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杯赛“归来”:竞赛变“研学”,答题成“闯关”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1-12 11:21:59
浏览

  “全北京最重要的BS活动,你准备好了吗?”“YCB复评就要开始了,线上测试、鹰眼系统监考⋯⋯”

  2020年岁末,北京小升初家长群里神秘“暗语”频出。培训机构老师和家长们心照不宣——又到了小升初孩子们最繁忙的时节。

  “BS”即“杯赛”,“YCB”意指“迎春杯”,一项北京大名鼎鼎的传统中小学数学竞赛。

  而这只是“民间”叫法。最新活动官方名称叫“2020-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初评在2020年12月5日结束,复评在2021年1月9日。  

  同期进行的,还有“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思维挑战’冬令营”等。多位家长及业内人士透露,它们就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华杯赛”、“希望杯”数学竞赛。

  长期以来,竞赛获奖的一纸证书被家长们视作小升初成功“上岸”、争夺优质教育资源的筹码,而杯赛也因此热度不减,直至教育行政部门多次出台“禁赛令”。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课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明确提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随后,包括“迎春杯”“华杯赛”等在内的多项竞赛被叫停。

  2018年9月,《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印发,教育部对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白名单管理。而上述竞赛并未出现在白名单上。

  “很多这类活动没有申请或没有通过白名单审核,很有可能改个名字不叫竞赛以避开白名单。”

  新京报记者多方求证发现“奥数”改名“思维训练”,答题变身为“闯关”,竞赛活动包装为“研学营”、“冬令营”等,上述赛事名称虽有变化,但主办方、组委会并未改变,仍会安排学生考试答题并评奖——奥数杯赛卷土重来。

  1月5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中国教育学会(该机构受教育部委托负责竞赛活动的申报受理和初核工作),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对这类活动家长要多斟酌辨别,可向教育部举报。

  培训机构代报,神秘的竞赛主办方

  “各位家长好,关于迎春&华数的报名链接出来了,北京市含金量最高的比赛活动,点开链接即可报名⋯⋯”

  2020年11月17日,北京四年级小学生家长杨女士所在的校外培训机构班级家长群里,班主任老师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杨女士心动了。她点击进入报名页面,“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一行大字跳入眼中,页面顶部正中显示有两个logo,分别为“数学花园探秘”和“北青研学”,底部主办单位标注为“北京青年国际研学旅行有限公司”。

  整个报名过程中,没有任何“迎春”、“华数”字样。但该机构老师直接挑明:这就是原来的迎春杯、华数杯,并告知家长们:“这次的迎春&华数活动,初赛合到一起举办。进入初赛后,即同时获得迎春杯复赛和华杯赛复赛的资格。”

  据悉,活动按年级进行,三、四、五、六、初一年级的考生可选择自己对应的年级报名,“各年级按一定比例的优秀生可进入复评”,报名费用520元。

  杨女士女儿顺利通过了初评进入复评。2021年1月9日早上10:30,孩子坐在电脑前,登录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复评系统开始答题。在她的斜后方,还支起一部手机,开启“鹰眼监考系统”作为第二视角,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这样没有死角。”杨女士告诉记者,在规定时间内,孩子不能出画面,家长不能进入画面,全程开启扬声器,所以也无法通过声音交流。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竞赛活动转为线上进行,为保证公平有序进行,“鹰眼监考系统”成为大部分主办方的选择。

  但主办方是谁,杨女士并不知情。她告诉记者,整个报名参赛过程中,报名、咨询等均是通过孩子参加的奥数校外培训机构完成,考试全部为线上形式,没有接触到主办方工作人员。她给孩子报名奥数班已有两年时间,每年学费将近2万元。

  2021年1月5日,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俱乐部在每个城市有多家会员单位,主办方会授权这些会员单位招生。和迎春、华数活动一样,希望数学活动也不接受个人报名。

  “例如北京,有北京工作站,北京工作站对北京的会员单位进行管理。报名须通过会员单位,我们总部这边不接受报名。”该工作人员告知,希望数学少年俱乐部在北京已有60余家会员单位,学而思、新东方、高思等知名教育机构均为其会员单位。

  “华数之星”少年数学大会(俗称“华杯赛”)亦如此。

  2020年11月,微信公号“华数之星”发布通知称,启动2021“华数之星”青少年数学大会,但不接受个人报名。1月初,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该活动主办方一名工作人员进行活动咨询,对方表示“一切等培训机构老师通知”。

  这也引发一些家长质疑。12月中旬,初赛结果公布后,一名对成绩存疑的家长告诉记者,“这个活动连主办方客服电话都没有,想咨询都找不到人。”

  迎春杯数度被禁、更名,从未离去

  在“2020年-2021年度线上青少年创新能力活动”的初评和复评系统页面中,能够清楚看到“数学花园探秘”的logo。多位培训机构老师和家长指出,“数学花园探秘”即原“迎春杯”。

  迎春杯,北京教培圈当仁不让的“最有含金量的杯赛活动”。这项始于1984年的北京市传统中小学数学赛事,三十多年来数次被叫停、多次更名,“迎春杯数学科普日”“数学解题能力展示”等都是它的曾用名。

  知情人士透露,最知名的一次叫停,是2018年12月,在中小学生竞赛全面被叫停的背景下,北京市教委紧急叫停“ACM-ICPC青少年程序设计科普展示活动”。在多家辅导机构和家长们眼中,ACM就是“迎春杯”改名后的奥数比赛。

  “叫什么不重要。名字换来换去,但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什么。”

  北京市初一年级学生家长程晚告诉记者,女儿五年级时曾两次参加该项活动,无论名字怎么改,多数学校、机构和家长还是更愿意沿用“迎春杯”的叫法。

  更名后,在他们为孩子准备的小升初简历上,通常都会在孩子所获奖项名称后加括号标注“(原迎春杯)”字样。

  在程晚女儿2017年领取到的获奖证书上,落款处有两个盖章,分别为“数学花园探秘科普活动委员会”和“北京资优教育科技中心”。

  新京报记者登录资优教育科技中心官网,简介显示,北京资优教育科技中心的业务范围主要有:举办不同类型的资优生学习讲座(竞赛类、中高考、自主招生类等)、资优生发现测试及中小学竞赛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