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大型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第五集 咬定青山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2-23 17:55:10
浏览

  【解说词】四川大凉山深处的悬崖村——中国脱贫攻坚史上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村落。

  垂直悬挂在绝壁上的藤梯,曾是这里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

  这些令人揪心的影像,曾一度刷屏网络,也刷新了人们对贫困的认知。

  2012年以来,中国以每年超千万人口的减贫规模,书写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迹。然而,随着脱贫攻坚不断向纵深推进,许多同悬崖村一样的深度贫困地区,正成为最难啃的硬骨头和最后必须攻克的堡垒。

  这些难中之难、困中之困能否如期脱贫,决定着整体脱贫攻坚战的成败,决定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否如期实现。

  【同期】习近平:各地、各部门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解说词】不获全胜,决不收兵。这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中国宣言。

脱贫攻坚大型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第五集 咬定青山

  【字幕】山西省太原市

  【解说词】2017年初夏,正在山西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

  【字幕】2017年6月23日 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

  【同期】习近平:以解决突出制约问题为重点,以重大扶贫工程和到村到户帮扶措施为抓手,以补短板为突破口,强化支撑保障体系,加大政策倾斜力度,集中力量攻关,万众一心克难,确保深度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解说词】这次会议,首次将以“三区三州”为代表的深度贫困地区,锚定为脱贫攻坚战后半程的主攻对象。

  “三区”指的是西藏、四省涉藏州县、南疆四地州,“三州”是指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肃临夏州。“三区三州”跨帕米尔高原、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和黄土高原,覆盖了中国西北、西南最险峻、最高寒的地方,自然环境极其恶劣。

  “三区三州”大多集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生态保护区于一体,社会文明程度低,群众受教育水平低,人均可支配收入低。直到2016年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仍超过383万人。

  【同期】国家乡村振兴局规划财务司司长 黄艳:我们就对2016年底全国贫困县的(贫困)发生率进行了分析。(贫困发生率)高于20%的县,“三区三州”就占了一半以上,高于30%的县占了近80%。我们把2000多个县根据贫困程度进行了排序,(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基本上是集中在“三区三州”地区。

  就像打仗一样,你就要集中你的兵力和火力去攻克这些战斗堡垒,也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总书记作出了这个战略部署。

  【解说词】在太原会议仅仅三个月后,《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央20多个部委相继出台40多个文件,一系列系统性扶持政策,一一聚焦深度贫困地区饮水安全、“控辍保学”、健康扶贫和住房安全等现实难题。“三区三州”所在的六个省区也分别制定具体实施方案,瞄准突出问题和重点任务,集中发力。

  【字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村民 那斯尔·麦提尼亚孜:这条河水太浑浊了,我每次挑六桶水,能喝两天,喝完第二天还得再来挑水。我今年71岁了,我这辈子就是从这条河里吃水的。

  【解说词】一桶水40斤,71岁的那斯尔老人这样背了整整60年。

  春夏时节河水暴涨,泥沙俱下,背回来的水需要沉淀很长时间才能饮用。每到冬季河面封冻,凿冰取水更是费时费力。乌什开布隆村118户人家都和那斯尔老人一样,日复一日过着滴水如油、惜水如金的生活。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村民 那斯尔·麦提尼亚孜: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担心,第二天早晨起来有没有水可以用来洗漱,还会担心其他日常用水。

  【解说词】“十三五”期间,全国共完成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建设投资2093亿元,提高了2.7亿农村人口供水保障水平。然而,和那斯尔老人一样身处南疆四地州的贫困群众,由于居住分散和干旱少雨,安全饮水一直是阻挡他们彻底摆脱贫困的最大难题。

  【解说词】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的墙上,挂着许多工程倒计时图表。

  【现场】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副司长 张敦强:那个是进度,这个是解决完了的。就是一个一个就销号的,最后就是清零了,就放五角星了。

  全国当时(2018年)(未解决饮水安全问题的贫困人口)是104万人,新疆就有36.15万,占全国的三分之一,所以这个难度你可想而知多么巨大的这个事。

  【解说词】让全体百姓都吃上安全干净的放心水,始终牵挂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心头。党的十八大以来,他先后到访过24个贫困村,每次进村入户,他都关心乡亲们的饮水问题。

  【现场】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考察

  习近平:这个水是哪里的?

  村民:这是我们的泉水。

  习近平:我尝尝你的水。

  【同期】习近平:在饮水安全方面,还有大约104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没有解决,全国农村有6000万人饮水安全需要巩固提升。如果到了2020年上述的这些问题还没有得到较好解决,就会影响脱贫攻坚的成色。

  【解说词】2018年,水利部将解决贫困人口饮水安全列为水利扶贫的头号工程。2019年3月,《水利部推进新疆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方案》正式出台。

  【同期】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副司长 张敦强:真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这个号召,就是无论有多难也要解决贫困人口“两不愁三保障”。哪怕少上几个重大水利项目,我们也要挤出这个钱来解决。

  【解说词】为了帮助那斯尔老人所在的乌什开布隆村找到安全达标的水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水利厅派出经验丰富的勘探团队,五次进入河川深谷,累败累战,终于在八公里外的山谷找到一处甘泉。

  然而经过评估测算,这项引水工程投资高达近900万元,户均成本近10万元。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水利局局长 杜涛:跟我们前几年那些项目(比),投资差距特别大,所以怕立不了项。最后我们上报以后,咱们自治区(和田)地区决定不惜任何代价,这个村人口再少,我们必须要解决。

  【解说词】乌什开布隆村世世代代靠背水过活的村民,终于盼来了工程开工的这一天。他们牵上自家的毛驴,自发地加入到施工队伍中。整整四个月,120多天不舍昼夜,清澈的泉水终于流进了乌什开布隆村。

脱贫攻坚大型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第五集 咬定青山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村民 那斯尔·麦提尼亚孜:能把水给我们通到房子里,我们非常感激,现在我们用水很方便,我们非常感谢党中央,感谢习近平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