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女孩搬家途中跳车身亡 货拉拉:正积极配合警方调查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2-23 09:33:11
浏览

  23岁女孩搬家途中跳车身亡

  家属称:她出事前没有任何异常,“货拉拉”平台司机多次偏航驶向偏僻路线

  2月21日晚,一则“23岁女生车莎莎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引发热议。无录音无录像的“偏航说”更让整件事充满疑点。扬子晚报记者连线了车莎莎的三位家属。针对网友们热议的四大疑点,扬子晚报记者也进行了深度采访。据介绍,货拉拉与家属的第二次商谈定在今天。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实习记者 陈燃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徐媛园

  家属口述

  她刚拿工资,想给爷爷买礼物,给弟弟包红包

  车莎莎的弟弟称,2月6日晚上8点,姐姐从天一美庭搬家到梅溪湖步步高公寓,车程约10公里。2月6日晚上9点17分车莎莎上了货拉拉的车,9点24分,车莎莎还在工作群和同事互动,看不出有情绪异常。车莎莎的弟弟称,当晚9点30分,车子开到曲苑路时,货拉拉司机拨打了120和110,说车莎莎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在岳麓区曲苑路跳车了,120赶到现场时,车莎莎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昏迷不醒,被紧急送到岳麓区航天医院抢救。经过4个小时的手术抢救,车莎莎当晚暂时脱离生命危险转至重症监护室。但后续因车莎莎身体又出现多项恶化,经抢救无效后于2月10日不幸离世。

  22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车莎莎的叔叔车细强等家属,并进一步了解到事件详细情况。车莎莎的叔叔车细强告诉记者,今年23岁的车莎莎前年大学刚毕业,在湖南长沙某公司从事人力招聘工作。车莎莎叔叔表示侄女搬家当晚没有任何异常:“9点十几分的时候她都还在和她阿姨也就是我爱人聊天说刚装好行李。”根据车莎莎同事的群截图显示,21点24分时车莎莎还在同事群中分享趣事。“我们都不敢相信在她还在给同事发消息的6分钟后她会跳车自杀。”车莎莎叔叔表示至今无法理解侄女经历了什么才会选择跳车。

  22日下午,记者又联系了车莎莎的另一位亲属,该亲属称,就在车莎莎跳车的前几天,由于业绩突出,她刚拿到了2000元工资。“她爷爷正好快要过生日了,她那几天就在和她妈妈讨论,说想送给爷爷一个生日礼物。另外还想给她弟弟包个红包。她还想在长沙买个房子,付个首付。她爸爸跟她说,闺女加油,老爸借钱也支持你。”这位亲属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她正憧憬着未来。

  家属后来得知,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三天后便被警方释放。该说法目前未得到警方证实,据悉警方还在进行调查。

  货拉拉回应

  不会逃避责任,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

  21日晚,货拉拉发文回应称,2月6日,长沙用户车女士在平台预约搬家订单,在当晚跟车搬家途中跳车,该订单服务司机周某立即拨打120送医,后车女士因医治无效去世。2月8日从警方获悉事件后,货拉拉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处理小组。2月18日假期结束后,专项小组立即开展工作,并多次联系车女士的家属表达积极处理善后的意愿,于2月20日获得家属的回应。目前,货拉拉正与家属约定商谈善后的时间。货拉拉还表示,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然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货拉拉将继续全力配合警方工作,对该事件中平台应该承担的责任,货拉拉不会逃避。

  昨天,扬子晚报记者尝试联系货拉拉相关负责人,截止到记者发稿时22日晚上8:30记者联系到了货拉拉一位对接媒体的负责人。询问平台应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以及后续如何处理等。该负责人表示:“其他信息方面,我们正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有后续信息将及时跟您同步。感谢您的关注。”

  四大疑点

  1 为何三次偏航?

  车莎莎叔叔表示,事件中家属最大的疑惑就是司机为什么会多次偏航,驶向偏僻路线。家属向紫牛新闻记者展示的平台截图显示,当晚司机并没有按照货拉拉平台推荐路线走西二环至枫林路行驶,而是走岳麓大道至下旺龙路,之后便频繁偏航绕路行驶到曲苑路上。“旺龙路、佳园路、曲苑路那附近晚上路灯都基本没有,有的路段在夜里甚至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车莎莎叔叔告诉记者,侄女跳车的时间与地点都充满着疑点。

  关于偏航及事件原因,在11日协商会上家属称得到的解释是:司机因不懂导航操作致使偏航。但昨天家属告诉记者,警方曾向他们表示,在第一次口供中,司机称偏航是因为“导航坏了”。第二次口供中,司机称因为自己住在附近,对这一片比较熟悉,或想“抄近道”。几次不同回复,让家属生疑。此外,导航偏离三次为何没有引起货拉拉方面的重视,让家属“无法理解”。

  2 车内为什么没有录音录像和监控?

  关于车内是否有录音录像监控等措施,家属称货拉拉官方曾回应,司机端没有相关录音录像设备及措施。记者了解到,目前没有针对货运网约车平台在“录音录像”等安全保障方面的规定。

  记者从多位货拉拉司机处获悉,司机端和乘客端目前也没有相关录音和录像监控设备。那么随着小车货运越来越普及并深入市民生活,此后货拉拉平台会不会加强对随车人安全方面的保障,比如设置一键报警等装置呢?截止到记者发稿时,货拉拉方面表示有后续信息将与记者同步。

  3 第一次协商为何没有谈妥?

  货拉拉的官方说明中提到2月8日公司便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积极与家属进行对接。但车莎莎的叔叔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对方与家属取得联系后却更改了见面时间,没有人到医院探望过车莎莎及家属,直到11日车莎莎去世后第二天,双方才在民事协商会上见面。“会上我们才知道涉事司机在笔录中承认了三次偏航,而他们公司还是坚持说是自杀,说自己只是平台,没有任何责任,直到现在司机和公司都没人来慰问过家属。”车莎莎的叔叔告诉记者。

  22日上午,家属向记者表示:“货拉拉的回应避实就虚,协商不成功的原因在其拒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态度。”记者也询问了车莎莎家属的诉求。家属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没有诉求,要“看货拉拉方面到底是什么态度”。

  4 平台和司机是否要担责?

  北京市浩天信和(南京)律师事务所周健律师和章彭律师认为,在搬家过程中,货拉拉平台方以及司机对于乘客的安全应当承担注意义务。乘客在App上叫车,则乘客与平台、司机形成了货物运输的合同关系,在运输过程中乘客出现安全事故,平台方以及司机应该对此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