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拜登提名的美国首位非裔防长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1-14 10:18:20
浏览

  2020年12月8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一个活动上表示:“在我看来,劳埃德·奥斯汀是当下担任国防部长的合适人选。”如果拜登的提名获得国会通过,劳埃德·奥斯汀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非裔国防部长。  

  首个师长、首个军长、首个司令

  劳埃德·奥斯汀1953年生于美国亚拉巴马州,在佐治亚州的乡下长大,父亲是邮政员工。1971年,奥斯汀考入西点军校就读,1975年毕业并获得理学学士学位,后陆续获得咨询教育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从西点军校毕业后,奥斯汀被派往德国的驻欧美军第7军下属第3步兵师的7团、第82空降师的508团、第10山地师的22团等部队服役,历任排、连级指挥员。

  2001年7月,奥斯汀担任第3步兵师师长,率部参加伊拉克战争;同年9月,奥斯汀担任第10山地师师长,并兼任第180联合特遣部队司令。2006年,奥斯汀升任中将,并接任第18空降军军长;2008年,升任中央司令部参谋长。2010年,奥斯汀出任驻伊拉克美军司令。2011年,奥斯汀出任美国陆军副参谋长;2013年,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名他为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负责指挥美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对“伊斯兰国”的打击行动。

  2016年,奥斯汀从中央司令部司令职位上退休并退役后,加入美国国防部最大的军火承包商之一雷神公司。与此同时,他还是美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和医疗保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在奥斯汀长达45年的军旅生涯中,多次创立非裔军人在美军中任职的“首个”:首个非裔步兵师师长、首个非裔美陆军副参谋长、首个非裔美军(驻伊拉克)战区司令、首个非裔一级联合司令部司令。

  奥斯汀毕业于名校,整个军旅生涯的任职遍及驻外前方司令部和美军最高机关,参与并指挥了从伊拉克战争到战后维持稳定作战,以及从伊拉克撤军的全过程。从基层部队到中高级指挥机关,从实战到战后撤军等军事阅历使其具有丰富的作战及指挥经验,是美军高级指挥官中的翘楚。

  选择劳埃德·奥斯汀的多重考虑

  美军不乏声名显赫的高级将领,而奥斯汀没有像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那样因指挥伊拉克战争中的费卢杰之战而一战成名的出色战绩,甚至有人因其在驻伊美军司令和中央司令部司令任内,没有打赢一次漂亮的胜仗而质疑其指挥能力。那么,拜登为何选择奥斯汀出任自己总统任期的关键职位国防部长?

  首先,这与民主党的政治取向有关。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政治取向按照左右区分,共和党属于右派,民主党属于左派;按照贫富区分,共和党代表富人,民主党代表穷人。与共和党的支持者大多为大财团、大公司、军火商等强势群体相比,民主党更多地代表平民、少数族裔等弱势群体。虽然特朗普的民粹政治得到很多农民和城市平民的支持,但不能从根本上颠覆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政治版图,尤其不可能改变民主党的政治取向。

  民主党政治取向对拜登组阁的影响,就是尽可能多地选择女性和少数族裔。此前,在奥巴马政府担任主管国家安全和防务政策的国防部副部长、有“铁娘子”之称的米歇尔·弗卢努瓦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任女国防部长的呼声很高。2014年11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辞职时,弗卢努瓦就被视为接任国防部长的热门人选。

  但是,在拜登已经提名哈兰德为首位女原住民部长、耶伦为首位女财政部长、海恩斯为首位女情报总监等重量级阁员,加上拜登的搭档、当选副总统哈里斯是女性,如果拜登再提名一名女性国防部长,他的执政团队就有阴盛阳衰之嫌。要对美军那些征战经年的骄兵悍将驾驭裕如,一位女性国防部长至少在杀伐决断的魄力上,或力有不逮。

  提名奥斯汀出任国防部长,则是拜登对竞选期间政治“多元化”承诺的兑现。据一项调查显示,有约31%的受访者和57%的少数族裔美军官兵认为,在美军中存在白人民族主义或种族主义。拜登当选后,美国国会中的非裔议员和组织即向拜登施压,要求他提名非裔美国国防部长,提名奥斯汀正好回应了这样的诉求。

  其次,这和拜登与奥斯汀的交往、了解有关。拜登与奥斯汀相识于2010年。结束伊拉克战争是奥巴马的竞选承诺。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拜登受命监督美军从伊拉克有序撤军。此时,在伊拉克接待拜登的就是时任美军驻伊拉克司令的奥斯汀。在两人的合作中,拜登非常认可奥斯汀的政治倾向、军事素养和指挥能力,也见证了奥斯汀在美军、盟军中所受到的普遍尊重。

  同时,因为奥斯汀长时间在中东地区服役,从2003年率部参加伊拉克战争,到2016年从中央司令部任上退休并退役,时间跨度达13年。奥斯汀的战功大多都来自中东战场前线,这使得奥斯汀具有丰富的处理中东地区军事问题的经验。中东问题是美国军事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的问题,拜登提名奥斯汀为新任国防部长,肯定有在处理中东问题上借重奥斯汀经验和专才的考虑。

  最后,这与拜登上任后要完成的首要任务有关。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的防疫政策被世界公认为“灾难性失败”,这成为特朗普竞选连任失败诸多原因中的关键因素。拜登上任的首要任务,就是遏制疫情的泛滥,为美国经济重振和国民回归正常生活奠定基础。这一首要任务完成的效果,直接关系到拜登能否获得美国民众的认可,也是对拜登作为总统是否合格的检验。

  在拜登陆续确定内阁成员时,对国务卿、白宫国安顾问、国土安全部长和经济、卫生部门负责人的提名都是“打包批发”,而对国防部长奥斯汀的提名,竟然发表了长达14分钟的演讲。拜登在介绍奥斯汀时专门称:“下一任国防部长将要立即执行一个庞大的后勤行动,以帮助广泛和公平地分发新冠疫苗。奥斯汀负责了从伊拉克撤军这一美军60年来最大规模的后勤行动。”奥斯汀在“把15万美军从战区带回家乡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使拜登相信他能够出色地完成新冠疫苗的分发,并很好地协助自己打赢已成燃眉之急的疫情阻击战。

  防务政策的大致方向

  虽然面临诸多挑战,美国国会军事委员会通过拜登对奥斯汀国防部长提名仍是大概率事件。那么,奥斯汀上任之后,美国的防务政策大致走向会怎样呢?

  一是从伊拉克、阿富汗的撤军将会继续。目前,美国已经从伊拉克撤出绝大部分军队,仅留下少数人员和基地。美军留驻阿富汗的军队目前仅剩4500人,计划减少至2500人。此前,美国军方对特朗普在中东地区的撤退多持反对态度。马蒂斯辞职的直接原因就是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出所有美军。对于特朗普急于从阿富汗撤军,时任国防部长埃斯珀也明确反对。其中,固然有军队自身利益的问题,因为军队在战争中更能显示作用,军人也在作战中才更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但是,更多的原因是特朗普的撤军计划过于匆忙,不仅可能导致地区局势恶化,还可能危及美军基地和官兵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