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可控制胎儿性别?藏在互联网的“转胎药”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1-13 08:04:06
浏览

  “转胎药”藏在互联网

  互联网上依然找得到“转胎药”的踪迹。近期,记者注意到,在多款备孕、育儿App里都有孕妇声称自己吃过“转胎药”。一位自称已有“两个女宝”的妈妈说,怀第三个孩子时,怕婆婆生气,硬着头皮喝了“转胎药”。有女性声称,因为想要男孩,所以在怀孕42天时吃下“转胎药”,可是最后生下的还是女孩。

  一些女性称吃下“转胎药”后后悔莫及,还有人反映遇到“婆婆让吃换胎药”的情况——有人拒绝服用,有人发现药被偷偷放在饭菜里。

  没人说得清这种声称“包生男孩”的药有多长时间历史。至少1700余年前的晋代古籍中,就有过相关记载。近些年,虽然许多医生曾拍过揭露“转胎药”骗局的短视频,媒体也曾多次报道各地孕妇吃“转胎药”生下畸形婴儿的案例。数十年来关于“生男神药”的辟谣与打击从未停止,但它也从未消失。在某备孕App上,有网民发起投票,其中依然有14%的人选择相信“转胎药”的功效。  

  2021年1月8日,有媒体报道称,一位被婆婆催生,又遭遇丈夫出轨的28岁女子为“挽回失败的婚姻,想生个儿子”,于是在某电商平台买下声称无副作用、无用全额退款的“转胎药”。服药数月后,这名女子生下一名女孩,之后,她开始出现诸多不良反应,包括体毛越来越旺盛,经常肚子疼,绝经等,医生诊断她得了卵巢综合征。

  2012年,在河南驻马店,一个孩子因为母亲在怀孕时吃下转胎药,出生后“发育异常、性畸形”;2017年,在江苏连云港,一位4岁女孩“既有男性生殖器官,也有女性生殖器官”;2019年,在安徽淮安,一位15岁女孩被查出“无子宫且一侧卵巢缺失”。

  记者调查发现,这背后有一群藏匿于各省的“非法行医”者。那些卖“包生男孩”药的人,有人是算命的,有人在开乡村诊所,有的卖药人自己有5个女儿,也有人利用新生殖技术违法提供服务。他们存在于河南、山东、广西等省的村镇或城市里,那些“神药”通过快递,送到全国各地的孕妇那里。

  卖“转胎药”的人

  2021年1月,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一位姓周的女人告诉记者,她手里有“生男孩”的中药丸,已祖传五代,每年购买者逾千人。一位自称家住河南省邓州市,名叫李金锚的男人则告诉记者,他可以保证孕妇在“怀孕40天内换胎”。

  当记者假称妻子怀孕联系上李金锚时,他先“算了一卦”,半个小时后告诉记者:“百分之九十五是女孩!”

  他告诉记者,怀孕40天之内,胎儿的生殖器还没有成型,“可阴可阳”。他提供的秘方,可以让胎儿长出男孩的生殖器,“百分之百有效”。他手中的“转胎药”,由10多味中草药组成,有些药需要去山上采,总费用5000元。

  后来在电话里,李金锚说,他老家在湖北十堰,如今定居邓州市。大约30年前,为了躲“超生”,他逃到河南,遇见传他秘方、被他称为“神仙”的人。“神仙”2008年过世后,他开始卖“转胎药”。

  那些卖药者总把秘方的源头指向一个神秘的“师父”。另一位卖“转胎药”的男人,声称自己花了16万元从身在青岛的师父那里学了“科学生男生女法”。他发在微信朋友圈的广告名片上写着“收徒”。他叫李风传,生于1988年,山东费县人。

  他声称喝他手中的秘方中药,可以控制胎儿性别。按他的说法,女性怀孕后,只需将两味野生中药材熬制成汤,“喝一口就行”。生男孩的药和生女孩的药要价不同,男孩收费5万元,女孩收费1万元。他愿意签下赔偿协议,如果吃药后生下的不是男孩,赔偿100万元。

  “女孩儿是别人的,男孩儿是自己的。”李风传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说。

  他告诉记者,2015年妻子再次怀孕,那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年,女儿3岁,他想要个男孩,曾在费县四处打听生男秘方。后来,在汽车站遇见卖此秘方的师傅。妻子喝下药后果真生了一个男孩。他开始四处兜售这种药。

  李风传声称,过去的5年间,他的药帮人生下3个男孩,1个女孩。那些来找到他的,有做装修的、卖烧鸡的、卖猪肉的,多是已经有两三个女孩。

  “精子和卵子在结合的一刹那,胎儿性别就决定了。”河南省妇幼保健医院妇产科主任王兴玲告诉记者,胎儿性别是不可能被改变的。但她常遇到问诊者提出选择胎儿性别的要求。最近她还接到一个熟人的电话,家里有两个女孩,特想要男孩,问能不能用点药。

  王兴玲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她遇到过一个女人,为了生男孩,差点儿给她下跪。

  那个女人自称因为没生出男孩,在家中没地位。“她在外边打工,自己挣钱,都不敢回家,回村里婆婆就拿着砖头撵她。”王兴玲说。那个女人告诉王兴玲,包括她上初中的女儿都说,“奶奶对你不好,爸爸打你,那你给他生个男孩不就没事了吗。”

  王兴玲心里难受,但她没办法,后来那个女人走了。医院配有心理咨询师,来疏导此类问诊者的心理障碍。

  但那些卖“包生男孩”药的人,却对生男孩无比自信。

  广西梧州的梁绍源为此专门建了名为“男宝珍藏”的网站,声称用他的祖传中药秘方,“男女年龄不超40岁有把握一次性成功怀男孩”。他告诉记者,已怀孕的人需要一只没被阉过的公鸡作药引子,费用为3800元。

  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展示了2020年来自广西、上海、四川等近20个省份的购药者成功生下男孩的案例。他告诉记者,有差不多1000人在微信上买过他的药,多是80后、90后,“九成肯定是成功的(生了男孩)”,药材为“纯保健中药材”,但他无法解释药物原理。

  采访中,那些卖“包生男孩”药的人,有的表示自己的药没有副作用,有人会在记者疑惑时说“信你就吃,不信就算了”。

  贵州毕节一位49岁的女性告诉记者,原本她也不相信,但她的侄女连生3个姑娘,吃了换胎药后生的第四个小孩是儿子,孩子现在已经5岁了。她说,他们那儿的有些人就是躲起来都要生儿子。

  有女孩在网络上气愤地表示,长大后才知道,母亲怀她时吃过“转胎药”,好在如今身体并无大碍。

  多年来从未消失

  多数时候,“转胎药”进入公众视野,与“两性畸形”有关。

  按医生们的说法,市场上的“转胎药”大体可分两类,一类是使用雄激素,比如甲基睾丸素,另一部分是中草药或者偏方。无论哪类“转胎药”,对生男孩都不会有帮助,而对孕妇与胎儿会有危害。

  北京协和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创始人何方方教授从医40余年,遇到过1例吃“转胎药”导致的性别畸形。那大约是21年前,何方方在协和医院负责妇科内分泌病房,见到过一个蹲着小便的“男孩”。

  “‘他’的问题是不能像其他男孩一样站着小便。我们查了孩子染色体以后发现,孩子实际上是个女孩。”何方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她所谓的‘阴茎’其实就是阴道口突出来的一点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