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轻人遇到极限运动:丰俭由人,怎么玩都能玩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2-23 05:26:27
浏览

  宋豆包是一名90后工程师,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从小喜欢运动的她,上大学时,去滑雪、玩轮滑,到澳大利亚读研时又接触了冲浪,“总之各种运动都会试一试”。现在,她每年都至少会去一次“船宿潜水”(住在船上,随船在潜水地点之间巡游,可随时随地计划安排的潜水方式——记者注)和一个目的地进行潜水,开销大约在6万元。  

  她还是一名滑雪爱好者,每两个雪季都要换一次头盔等装备,每年都会买新雪服,折算下来,装备一项每年的消费在5000元左右。然后就是去滑雪的费用,她每年都会去河北崇礼八九趟,往返车费、食宿费、雪票等加起来,一年在8000元左右。

  观察周围的年轻人,宋豆包发现,他们平常工作都挺忙,赚钱很辛苦,可能周六日还要加班,可能在车上还要打开电脑改周报,“但该玩还是要玩”。

  当年轻人遇上极限运动,他们舍得花,拼命玩。

  为什么爱上极限运动

  这届年轻人为什么会爱上极限运动?

  宋豆包喜欢上潜水,最直接的原因是她喜欢动物,潜水能让她看到陆地上看不到的东西;另一小部分原因是她是一个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人,“不太喜欢和别人走一样的路”。她开始潜水的时候,周围并没有太多人了解这项运动。

  80后薇薇在一家外企工作,喜欢上潜水五六年了。“像80后,或者更年轻的90后,多少会遇到来自家庭和工作的压力。”薇薇说,“潜下水的那一刻,从5米、10米,再到15米,能看到、接触到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是一个挑战自我的过程,也是很放松的感觉。”

  孟茹梦是一名极限运动爱好者,为了方便和朋友玩耍,在2017年成立了一个极限运动俱乐部,主要为身边已经“入门”的朋友安排行程和提供课程,当时并没有任何宣传和商业运作。没想到,通过“朋友传朋友”的方式,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加入了这个俱乐部,其中80%是从未接触过极限运动的人,年龄段也拓展到了90后。

  这时,孟茹梦还发现了一个“商机”,“我们发现了陌生人社交中的‘兴趣社交’,通过兴趣爱好认识的朋友非常纯粹,粘性也非常高”。于是,她和几个朋友商量后正式组建了公司,开始极限运动的推广和服务。2020年,公司还在郑州建造了一个10米潜池,这也是华北地区最深的室内潜池。

  孟茹梦总结,目前最受年轻人追捧的运动按照难易程度分:初级的有水肺潜水、自由潜水、单板滑雪、尾波冲浪;中级的有帆船、风筝冲浪、竞技射击;高级的有山地越野、场地赛车、高空独立跳伞。

  和年轻的极限运动爱好者聊天,孟茹梦发现这些人对生活方式的理解和上一代人不同,“不再是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也不是把休闲时间用来喝酒、蹦迪,他们更愿意走出去,融入大自然,挑战自己”。

  不仅是体育运动,更是产业和市场

  极限运动传入中国至今,已不仅仅是一项体育运动,更是一种迅猛发展的产业和市场。极限运动包括攀岩、蹦极、跑酷、滑板等,其中攀岩和滑板占的市场份额较高。以攀岩为例,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范围内共有4000余家与攀岩相关的企业。近5年来,与攀岩相关的企业注册量总体呈递增趋势,2017年增长率达5年来最高,同比增长25%,注册量达615家;2020年虽然遭遇新冠肺炎疫情,注册量却是最高的,达789家,同比增长21%。

  极限运动传播平台“极限之路”市场总监裴运雅,本人就是一个潜水、滑翔伞、冲浪爱好者。最初出于个人爱好,加入了2016年创办的一个在当时尚显小众的极限运动团队;2019年业务升级,开发了小程序;随着业务扩张,用户越来越多,小程序已经无法满足需求,于是在2020年开发了App。

  “极限之路”目前已有用户260万人,从年龄分布看,主要集中在18-40岁;从地域分布看,玩家主要来自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海边以冲浪、潜水为主,滑翔伞分布较广,北方的雪上运动居多。

  根据体育总局等四部委印发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 年)》,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人,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万亿元。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范围内现存3600余家与潜水相关的企业,以及2000余家与滑雪相关企业。近5年与潜水相关的企业以及滑雪相关企业注册量,总体均呈递增趋势。2020年潜水相关企业的注册量达5年来最高,同比增长152%,注册量达1299家。同年,滑雪相关企业注册量达514家,同比增长55%。

  裴运雅介绍,在2020/2021雪季,滑雪运动呈现疾速增长趋势;潜水运动的增速同样可观,“随着图片视频等媒体平台的内容输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尝试潜水这项运动”。冲浪在去年也掀起了一个小高潮,2020年综艺《夏日冲浪店》,让海南的日月湾火了一把。

  丰俭由人,怎么玩都能玩

  年轻人享受极限运动的同时,也意味着要支付一笔开销。但宋豆包觉得,极限运动是一个丰俭由人的运动,怎么玩都能玩,“比如潜水,要去远的地方,一趟三四万元,近的三四千元也能玩;比如滑雪,可以在北京周边,一趟三四百元就能拿下来”。

  薇薇每年至少要去潜水两次,一次8-10天,每次消费在两万元左右。对于年收入20余万元的她来说,是在可以承受范围之内。“潜水的装备价格比较高。当你喜欢这项运动后,肯定会希望有一套自己的装备,但因为是一次性投入,所以也可以承受。我的这套花了不到两万元,已经用了5年了。”薇薇说。

  裴运雅认为,相较于其他传统运动项目,极限运动更有个性,更具新鲜感。“极限运动在国外更像是一种日常生活方式,住在海边的人去冲浪,滑雪最初也只是一种交通工具。传入国内首先与我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好相关,年轻人不仅接受新事物的思潮越来越开放,也越来越有能力去消费”。

  裴运雅说,大多数参与者首次体验时不会购买装备,随着对运动的热爱,会选择逐渐购入。以滑雪为例,购买整套装备,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除了运动品牌外,一些潮牌、奢侈品同样会推出极限运动装备。目前对于专业装备的需求并非刚需,因此大多数人会选择相对经济实惠的。

  现在,薇薇会把潜水当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她还记得,第一次在水下见到以前只在电影上见过的“尼莫”(卡通电影《海底总动员》的主人公小丑鱼——编者注)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我当时是平游的状态,突然就站起来了,好激动”。在2021年,她有个小目标,特别想去印度尼西亚的四王岛潜水,“得先攒攒钱”。

  (文中宋豆包、薇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