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临海东溪单村10年之变:慈孝文化重塑乡村图景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5-05 10:03:27
浏览

  中新网台州5月5日电(记者 范宇斌)10年前,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东塍镇东溪单村成立中国首家村级孝心基金,曾引发外界关注;10年后,中新网记者再次踏访东溪单村,透过该村治理之变,感知中国乡村振兴。

  东溪单村是中国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一个平凡乡村,与许多村庄一样,振兴才有出路。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号角已经奏响,东溪单村10年来通过弘扬慈孝文化、转型“绿富美”、乡贤参与乡村治理等种种探索,成为观察中国乡村如何振兴的最佳切口。

东溪单村乡贤馆一角 范宇斌 摄

东溪单村乡贤馆一角 范宇斌 摄

  重塑慈孝新风尚

  百善孝为先,东溪单村振兴的路径之一是弘扬慈孝文化,这是该村发展的源头活水。

  2006年,东溪单村乡贤成立临海市首家村级教育奖励基金;2011年,又筹资35万元成立专门用于弘扬和传承孝道文化的中国首家村级孝心基金会,后于2016年初合并为慈孝基金。目前,已累计发放慈孝基金200多万元。

  10年来,东溪单村坚持每年农历正月初六,举办慈孝日活动;每年重阳节,为村里老人举办集体祝寿宴;慈孝基金会为80周岁以上的老人发放生活补贴和节日礼品……

  “村民们生活条件蒸蒸日上,但是慈孝日、重阳节大家凑在一起办活动,有趣又热闹。晚辈们对我们都很孝顺,我们心里都很高兴。”今年65岁的东溪单村村民秦云根如是说。

  在中共临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临海市政府新闻办主任、临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单益波看来,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延续数千年,关键就在于传承,而慈孝文化是其内在联系。“对于村民来说,践行慈孝,有些人没条件去做,就由我们来做;有些村民没心思去做,就由我们做给他看,让其学有榜样。”

  眼中有范本,手中有读本,身边有榜样。近年来,东溪单村敬老爱老事迹不断涌现。

  “我们创新文明评议载体,每年都以村民自发推荐的方式,评选出十佳孝星、孝子孝媳、孝心小标兵等典型人物,推动了村风民风的持续改善。”东溪单村村委会副主任单海明说。

  弘扬慈孝文化成为东溪单村一道新风尚的同时,也使村民们的代际关系更为融洽。“在慈孝文化感召下,村民之间吵架、闹矛盾的现象几乎绝迹,大家以集体为荣的共同价值理念已经形成,无形中提升了乡风文明。”单益波说。

东溪单村乡贤馆 范宇斌 摄

东溪单村乡贤馆 范宇斌 摄

  “绿富美”转型之道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提速,乡村振兴面临着人才短缺、发展理念滞后等诸多考验。

  近年来,东溪单村更关注到青壮年的发展。作为拥有4000多人口、占地24平方千米的浙江省级中心村,从实际出发,该村大规模发展工业或农业都不现实,村里年轻人外流现象明显。

  然而乡村要振兴,年轻人不应缺席。依托东塍镇这一中国最大的彩灯生产基地之一,东溪单村发展起电商产业,设立电商孵化中心,鼓励青年回村创业。

  创业难逃资金关。慈孝文化浸润下的东溪单村,因“孝信”文化建设,成为首批浙江省级信用村,通过“以孝心换信用”贷款,既解渴村民创业之需,也进一步彰显慈孝和信用的价值。

  走进东溪单村,记者发现不少人家都开办了家庭作坊,从事彩灯加工等行业。如今,村民们足不出户便可实现数十万元年收入。

  此般场景正是东溪单村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指引下,朝着村景村治绿色化、生产生活电商化、民情民风慈孝化的“绿富美”转型的生动缩影。

  “环境绿、民风美,还要富起我们村民的钱袋子。”东溪单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单国取说,慈孝村不仅是要孝亲敬老,最终应该要带动百姓致富,而找寻致富的“金钥匙”很关键。

  东溪单村多年的实践,让这把“金钥匙”逐渐明晰——借助乡贤之力,参与乡村治理,澎湃发展新动能。

东溪单村乡贤馆一角 范宇斌 摄

东溪单村乡贤馆一角 范宇斌 摄

  乡贤助力乡村治理现代化

  乡贤文化积淀了千百年来中国乡村治理的智慧和经验。东溪单村因文教兴盛,各领域在外乡贤众多,达150多户。

  2017年,该村成立台州市首家经民政部门注册的乡贤组织——东溪单乡贤会,探索构建新形势下乡村治理体制的新模式。

  在东溪单村乡贤馆,记者看到馆内的一根根柱子上,列着一排排为家乡捐过款、做过贡献的乡贤和村民名单,络绎不绝的数字背后是一颗颗真诚助力家乡建设的乡贤心。走出乡贤馆,村道两侧由乡贤捐种的樱花树,树影婆娑……

  单益波说,东溪单村近年来积极探索“乡贤+慈孝文明”的治理模式,以“绿富美”行动为内容,带领东溪单乡贤会会员发挥视野与资源优势,以“输入者、驱动者、指导者、分享者”的身份,发挥“补位”与“辅治”作用。

  例如,该村首创慈孝基金会和乡贤评议会等组织,探索出台慈孝帮扶、群众评议、先进评议等创新机制,重点评议困难帮扶、先进评议、和美家庭,培树先进典型,培育评议品牌。

  审视当下,在城乡二元结构下,乡村人才大量的单向流动,造成了乡村治理人才的相对缺失的现状。“乡村振兴更需要乡贤回来参与乡村治理。”单益波以东溪单村实践为例谈道,一大批乡贤携资金、项目以及发展理念回村,点燃了乡村发展的火种。

  此背景下,东溪单村逐渐架构起德治、自治、法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新模式。

  与之多重奏的还有乡村文化的重塑。在东溪单村,板龙表演曾经延续千年,又短暂沉寂。近年来该村恢复传统板龙表演。“看似是非遗项目的复出,实则是村民凝聚力的提升。”秦云根说。

  单海明透露,行政村合并后,东溪单村正着手整村规划编制。面向未来,如何壮大村集体经济,推动村民共同富裕成为摆在该村面前的一道思考题。

  回访东溪单村,10年改变的是日新月异的发展样貌与不断提升的乡村治理水平,不变的是对慈孝文化的坚守与弘扬,这一幕幕也组成中国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力量与底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