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衣哥朱之文:渴望过清静生活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7-19 15:47:19
浏览

  对话|大衣哥朱之文:渴望过清静生活

  被围观十多年,大衣哥朱之文说,自己渴望过清静的生活。

  去年踹门事件后,朱之文家里装上了新大门,上边还挂着一块木牌,“私人住宅严禁闯入攀爬危险”。从大门到院子的门洞,装饰了许多紫色的小花,朱之文说,这都是自己挂上去的。

  夏日高温,没有减退粉丝们来看一看朱之文的热情。买菜回来,朱之文拐进了自家小胡同,大门缓缓关上,十多个粉丝也都不再跟着,坐在外边民房的台阶上等着他再出来。一位来自北京的粉丝告诉记者,特意过来看老朱,“他是农民的代表”。  

  朱之文家周边的几处民房几乎都租出去了,有的挂着大衣哥演出服务接待室的牌子,顺便售卖朱楼村的网红特产;有的变成了会客厅,三两人正在讨论直播内容;还有的做成了理疗室,给来往的粉丝推荐产品……大衣哥朱之文是他们每天都离不开的话题,而他们也成了朱之文生活圈里的一部分。

  在短视频平台上搜索“大衣哥朱之文”,会出现“朱之文助理”“朱之文经纪人”“大衣哥俺表哥”“朱之文菜园”“朱之文在俺村”“朱之文邻居爷爷”等账号,视频中有朱之文演出、领鸡苗、农忙麦收、浇榆树、安装水管等内容,有的内容播放量近千万,作为成名较早的乡村网红,这些年朱之文的热度不减。

  不过,在大众视野活跃的时间久了,人们对朱之文的评价也渐渐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不离开农村完全是为了作秀”“农民形象系包装”“儿媳妇利用其名气炒作赚钱”等。近期,大衣哥朱之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故土难离,我不离开农村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这片土地,有人说我作秀,那是因为他还没到我这个岁数。”

  新京报:在村里被围观,对你来说已经成了一种常态?

  朱之文:说实在的,已经习惯了。你要是叫我选择,喜欢人多还是喜欢清静,说良心话,我想清静。如果有粉丝来了,自己再累,也得面对想见面想合影的粉丝。人多了,谁也想清静。其实一两个粉丝来合影都没关系,但十多年了,天天合影,一出门就是好多粉丝来合影,谁也受不了。人知足常乐,有吃有喝,我也不希望谁打扰我的生活,和家人在家看看电视,喂鸡喂鹅,种种花草,养只小鸟,包顿饺子,蒸锅馒头,没人打扰,这是我最想要的生活。

  新京报:面对这种围观,你似乎不太会拒绝。

  朱之文:谁都可以拒绝,但是咱不忍心,在这种大热天,人家那么大老远来了,咱不能拒绝,做不出来。

  新京报:你完全有能力到城市生活,为什么选择一直留在朱楼村?

  朱之文:有人说我,朱之文你不离开农村是在作秀,你担心离开农村就不火了,我跟他说,那是因为你没到我这个岁数。这块土地,从朱楼村一建村到如今,养育了我们祖祖辈辈的村民,我的父辈祖辈就是靠种地养活了一大家子几代人,家里的一砖一瓦都是世代积累下来的,我舍不得离开这片土地。只有把粮食收回家,这一年一家人就不愁饭吃了,家里养的鸡鸭鹅下的蛋,这些东西吃得放心,人再有金钱、有钻石、有名画,没有土地没有粮食,还是什么都没有。

  新京报:和演出相比,土地的收益相差甚远,为什么还一直坚持种地?

  朱之文:我从17岁就开始种地,以前家里有5亩多地,这些年由于经常到外边演出顾不过来,就给我二哥种了一部分,现在我们还剩二亩六分地。几年前,我到山东做一档农业节目,与袁隆平老师有过一面之缘,我忍不住向袁老咨询土地问题。袁老是这样给我介绍的,他说土地是好东西,你下的本钱多,土地给你见的粮食多,你下的本钱少,土地给你见的粮食少,你不下本钱,撒上种子埋上土,也有粮食吃,地和粮食就是宝中之宝。

  我不舍得荒废地,更不舍得浪费粮食。有句话说得好,常将有日思无日,以前,我们小时候吃玉米面,老人吃红薯干窝窝头,再早的时候,人们连窝窝头都吃不上,小时候我娘常跟我说,不能浪费粮食,现在有粮食吃,还能吃饱饭,也千万不能浪费。种地都机械化了,变成新时代的新农村,更没有理由不好好保护自己的耕地。

  新京报:此前你的儿媳妇和儿子也一起进行了直播,你支持他们涉足这个行业吗?

  朱之文:我跟他们说过几次,我不想让他们直播,我想让孩子们过普通人的生活。在直播里,有人夸你,有人看你笑话,还有人骂你,什么样的人都有,家里不缺吃不缺喝,也没必要直播。我还是希望我的孩子们多种地,有地这就是一个家。

  新京报:有人说朱之文商演频繁,那实际上,你现在一年的演出频率是怎样的?

  朱之文:今年我也50多岁了,能不演出就不演出了。人要知足常乐,但是很多粉丝还是喜欢,这种情况也会去演出。

  新京报:有的村民可能会觉得朱楼村有大明星,许多福利也是跟着你沾光,实际上,你为村里做了哪些事?

  朱之文:村里给村民们免费发鸡苗、让老人们每周吃饺子宴,这些村民们能享受到的好政策,跟我没有一分钱关系。说实在话,我没有给我们村带来什么优越的条件,只能说出名了来村里的人多一点,村子热闹一点。村里的大舞台是政府部门为发展乡村文化修建的,我只建了一条路,跟这些比就不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