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搞反恐“双重标准” 多行不义必自毙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1-13 05:47:58
浏览

  美大搞反恐“双重标准” 多行不义必自毙

  近年来,恐怖主义在世界各地不断发展蔓延,恐怖分子为达到自己的政治主张或个人目的通过冷兵器砍杀、武装袭击、炸弹袭击等手段制造社会恐慌,使全球许多国家和人民成为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恐怖主义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公敌,也是世界各国在推进全球化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程中面临的严峻考验和挑战。为打击恐怖主义,联合国安理会于2001年通过了《全球努力打击恐怖主义的宣言》,2006年联合国全体会员国又通过了《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打击恐怖主义,消除极端思想,已成为一场“得道多助”的正义之战。

  21世纪以来,全球反恐取得了一些令人欣喜的进展,但距完全胜利依旧任重而道远,一些国家和地区甚至出现了恐怖组织势力扩大、分支增多等越反越恐的局面。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的背景下,恐袭活动有增无减,截至去年11月底,全球至少发生2000余起恐袭事件,已超出2019年全年恐袭数量,创下历史新高。其中重要原因,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在反恐方面大搞“双重标准”,将反恐工具化、政治化,不断推高全球反恐复杂程度。

  “合则用,不合则弃”,反恐已成了为美政治服务的工具。去年10月份以来法国接连发生斩首事件,法政府对其境内穆斯林出台了一系列严厉的举措,特朗普政府立即表态美国与“我们最古老的盟友”站在一起,并表示“激进的伊斯兰恐怖袭击”必须立即终结。高喊反恐口号的美国政府却于11月5日宣布撤销将“东伊运”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决定。法国发生的极端事件就像一面镜子,清晰照出了美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  

  众所周知,“东伊运”(“东突伊斯兰运动”)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2002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正式将“东伊运”列入安理会颁布的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对其实行冻结资产、旅行限制、武器禁运等制裁。美国也于2016年9月在13224号行政令中将“东伊运”列为恐怖组织并支持将该组织列入联合国1267委员会综合制裁清单。数十年来,“东伊运”在境外建立多个训练基地,一方面派人赴叙参加“圣战”,威胁他国和平与稳定;另一方面不断向我境内渗透,先后策动了“4·30”乌鲁木齐火车南站暴恐袭击案、“3·1”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10·28”暴力恐怖袭击案等一系列重大恐袭案件,在境内外渲染暴力、制造流血。面对如此残暴的恐怖势力和无辜生命的流血伤亡,美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反而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美撤销对“东伊运”恐怖组织的认定,实为单边主义和冷战思维在作祟,充分反映了美国不是真反恐、反真恐,而是以反恐之名,行捞取政治利益之实,这已是其惯用伎俩。苏军入侵阿富汗时期,美为对抗苏联,给予“基地”组织、阿富汗塔利班大量援助和支持。苏联撤军后,美为实现在中亚的战略目的与“基地”组织和阿塔反目成仇,先后上演了推倒塔利班政权、手刃本·拉登的戏码。

  恐怖主义是“过街老鼠”,是全人类的公敌,当世界各国都在努力研究和推进对恐怖势力的打击的时候,美国却将没有对美产生威胁和不利的恐怖主义贴上“好的恐怖主义”标签,大肆豢养利用;将对美产生威胁和不利的恐怖主义贴上“坏的恐怖主义”标签,疯狂予以打击,这种“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反恐“双重标准”,早已被世界各国看清。

  “人权”“自由”与“制裁”,已成美“双标”反恐的固定套路。“东伊运”“世维会”等“东突”组织长期在我境内实施反华分裂活动,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包括“东突”组织在内的“三股势力”在新疆等地制造了数千起暴恐事件,对当地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反恐是一项复杂而漫长的斗争,既要有“硬”的武装打击,铲除暴力恐怖威胁;又要有“软”的治理措施,消除恐怖主义和极端思想的滋生土壤。新疆作为中国抗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主战场,是国际反恐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政府在借鉴和吸收国际社会反恐经验的基础上,坚持打击与预防并重,一方面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一方面通过巩固九年义务教育、设立教培中心、大力脱贫攻坚等一系列惠民举措,竭尽全力保障新疆人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侵害,保持新疆社会的稳定和繁荣。据官方统计,新疆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在95%以上,维吾尔族人口是40年前的2.1倍。

  令人感到可笑的是,在“9·11”事件中深受恐怖主义伤害的美国不仅对新疆的经济增长、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和宗教和谐视而不见,还扯起“保障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幌子对我国依法反恐和保护人权的行动横加指责,抹黑中国在反恐和去“极端化”方面的努力,为“东突”恐怖组织站台发声,大搞“长臂管辖”,对中国企业和官员无理制裁。2020年以来,美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驻德国慕尼黑总领事分别于去年2月和7月会见多力坤,听取“东突”要求和“世维会”开展反华分裂活动情况并“商讨合作”。美驻土耳其大使去年7月公开会见“东突文化与团结协会”主席塞义提·吐姆吐鲁克。美国务院在去年6月发布的2019年度反恐报告中称,名为“东伊运”的组织是否仍然活跃缺乏证据,试图为“东伊运”洗白。去年11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撤销将“东伊运”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决定。

  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人权、民族、宗教问题,而是反暴恐、反分裂、去极端化问题。美国口口声声要“维护”新疆少数民族人权与自由,实际上却为严重威胁2000多万新疆各族人民群众安全的“东突”分子撑腰打气。事实上,美国打着“人权”“自由”的幌子进行“双标”反恐是其早已玩惯的固定套路,美在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发动反恐战争,导致他国无辜民众流血伤亡,大量难民流离失所,破坏世界和平稳定。纵观美国劣迹斑斑的人权历史,灭绝印第安人、奴役非洲黑人、持续至今的种族歧视,有如此表里不一的行径,竟然还以“民主斗士”“人权卫士”自居,真是滑稽可笑,恬不知耻。

  “支恐”“纵恐”“用恐”,美已成全球反恐成果的最大破坏者。“9·11”事件发生后,美国的反恐行动获得了世界许多国家和人民的支持,然而美国并未用真正的反恐行动告慰那些逝去的生命,而是以反恐之名,布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棋局,将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当作实现自己战略意图的棋子。对于未与自己“保持队形”的国家,就对当地的恐怖组织大力“充值”、纵容扶持,祸乱他国安全和地区稳定。

  “伊斯兰国”在兴起之初就是一个跨境活动的极端组织,人员、物资、武器在叙伊两国间自由流动,在国际反恐联盟对“伊斯兰国”的打击过程中,美出于政治利益私心,在伊拉克积极帮扶政府军围剿打击,在叙利亚则继续支持反政府武装对抗国家力量,并在“伊斯兰国”肆虐最盛之时给予其资金援助。美反恐行动如此明目张胆的“夹带私货”,早已屡见不鲜。“东突”组织长期从事反华分裂和宣言极端主义活动,其恐怖性质已被世界各国认知,美国政府却多次会见“东突”代表,指使各类基金会向“东突”组织注入资金,美中情局甚至派专人负责对“东突”分裂分子进行培训。在国际反恐合作中,美方做法也是厚此薄彼。2006年起,美国陆续将其抓捕的“东伊运”涉恐嫌疑人转移至不同国家。2008年,美方拒绝中国提出的将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17名“东伊运”恐怖分子遣返回国的要求。2009年,美再次拒绝中国要求,将4名“东伊运”恐怖分子移交英属百慕大群岛,2014年,美又向斯洛伐克移交关押在关塔那摩的3名“东伊运”恐怖分子。美国“煞费苦心”地为“东伊运”恐怖势力保存火种,充分显露了其“以恐遏华”的政治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