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6-08 19:18:00
浏览

  然而,面对新冠疑云,美国自己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答,比如“美军生物实验室究竟发生了什么? ”“电子烟肺炎的真相是什么?”对于种种疑团,美国必须把一本本糊涂账说清楚,世界需要答案。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31岁的肖恩·比尔用上了呼吸机,还陷入昏迷,他的双肺全部感染了肺炎。

  医生:入院治疗的病人大多呼吸困难、咳嗽、高烧,且大多数有流感的症状。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这就是2019年7月,威斯康星州暴发的神秘电子烟肺炎。随后,这种疾病席卷美国多州。医生对病人病症的描述与新冠肺炎症状几乎没有差别,且致病原因未知。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美国犹他大学卫生中心医生 马多克:有些人病得重些,有些人病得轻些,我认为我们目前最担忧的是致病原因未知。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报道:绝大多数病例与吸电子烟有关,但医生们仍在寻找答案。

  不少人质疑,有20多年历史的电子烟,为什么从2019年7月开始,突然集中导致肺炎呢?在这个时间点,还发生了什么呢?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巧合的是,也是在2019年7月,被美国媒体称作“美国政府最黑暗实验中心”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突然关闭。当时,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对外宣称:实验室没有“完善的系统”来净化废水。但是,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更多信息。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时间上的巧合和肺部CT的相似让人们不禁联想到所谓“电子烟肺炎”和新冠肺炎之间的关系。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说实话,如果(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漏的,我怀疑这就是德特里克堡干的”。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新冠肺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美国!你是不是忘记了2019年暴发的电子烟肺炎?这个实验室应该被彻底调查!”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美国政治分析家 丹尼斯·埃特勒:事实上,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历史上一直存在安全问题,如果美国要求美方进入中国实验室来调查它对中国的指控,那么美国是不是也应该让中国去调查德特里克堡的实验室呢?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外交部发言人 赵立坚:如果美方真想做到完全透明调查,就应像中国一样,邀请世卫专家赴美调查,及早开放美军德特里克堡基地以及美国散布全球的生物实验室,及早披露2019年7月弗吉尼亚北部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暴发大规模“电子烟疾病”等相关病例的详细数据和信息。

  多次泄漏病毒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屡酿危机

  多年来,德特里克堡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基地的大部分活动属于“机密”。 而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关闭,并不是首次出事故。据美国媒体报道,20世纪90年代初,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就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在泄漏病毒方面,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也算是个惯犯了。

  

  1989年,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在菲律宾猴子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埃博拉病毒,但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病毒泄漏,并在当地引起扩散。最终,美国疾控中心和陆军联手,才阻断了病毒的传播。

  美剧《血疫》就是以该事件为原型拍摄的。

  “埃博拉病毒从未在美国领土上被发现过,所有的事都有第一次。”

  “洞,洞,那里破了个洞!”

  “我的天呐!”

  “没有解药,没有疫苗,死亡率可达90%。 ”

  此外,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还曾丢失过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附近居民 兰迪·怀特:这真是个灾难,绝对是。在我们的后院有个连环杀手,它就叫“德特里克堡” 。 

  附近区域癌症高发 居民叫苦不迭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2011年,有研究人员就德特里克堡实验室附近地区的癌症发病率进行统计,结果显示该地区的癌症发病率明显高于其他地区。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附近居民 兰迪·怀特:我们挨家挨户进行调查,有关研究人员也对历史资料进行了回顾。我们发现,仅在一个调查中,在德特里克堡实验室6英里的半径范围内就有850人患癌,这太令人震惊了。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附近居民:我13岁就患有霍奇金淋巴瘤,39岁又患上了乳腺癌,我刚好生活在这个区域内。

  怀特坚称,附近地区癌症高发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有毒物质泄漏有关。

“德特里克堡”! 你究竟干了什么?

  附近居民 兰迪·怀特:我曾拿着研究报告,质问德特里克堡的工作人员,“你敢喝这里的水吗?” 他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说,“不,我不会喝的。”是的,他们自己都心知肚明,他们排出的有毒物质,污染了(实验室所在地)弗雷德里克县,但他们却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说,“不,这里根本没有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