入了硅胶假体。带文山进入整容圈的,是他的一位朋友,后者是整容圈的“老人”,垫过下巴,开过眼角,鼻子也动过3次刀。在文山的形容中,朋友是非常典型的“韩国男生的精致长相”。

  高考结束后,为提升容貌,黛青割了双眼皮,觉得自己更自信了。四年后,她又打了瘦脸针,大家夸她瘦了。黛青说,拉双眼皮时,自己很紧张,到打瘦脸针,就不担心了,就觉得像去医院拿药一样,打完第一针就和朋友一起去吃火锅了。

  文山、黛青二十出头,尚未完成学业,他们对自身容貌有一份特别的关注。他们向澎湃新闻()表示,在第一次做手术时,也很担心,甚至想到过“临阵脱逃”;术后恢复期间,身体和心情都很难受,一度非常后悔,“为什么要花钱来经历这一切”。因长辈对整容一时难以接受,文山至今不敢跟母亲说实话,谎称仅打了玻尿酸。

  年轻人的容貌焦虑

  2015年,高考结束后,重庆女孩黛青决定做一件“大事”:做双眼皮手术。父母强烈反对,黛青仍坚持做,她的想法很简单:提升自己的整体容貌。

  如今回想,黛青也承认,当时做手术的决定有点冲动了。

  为了这场手术,黛青做了很多准备。她不敢信网上搜到的整容信息,怕被广告营销误导。最后,她通过相似的案例来挑选主刀医生,再根据医生的评价情况,敲定整容医疗机构。

  在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刘娟也做了和黛青一样的事。“有点大小眼,看起来有点奇怪。”在家人的支持下,也觉得不是什么大手术,刘娟和朋友一起去割了双眼皮。

  2020年年初,作为上海某高校大四学生,文山利用寒假在韩国参加一个访学项目。他的朋友韩明是位整容拥趸,曾赴韩国多次整容,下巴、眼角、鼻子都动过刀。在文山眼里,对方有着非常典型的“韩国男生的精致长相”。

  韩明的韩语能力出色,对韩国的整容模式很熟悉,哪家医院口碑好、哪位医生技术好、怎么样砍价等都信手拈来。在韩明的“耳濡目染”下,也见其整容效果好,本对整容就不太抵触的文山心动了,决定去试试。

  今年2月5日,在韩明的陪同下,文山第一次走进韩国首尔江南区的某私营整形院。这家整容医院在韩国享有盛名,为了吸引亚洲客户,连护士都精通亚洲主要国家的语言。

  第一次面诊,医生说文山的鼻子是典型的“浮鼻”,即鼻子上的皮肤有弹性,鼻部大且平,需要垫高。文山本打算整鼻子,但医生指出,他没有突出的下巴,导致嘴也存在缺陷。考虑到“嘴凸”也会影响鼻部的视觉效果,医生建议鼻子和下巴两个项目一起做,两个项目叠加还有优惠。

  医生的话打动了文山,他觉得自己在五官上的审美有了提高,“五官有机结合起来才能综合组成对别人的第一印象冲击,并不是说鼻子有缺陷就单纯做鼻子,单纯觉得下巴不好看就去做下巴”。

  像黛青、刘娟、文山一样,对容貌焦虑的年轻学生并不少。每年的暑假,不少中学生、大学生会选择整容,这一现象被称为“学生整容季”。截至今年9月14日,微博“整容”话题已累计2.1亿阅读量、28.2万次讨论量;豆瓣“整容术”小组自2008年成立以来,已累计有76916名小组成员。

  “我的脸型问题困扰我好久了”“大家觉得我哪里最需要动”“北京哪家医院隆鼻比较好?哪个医生做得好?”“分享一下我打肉毒素的经历”…… 每天,众多网友通过这些平台分享、询问整容整形。

  今年8月,一则新闻让“学生族整容呈低龄化”再次成为微博热话题。据现代快报报道,今年8月,江苏淮安市妇幼保健院医疗美容科迎来一对母女,母亲要给刚初中毕业的女儿整容,理由是:“高中想让孩子学艺术,希望能变漂亮点,路也能好走一点。”该医院美容科医生还透露,年纪最小的咨询整容者只有8岁。

  在某问答平台,一位高中生分享了自己的整容经历:初一时,为了好一点的皮肤,去做激光opt,但太痛了,做了三次没有再继续。初中阶段,一直有了解眼鼻整形手术方面的知识,审美观也有些变化,从追求网红风格到慢慢喜欢上自然风格的五官。高一下学期,打了瘦脸针。高一结束后的暑假,做了双眼皮手术。今后的“变美计划”是,好好读书,好好减肥,高考结束后去做一个适合自己的漂亮鼻子。

  “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在学生时代也是漂亮自信的呢,整形对中学生来说并不完全是不好的。”该网友说。

  术后的痛苦

  文山的整容手术方案是,鼻部植入一根长硅胶假体和耳软骨,下巴嵌入硅胶假体。因第一次做整容手术,对手术流程不了解,术前文山的心里很忐忑。

  今年2月12日,最后一次术前诊断,医生拍完片子,用很粗的黑色签字笔在文山脸部的皮肤上画了各种交叉的线和图形,以便于手术过程中动刀。接着,医生让文山去洗脸、刷牙,做术前准备,就在那一瞬间,文山感到窒息般紧张,谎称要上厕所,在厕所待了很久才冷静下来。

  手术持续了约三个小时。醒来后,麻醉药效还没有消失,文山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有点“马上要晕倒”的感觉。他发现,面部没有裹满纱布,仅鼻子、下巴粘有胶布。

  靠近手术台时,黛青害怕了,尽管她清楚双眼皮手术并不复杂,但仍非常焦虑,甚至一度想“临阵脱逃”。黛青回忆说,那一刻,她很担心手术失败,害怕自己变成收集资料时看过的割双眼皮失败的“肉条”案例,“若手术后无法达到想要的效果,还不如快乐坦然地接受自己”。

  上手术台时,刘娟也是崩溃的,“当那个手术台的光打到你脸上,就觉得很恐怖,但钱都交了,又不能退,还是得做,就鼓起勇气把手术做完了”。

  术后的七天,是文山的基础恢复期,之后可回医院拆线,而拆线之后,面部僵硬、浮肿等问题都需要缓慢恢复,这至少要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