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塔吊司机的一天:高空“舞者”见证城市发展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5-05 15:29:07
浏览

  “我在这一行干了十多年,每天攀爬几十米甚至百米高空,开着塔吊‘摇摆’作业,就像城市高空中的‘舞者’。”黝黑的肤色、敦实的身材,“五一”小长假期间,塔吊司机段天明坚守在几十米高的操作室内,操着一口“川普”,他悠悠地说道。

  49岁的段天明,是中建八局成都市环城生态区生态修复综合项目的塔吊司机。在1.5平方米的操作室内,他娴熟地操作着手柄,搬运着建材。

  段天明出生在四川遂宁的一个农村家庭,初中一毕业就到城里工地打工。由于入行很早,他的工作经验很丰富。塔吊较高,攀爬难度和危险性较大,为减少攀爬次数,段天明每天一大早爬上塔吊后,便刻意控制饮水量,在狭小的操作室内一待就是几个小时。

  “那梯子就像一条‘天路’直通云霄,虽然安全措施到位,但仍是巨大的心理考验。”每天早上7点,段天明便踏着梯笼,紧握扶手,一步一步来到熟悉的操作间。坐在驾驶室内,他无暇从高空俯瞰成都的景色,全部精力都集中在塔吊的每一步操作上,容不得半点马虎。

段天明在攀爬塔吊。 陈卉 摄

段天明在攀爬塔吊。 陈卉 摄

  段天明说,塔吊驾驶看起来简单,其实对精准度要求很高。“施工材料通过驾驶窗前时,操作如果出现1厘米偏差,就有可能在空中造成很大的摆动幅度,影响施工效率甚至造成安全伤亡事故。”

  因此,段天明每次吊送材料时都要集中全部精力。吊送一次材料短则数分钟,长则半小时,在此期间他必须保持一个姿势,长久下来,腰椎骨渐渐有些膨出——段天明身上的中药味,正是为了缓解疼痛而贴的膏药。

  吊送材料时,狭小的操作室也会在高空晃动,但段天明十分淡定,专注于眼前的吊臂和手中的操作手柄。

  多年间,段天明见证了天府国际金融中心、成都城市音乐厅、成都天府公园等十余个重点项目的建设,也从高空“建证”着成都的飞速发展。

  “在高处,能看到不一样的城市风景。用汗水筑起高楼座座,建设美丽城市,也让我很有成就感,我觉得这个岗位更能体现自己的价值。”段天明说,有时同事们会问他上面风景如何,他总开玩笑说,“要不我带你上去一趟感受感受?”其实,有胆量上去的没几个。

段天明在攀爬塔吊。 陈卉 摄

段天明在攀爬塔吊。 陈卉 摄

  身在百米高空,最难耐的是孤独。“操作间只有我一个人,指挥是通过对讲机,每天待在这里的时间最长,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会在操作间,无聊时除了对讲机里传出声音,就只有空中的云彩、飞过的鸟、远方的雪山可以作伴了。”段天明说,因为工地需要,他已经快5个月没有回家了。

  几个小时后,一天的工作平安结束,段天明再次回到地面,此时他感到很熟悉、很踏实。洗漱完毕,他照例跟妻子视频问候,手机另一端是忙碌的身影,夫妻俩有一搭没一搭地寒暄着。

  其实,段天明的妻子以前与他一起在工地干活,是一名塔吊信号工,夫妻俩上演着“她指挥他行动”的完美配合。但为了照顾年幼的小孙子,两人共同决定,妻子回到遂宁老家,段天明继续坚守塔吊。

  “我才四十九岁,还不老,再干几年才退休,多挣点钱给孙子买玩具。”谈及何时回老家跟妻子团聚时,段天明笑着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