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在晶莹的辛勤劳动汗水里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5-01 05:27:50
浏览

  幸福就在晶莹的辛勤劳动汗水里

  “光荣属于劳动者,幸福属于劳动者。”千千万万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劳动者,构筑起我们充满活力的社会和美好富足的生活。今天,“大地”副刊推出专版,以身边劳动者的故事,致敬勤劳与奋斗。每一滴辛勤劳动的汗水,都将浇灌出最美丽的幸福之花。

  ——编 者

  万家灯火的闪烁中——  

  有你的奉献

  朱谷忠

  真没想到,劳模张志祥,还有这么两个有趣的“绰号”。

  一个叫“活地图”。在泉州市电业局运检中心,只要一说到“活地图”,所有人都知道指的是张志祥。和他共事过的人说起老张的这一“绝活”,无不连声赞叹:“老张对数十公里的线路周围地形地貌、所辖乡情了如指掌,甚至只要一报塔号,他就能准确说出这里曾经存在的安全隐患。”班组一些年轻的大学生工人也不无钦佩地说:“张师傅太厉害了,下去查线,问他从哪个路口进,哪条路上有沼泽,如何绕过,他都给你说得一清二楚;有时人在班组,也会预感哪个地方可能有安全隐患,哪个地方会出点问题,出去一查,果然是。真是神了!”

  另一个是“逗鸟王”。说是张师傅每次外出巡线,都会注意观察飞鸟的去向。特别是有一种鸟叫椋鸟,是害虫的天敌,它不仅在树洞筑巢,也喜欢在电杆塔上搭窝,容易引发险情。因此,张师傅每次巡查线路,都会与这种椋鸟斗智,把发现的杆塔上的椋鸟窝细心挪到附近的树上,或为它们在树上制作一些人工鸟窝让其安家,或干脆用绝缘板堵住椋鸟可能做窝的角落。数十年来,张师傅也不知为椋鸟挪过多少窝,搬过多少次家,安放过多少绝缘板。但他还是不放心,又学会了椋鸟的叫声,他一“招呼”,鸟一应声,就能迅速发现鸟巢。

  张师傅三十多年前走进电力部门时兴奋不已,用他的话说:“我真没想到自己当电工的梦想会实现。”原来,这个身材结实、脸色黝黑的闽南汉子,他的父亲生前也是一位优秀的电业工人,这使他一直深感自豪。他勤奋学习,刻苦钻研,担线、拉线、爬杆等重活都抢在先、走在前。之后当了班长、组长,甚至当了局分工会主席,仍在工作中勇挑重担。记不清多少次外出排险,他带领着维护班的工人跋山涉水,风雨兼程,一次次圆满地完成了紧急任务。

  除了这些,许多人都说张师傅身上还有一种“职业病”。张师傅到输电线路维护岗位上三十多年来,许多节假日他都放弃了,有事没事就爱往班组里跑,东瞧瞧,西看看,劝也劝不回。一个春天的周末,运检中心值班人员突然接到张师傅爱人打来的电话,心急如焚地询问丈夫的去向,说是他一大早就骑摩托车从家里出发,前往郊区看望奶奶,原本只有半小时的路程,但临近中午老奶奶还是说没见到人,手机也打不通,他爱人就急了。值班人员一听,也吓了一跳!然而真相却令人“哭笑不得”——原来张师傅上路不久“职业病”就“发作”了。他骑着摩托车,不知不觉竟沿着熟悉的输电线路一路巡线去了。走了三小时,又不知不觉进入信号不好的区域,手机接不通。家里找不到他焦急的情形,他全然不知。

  在急难任务面前,张师傅从来都是义无反顾冲在前头。许多人记得,有一次,郊外主线路受到台风的袭击,严重威胁全省电力主动脉输电安全。紧急关头,张师傅主动请缨,冒着狂风暴雨和山洪暴发的危险,爬上山顶疏通了杆塔排水设施,又逐一移开铁塔周围倾倒的树木,在赶来的省电力公司抢修队配合下,奋战两天两夜,避免了事故的发生……

  张师傅善于把自己的经验总结成一套方法,对年轻员工言传身教,更将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大家。不过,他也没少让“后辈”们吃“苦”。平时张师傅巡线,总要带上一个年轻员工,爬个把钟头的山路去检查一个基塔。检查时,张师傅不多说,只让年轻员工认真巡视。待到要下山了,他就会问:“发现什么问题了吗?”要是答不上来或者回答错了,就得单独再上一次,下来回答对了,才能“放行”。不过,若以为张师傅平日里都是一副“铁面”那就错了。实际上,张师傅一直视一线员工如自己的弟兄一样,这在局内外是有口皆碑的。有一次,某线路出现连续跳闸现象,为了查明情况,张师傅叫徒弟们就地待命,自己率先爬上几十米高的铁塔检查,花了一个多小时摸清情况后,才安排修复方案。有时候他手下的员工外出带电作业,时间一长还未回,张师傅在班组里就坐不住了,常常会冷不丁地出现在他们作业的地方,还笑眯眯地给他们带来一些好吃的东西。

  闲暇时,张师傅喜欢瞭望万家灯火闪亮时那一片温馨、迷人的景象。透过那璀璨交辉的灯火,张师傅一定深深感到了作为一名电力工作者和劳动者的自豪和荣光。

  日常细小的需求里——

  有你的支撑

  尚书华

  家中洗漱间的水管突然漏了,水“哗哗”地淌了一地。情况严重,必须马上找人修理。

  来到零工市场,没待我张口,手持维修项目牌子的师傅们立刻拥上推介自己。倒是有一个人,坐在那一直没起身,看上去六十岁左右,面无表情地瞅着我。那神情给我的感觉是:自信,用不着跟别人争抢。得,就这位。我冲他一招手,师傅点下头跟我走了。

  到家后,师傅看了看漏水的地方说:“有点麻烦,管子折在墙里了。”

  我说:“可不是吗,若不是折在墙里,我自己就修了。没工具。”

  师傅蹲在地上,仰脸瞅我一眼:“怎么,这活儿你会干?”

  “我哪会?就是瞎鼓捣。过日子总不能事事都求人吧。”

  “哎,这话我爱听。不管哪一行,能学就学点,手艺多了不压人,学身上谁也抢不去。”师傅边聊边从工具兜里翻出工具,凿墙、掐管……没用多长时间,就修理好了。

  我问:“多少钱?”

  师傅张开巴掌:“五十。”

  我一愣,是不是要得少了点?去年下水道堵了,找人来疏通,收了两百元。

  师傅见我没吭声,以为要多了。问我:“那你想给多少?”

  我说:“八十。”

  这回轮到师傅发愣了,瞪大眼睛反问一句:“多少?八十?”

  我点点头,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他。他疑惑地打量我一眼,把钱接过去,不声不响又给我找回一张五十元,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只收五十。我是个手艺人,靠手艺吃饭。今天这点活儿就值五十,不能多收你的钱。”临出门时送我一张名片,告诉我他姓周,让我以后有事直接打电话找他,用不着再跑市场。

  我家楼房住得久了,设施难免老化。没过多久,厨房棚顶粘的树脂板开始一块块掉落。我自己鼓捣半天,修不了,只好打电话找老周。老周说他正忙个小活儿,一会儿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