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杭州电瓶车起火重伤父女的家 哥哥:妹妹肯定很疼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7-20 10:00:47
浏览

  那团火,吞没了魏家父女,也重创了一直努力打拼的小家庭

  钱报记者探访小巷深处这个家,屋子虽小,但处处是温馨的气息

  芭比娃娃、公主裙,都在等小主人回来

  哥哥说:妹妹肯定很疼很疼  

  昨天,杭州。双台风来临前夕,天空有云。沿着西湖区莲花峰路一直走,路边绿化郁郁葱葱,两旁错落着几所有格调的民宿。

  从莲花峰路转到玉皇山路,不到一千米。前天中午11点,租住在莲花峰路的魏顺利一家三口出去买书。

  老家安徽的魏顺利和老家江苏的翟晓娟已经在杭州打拼了10多年。

  和生活工作打拼在这座城市的许多人一样,他们骑电瓶车出门。魏顺利带着女儿琪琪一辆,翟晓娟骑了另一辆。

  骑出去不到几分钟就到玉皇山路。

  然而,意外来得猝不及防。

  魏顺利带着琪琪的电瓶车突然爆燃。一大一小瞬间被火焰包围。

  坐她爸电瓶车出去时

  还跟熟人打了招呼

  莲花峰路某号,很不好找。好在环卫工周阿姨正在清扫路面,她主动带着记者去了琪琪家。

  “这个女孩子哦,真的漂亮又懂事。那天,她坐她爸电瓶车出门的时候,我刚好碰上了,孩子还跟我打过招呼,嘴巴很甜嘞。”周阿姨忍不住落泪。她在附近干了两年清扫,和魏家相识,“他们一家人都住在这里的,住了好多年了,有一阵子搬出去,后来又回来了。”

  沿着小巷子,是一排相对低矮的平房,在比较靠里的地方,是魏家租住处。

  琪琪的姨妈、姨父和哥哥乐乐在家里。

  “凌晨两点回来的,那么多人在医院里也不是办法。我们就先回来了。等会儿收拾一下再去医院。”姨妈抹着泪。

  她接到自己妹妹翟晓娟的电话,她马上从常州赶来杭州。“亲戚们都知道了,都想过来。”

  姨父说,原本计划着把两个孩子接到常州,一起给孩子们过个生日,谁知道出了这个事:“一个晚上,谁也没睡着。”

  生活并不富裕

  但他们那么努力

  这是一处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外两间。

  外间,被一张靠墙的大床占据了主要空间,只摆得下一张餐桌和一个电视柜,角落里放满了箱子,衣服堆得到处都是。

  里间只留下一条过道,大小两张床之外,摆满了杂物。

  琪琪的哥哥乐乐说,一开始他和爸妈就住在外间,后来有了妹妹,才又多租了一间。厨房和卫生间都不在房子里,“是公用的”。

  里间的小床是哥哥的,妈妈和妹妹睡稍微大一点的床。床上放了几个玩偶,“都是妹妹的,爸爸妈妈买的。”

  虽然生活并不富裕,但是魏顺利和翟晓娟的努力,亲友们都看在眼里,14岁的乐乐也都懂得。

  家门口有一顶饿了么的头盔,这是魏顺利送外卖时的装备。后来改行,但这头盔没扔,魏顺利想空着的时候还能去兼职。

  “爸爸做过很多活,每天晚上都很晚回来。妈妈为了照顾我和妹妹,在酒店做物业工作。”乐乐说,妈妈平时在单位食堂吃饭都是10元以内,只有他和妹妹跟着去的时候,翟晓娟才会花三四十元。“妈妈有时候也会去兼职。”这个暑假,乐乐也想利用空闲时间出去找个兼职做做,可惜年龄太小,没有地方收。

  住在小平房里这么多年,魏家不是没有想过搬家。“我和妹妹长大了,爸爸妈妈就想在杭州买个小房子,他们说几十万就成,钱不够可以跟亲戚借点。”

  可是……说到妹妹,乐乐又掉泪了,琪琪是个很黏人的妹妹。“总是‘哥哥’‘哥哥’地喊我。平时调皮,可是学习很用功的,早就跟我下了‘战书’,一定要超过哥哥的。”乐乐已经好几天没看到妹妹了。前几天,他去余杭的姑姑家住了几天。

  “她肯定很疼很疼的。”哥哥说。

  琪琪喜欢跳舞

  是个漂亮懂事的小姑娘

  琪琪的小物件,发箍、芭比娃娃、水壶、铅笔、裙子、鞋子……家里随处可见。

  “这两只小乌龟也是琪琪养的,说过阵子要去放生。”外公翟存高一边嚼着白米饭,一边红了眼。

  他和老伴儿就住在女儿家隔壁,平时会照应一下。

  外公帮酒店搞卫生挣些钱。事发时,他还在上班,接到女儿电话,他整个人都懵了 。

  “哭喊着跟我说‘琪琪炸了’,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赶紧往家里赶,家里没人,再到处找人问,这才骑着电动车赶到了事发地。外孙女黑黑的……”老人说着说着,抹起了眼泪:“琪琪和乐乐基本上都是我们带大的,很乖的。”

  家里有琪琪的照片,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周围邻居也唏嘘感慨。“这一带租住的都是打工的,虽然条件差一点,但租金便宜。”

  对于琪琪,这里的邻居都很熟悉。“琪琪是在这里出生的,我们都认识的。小姑娘眼睛大大的,像爸爸。魏爸爸长得也蛮帅的。”

  “小姑娘嘴巴很甜的,很会叫人的。”

  “喜欢跳舞,还学过一年的舞蹈。”

  “爸爸很努力的,做了很多事,为了养孩子,不容易呀。”

  ……

  出事地离琪琪家不到1000米

  路面上火烧后的黑色依然残存

  从莲花峰路转到玉皇山路,不到一千米,就到了事发地。

  玉皇山庄北门边的斑马线前,已经被清扫过,但火烧后的黑色依然残存。

  目击者庄师傅是附近的保安,他说一个晚上都没睡好。“闭上眼睛,就是小姑娘的样子,太可怜了。”

  事发时他正在执勤。

  “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火苗窜得老高。她妈妈徒手扑火。我是带着灭火器过去的。小姑娘一开始还在喊,后来就不出声了。”庄师傅说,后来烧伤的男人拿着一个灭火器也来了,哭喊着‘我的女儿该怎么办’”。

  那种声嘶力竭,庄师傅不忍回想。

  “这两天都在关注新闻,想知道他们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