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乒联总决赛落幕 中国向疫情中的世界传递丰富信息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0-11-23 08:50:53
浏览

  11月22日17时29分,国际乒联总决赛男子单打冠军争夺赛决胜局比分定格在11比8。中国乒乓球选手马龙4比1战胜队友樊振东,第六次夺得总决赛冠军。这一刻,被球迷爱称为“龙队”的马龙,终于释放了内心的所有压力,在河南郑州奥体中心体育馆尽情呐喊。  

  这个冠军对马龙异常珍贵,这场赛事对世界乒坛更意义非凡。开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全球众多体育赛事“停摆”。继2020国际乒联女子、男子世界杯相继在山东威海举行后,2020国际乒联总决赛在河南郑州举行。这三场赛事,是疫情发生以来依据国内相关工作方案,在国内举办的第一次由国际体育组织批准的、有境外选手参加的国际体育赛事。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伟大的时刻,我们给这个时刻定义了一个名字:重启。”中国乒协主席、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世界乒联)理事会主席刘国梁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国际乒乓球赛事在中国率先重启,不仅回应了全世界乒乓球迷数月以来的翘首期盼,也向世界展示了我国疫情防控成果。”

  “国际乒乓球赛事在中国率先重启,激动不亚于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刘国梁的话吐露了很多人的心声

  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全世界几乎每个国家和地区都受到疫情的影响,这也导致国际乒乓球比赛在过去8个月里被取消或推迟。

  “8个月没有大赛,包括东京奥运会也延期举办,心情多多少少有些低落,有些不知所措。”日本选手伊藤美诚告诉记者。其间,她不时在社交媒体晒出美食和散步的照片,事实上从未放松过训练,“每一天都很渴望上场比赛”。

  “我曾经也是运动员,我理解大家对回归赛场的渴望。”刘国梁说,8个月来对手有什么创新,我们有什么变化,世界的格局是否在改变,训练的效果怎么样?是骡子是马要拉出来遛遛,遛完之后每个人才能有一个评估。“训练为了比赛,如果很长时间没比赛,对运动员来说造成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

  “疫情暴发以后,几乎每天我都在问:能不能有比赛,什么时候能够有比赛。”国际乒联首席执行官、世界乒联董事史蒂夫·丹顿透露,起初,国际乒联做好了国际乒乓球赛事停摆一到两个月的准备,可到了六七月份疫情仍未结束,这时他接到了刘国梁的电话,探讨是否有可能将原本定于在德国和泰国举办的世界杯赛事集中到一地举办,中国可以成为一个选择。

  “我们也考虑了很多国家,但讨论来讨论去,觉得还是中国最好。安全是最主要的考量,中国最早走出疫情,能够确保赛事在‘零风险’前提下进行,另外这里的场地和服务都很好,能够把比赛办得很漂亮,让运动员以最佳状态重返赛场。”史蒂夫·丹顿说。

  比赛现场,熟悉的灯光音乐,熟悉的运动员面孔,让现场和屏幕前的观众都不禁发出久违的呼声。

  “听到现场观众的欢呼、看到大家挥手致意的时候,一种久违的熟悉感回来了。开赛那一刻的激动,不亚于当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内心充满了自豪与骄傲。”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刘国梁说。

  把所有参赛者装进一个封闭的“泡泡”里,让来自27个国家和地区的参赛人员安全重返赛场

  眼下,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来自五大洲27个国家和地区的116名运动员、教练员、辅助人员和国际组织工作人员入境参赛,防疫压力不言而喻。

  赛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分析了形势任务,立足职责职能,强化政治监督,向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督促总局党组履行主体责任,明确职责分工,发挥各职能部门作用,把防控疫情作为举办国际赛事的头等大事,建立防控机制,守住各个环节风险点,完善应急预案和各项保障机制。

  国家体育总局成立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由党组书记、局长苟仲文担任组长,两位党组成员、副局长担任副组长,并指导中国乒协与上海市、山东省威海市、河南省郑州市疫情防控部门和专家指导小组紧密配合,从远端防控、入境上海、转场威海、“边隔离边训练”、竞赛组织、赛后离境等方面着手,制定了符合属地防疫要求、具有实操可行性的赛事疫情防控方案。

  比如,在远端防控上,要求所有参赛人员出发前提交14天的健康监测表、入境前3天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提交全程航班信息及其他防疫所需信息;参赛人员自上海入境后,开始“3+1+3+7”的“边观察边训练”模式,即在上海集中隔离至少3天,闭环转场1天,在威海集中隔离3天,入境至少7天后再开始7天的“边观察边训练”。

  让参赛选手、教练、相关工作人员统一隔离、全员检测合格后开赛,这样的隔离举措犹如把比赛的所有参与者都装进一个封闭的“泡泡”里,以此来避免病毒在比赛过程中传播。这一兼顾防疫安全与体育赛事重启的做法,被刘国梁称为“国际赛事泡泡”。

  “怎么想办法让不习惯隔离的国外运动员到中国隔离14天,这是一道难题。”刘国梁透露,他们做了很多沟通工作,比如告诉球员隔离期间可以开始“有球的训练”,在赛事服务的细节上也精益求精,“大家从最初的怀疑、担心逐渐走向接受和感谢”。

  “就这样,我们为全世界的乒乓球运动员们创造了一个疫情暴虐下的安全港湾,让大家可以安心训练,专注比赛。”刘国梁说。

  事实也是如此。中国出色的防疫举措,让韩国球员张禹珍印象深刻。此次他连续击败日本球员张本智和与中国球员林高远晋级男单四强,被称为最大“黑马”。“到达后,方方面面都非常满意,之前的焦虑也就消失了。包括隔离和核酸检测,虽然有点麻烦,但我们也知道这是对运动员的保护,所以一切都是值得的。”张禹珍告诉记者。

  “在抗击疫情上,没有别的国家比中国做得更好。”史蒂夫·丹顿感慨道:“我们回来了!我要再次感谢中国政府,只能在中国才有这么好的条件,别的地方办不了。”

  “为了实现这一切,所有人都付出了巨大努力,中国可能是现在世界上唯一有能力做到这些的国家。”德国球员奥恰洛夫说。

  “这一次我们有很多时间共同相处,选手之间的联系也更紧密了”,这是参赛球员的感受

  足足8个月没有参加国际赛事,在运动员眼中,熟悉的赛场甚至显得有些陌生。“因为也快一年没回来了,一开始运动员也会紧张,还是要慢慢适应。还有很多运动项目没有办法正式比赛,乒乓球是很幸运的。”中国台北教练蒋澎龙说。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在中国停留,比赛之前我感觉时间过得好漫长,比赛开始后又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也特别期待立刻开始打比赛,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伊藤美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