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大百年:一座海岛,为何能诞生“南方之强”?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4-06 09:00:30
浏览

  厦大百年:面朝大海建设“南方之强”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杜玮 彭丹妮

  发于2021.4.5总第990期《中国新闻周刊》

  五老峰下,厦门岛南端,矗立着“中国最美大学”厦门大学。从思明校区的西校门而入,左手边是100年前落成的群贤楼群,一主四从,一字排开,面朝大海。楼群的屋顶是闽南常见的琉璃瓦“燕尾脊”,楼身有西式廊柱,这样“头戴斗笠、身穿西装”的建筑样式,由创校人陈嘉庚亲自参与定下,因此也被称为“嘉庚风格”。  

  群贤楼的东南方,是建于1950年代的建南建筑群,同样面朝大海,同样是嘉庚风格。当时,陈嘉庚的雄心,要让外国的轮船一开进厦门港,就能看到新建的厦门大学,看到新中国的新气象。宏伟的主楼建南大会堂,至今仍是厦大师生举行开学和毕业典礼等重要活动的场所。

  建南楼群的北面,芙蓉湖畔,是21世纪之初建成的现代化钢筋混凝土建筑——以颂恩楼为主的嘉庚楼群,依旧是一主四从。颂恩楼为全校最高建筑,楼顶上是两头高高翘起类似“燕尾脊”的不锈钢飞脊。

  100年间,厦大校园里的大楼越建越高,设施越来越先进,但始终保持了一致的风格,一如厦大百年历史的缩影。不论历史如何变迁,厦门大学始终都是中国高等教育版图上一座无法忽略的重镇。

  “如果去考察中国所有第一方阵的大学,几乎都位于政治、文化中心,至少也在省会城市,但厦门大学是在一个海岛上,这在当时是一个根本不知名的地方。但就是这样一所大学,在每个历史时期都跟得上步伐,靠的是什么?是自强。”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厦大往事》一书作者朱水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卖大厦办厦大

  20世纪初,为了“教育救国”,一批文人志士投身于中国的高等教育事业。1919年,在北方的天津,严修与张伯苓正式创办了南开大学;这一年,长期在南洋做橡胶生意的华侨商人陈嘉庚也回到国内,着手筹建一所高校。

  相较周边的广东、浙江,福建长期是高等教育的洼地。出身于福建同安县的陈嘉庚一直关注闽南地区与华侨子弟的教育,在此之前,他已经创办了集美女子小学、集美中学等多所学校。1919年5月,陈嘉庚再次回国时,正赶上“五四”运动时期,“民主与科学”成为最新的社会思潮,创办厦大的事,“不得不急急筹谋,刻不容缓”了。

  陈嘉庚操持和运营庞大产业的实业家经历,使得他在创办教育时有一种全面和长远的眼光。100年前,厦大思明校区所在的地方,还是一片被叫做演武场的荒地。但陈嘉庚认为,“教育事业原无止境……将来发展无量”,所以跟政府要了2000余亩土地——尽管那时厦大师生只有100多人。

  时至今日,当年的演武场已成为厦门房价最贵、旅游最热的区域之一。而坐拥这片风水宝地的厦大,已拥有三个校区和一个海外分校,占地面积已达9700多亩。厦大的发展,果然印证并已远远超过了陈嘉庚最初设想的蓝图。

  “鹭江深且长,充吾爱于无疆。吁嗟乎!南方之强!”1921年4月6日,在厦门大学的开学典礼上,学生演唱了由语言学家、音乐家赵元任谱曲、化学家郑元贞作词的校歌。歌词表达出陈嘉庚对学校的期望:“南方之强”。这一天后来也被定为厦大的校庆日。

  厦大的雄心,更具体地体现在当时校长林文庆的办学方针上,“保证学生所接受的教育,要能与世界各大学相颉颃”“希望各教员及学生均能极深研究”,使厦门大学将来“成为我国南部之科学中心点”。为此,厦大注重延揽国际顶尖人才,在1924年~1925年度的14名理科教授中,就有6名是外籍或欧美留学归国学者。在科学方面也已经有所成果。

  陈嘉庚很早就意识到,中国领海面积与海洋资源不输任何国家,但海洋方面人才非常不足,沿海省份应该“奋起直追”。因此,厦大创校不久,就开始进行海洋生物、海洋化学的研究,并很快初露峥嵘。

  1923年,厦大的一名外籍教授发现了被认为绝种的文昌鱼,文章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同时期,厦大师生还发现并命名了嘉庚水母、林文庆海星。早在1930年代,厦大就成立了生物材料处,为国内外高校、科研机构供应生物标本,价格不及西方舶来品十分之一。1933年,太平洋科学协会年会报告评论称:厦门大学近海生物研究院以及各类研究实验室、图书室,使得该所大学可以与欧美诸优等海洋研究所媲美。

  1933年,厦大化学系唯一毕业生佘文锵的毕业论文《厦门海水之分析》为中国最早的海水分析记录。次年,化学系一篇题为《文昌鱼之化学研究》的毕业论文出炉,作者是此后入选中科院院士、担任过中科院院长的卢嘉锡。1946年,厦大正式成立中国第一个海洋学系,设海洋生物、海洋化学、海洋物理三个方向。

  与此同时,1920年之后,国学研究开始在学界被重新重视,1922年末,北大将国学划分为四大学科门类之一。林文庆虽出身医科,在西方求学多年,但对国文、传统文化很重视,于是,1925年底,厦大开始筹备成立国学研究院。

  当厦大的教学科研正开展得蒸蒸日上之时,那些腰缠万贯的华侨们,却没有陈嘉庚原先想的那么慷慨。在经历数次募捐失败后,学校庞大的经费花销压在陈嘉庚一个人身上。相比南开大学初创时有社会捐助、学生缴费、北洋政府拨款和地产租金等多个资金来源,厦门大学创办的前十年,经费收入的91%都来自陈嘉庚。当时,陈嘉庚几乎是在倾囊办学。厦大成立后,他每年的生意及产业所得的利润,除花红与一部分添入资本外,其余皆尽数寄回祖国,以充教育费用。

  所幸当时陈嘉庚的生意正隆,厦大的教授月薪可达400元,讲师和助教的月薪分别是200元和150元。相比之下,彼时的复旦大学校长与专任教授的月薪最高也只有200元,而北大正面临着开不出工资的煎熬。

  1926年,由于北京时局动荡,加之学校长期拖欠薪资,北大的一批教授纷纷南下。相较北京,厦门有着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厦大又提供了颇为丰厚的薪资,林语堂、鲁迅、顾颉刚、陈万里等一批知名学者相继来到厦大国学研究院,令世人感到这阵仗“大有北大南移之势”。

  1928年,国民政府大学院来厦大调查,结论是:基金充足,成绩甚佳,各种设备,亦极完善,方之他处,有过无不及。厦大因此比复旦、南开、燕京等私立大学更早得到政府的立案。在私立时期,厦门大学形成面向华侨、面向海洋、注重实用、注重研究的办学特色,设有文、理、法、商、教育五个学院,成为“闽南最高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