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8-31 01:06:04
浏览

  一场耗时20年、耗费上万亿美元、以2000多名美军死亡为代价的阿富汗战争最终以美军的仓皇撤离宣告结束。

  回顾历史,美国政府对于那些他们眼中“不听话”的国家,总是寄希望于通过推翻其领导人、达到推行美式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目的,但无一例外都以失败而告终。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今日美国报》在《“处理不当”还是不可避免地“一团糟”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文中指出,20年来,这场战争带给阿富汗人民巨大的灾难和痛苦。如今,阿富汗人又不得不面临新的动荡与不确定性。

  可以说,美国的外交史是一部贯穿着干涉、颠覆、政变的历史,也是一部屡遭失败、自讨苦吃的历史。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爆炸中受伤的军人、飞行员、文职人员在接受治疗

  颠覆的背后那些“公开的”秘密

  2018年12月,美国波士顿学院政治学助理教授林赛·奥罗克所著一书《隐蔽政权变化:美国的秘密冷战》出版。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奥罗克在书中论述了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为巩固其全球霸权,想方设法改造、颠覆那些不符合自己利益或所谓“意识形态敌对国家”的政权。

  武装干涉、军事入侵、经济制裁、文化渗透、煽动骚乱、操控选举是奥罗克反复提到的关键词。据她介绍,仅在1947年至1989年间,美国政府就实施了64次颠覆其他国家政权的行动。对此,英国《卫报》表示,美国人是搞颠覆的行家里手。

  美国政治评论家胡安·冈萨雷斯在谈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曾表示,美国一味指责别国操纵美国总统大选,但事实上,美国干涉别国大选的次数要多得多,颠覆别国政权的次数也多得多。

  古巴、尼加拉瓜、海地、多米尼加、印度尼西亚、伊朗、危地马拉、伊拉克等十几个国家的政权曾遭到美国政府推翻甚至多次颠覆。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今年6月,伊朗当选总统莱希表示,美国有义务解除对伊所有制裁。

  这些颠覆活动,有时不露声色,暗中进行,有时则毫不掩饰,直接出兵。但每一次,美国都会用维护国家安全或者解放当地人民这些冠冕堂皇的说辞来粉饰其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行径。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1961年4月17日:美国制造吉隆滩事件,企图颠覆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政府。

  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高级研究员史蒂文·金泽指出:“在任何时候,对于任何国家,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如果美国想要颠覆其政权时,美国政府都会把其行动的理由包装上一个外衣,比如捍卫人权或拯救当地经济等等。这样,美国政府的干涉行为就能很快得到本国民众的支持。”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蒂芬·金泽

  然而,这些说辞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美国政府丝毫不考虑那些被推翻了政权的国家和人民的感受,也丝毫不考虑这些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美国一切行为的动机只有一个,即美国不允许出现任何挑战者。只要有人敢挑战美国,美国会不惜代价将其整个政权根除掉。

  “美式颠覆”套路:经济利益+政治手段组合拳

  二战后一再发生的历史已充分说明这一点。而在现代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如此频繁地在远离自己海岸的那些比自己弱小得多的国家频繁地上演这样的戏码。

  这些戏码都表达着同一个主题,即美国的价值观需要推销,美国的经济利益不能受到损害,美国在全世界各地的生意不能受到阻碍。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英国《卫报》刊文:美国优先?拜登是否在阿富汗和疫苗问题上步了特朗普的后尘?

  随着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美国的跨国公司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和政治影响力。

  在美国成为超级大国的同时,美国的跨国公司也天然地拥有了介入世界事务的决定性力量。为了其经济利益,这些公司甚至不惜推翻那些不愿合作的外国领导人。而历届美国总统都认为这是确保美国利益不受损害的一个好办法。

  这种把经济利益和政治手段完美结合的代表人物之一是约翰·福斯特·杜勒斯,他在为美国几家最大的跨国公司工作几十年后,成为美国国务卿。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约翰·福斯特·杜勒斯

  正是他下令发动了1953年的伊朗政变,推翻摩萨台政府,而政变的部分目的就是为了让美国石油公司在中东地区安全地获得石油。

  一年后,杜勒斯又下令在危地马拉发动政变。因为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在当地的权力和利益遭到挑战。而美国联合果品公司正是杜勒斯曾供职的律师事务所的重要客户之一。《芝加哥论坛报》评论员詹姆斯·奥谢讽刺美国政府完全沦为工业巨头的小跟班。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危地马拉一步步地被美国改造为“香蕉共和国”

  在美国的外交词典里,为保障美国公司在世界各国的利益,美国有权在世界任何地方进行干预,这种干预不仅仅是通过施加政治影响力,而是可以简单到干脆直接推翻它们。也正是这种大棒主义在危地马拉,在萨尔瓦多,在古巴,在智利,在整个拉美地区,导致数以万计的无辜平民死于非命,这些国家至今仍未能彻底走出阴霾。

  美国失败的外交历史无数次证明,推翻一个政权有时虽然容易,但想把美国的价值观强加给这些国家,让他们改变文化习俗、生活方式则永远无法轻易实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叶海林指出,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恶习早就写入美国的政治和外交基因里,虽然在海外屡遭失败,但他认为美国的政客们绝不会反思,也绝不会接受教训。

环球深观察丨屡战屡败的美式政权颠覆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叶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