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妈妈”李焕英到“姐姐”安然 你被哪些角色圈粉过?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4-06 00:21:16
浏览

  从“妈妈”李焕英到“姐姐”安然,你被哪些国产影视角色“圈粉”过?

  记者:高凯

  4月2日,上映6小时的《我的姐姐》在排片不到对手一半的情况下击败《哥斯拉大战金刚》,成为当日票房冠军,“姐姐”之力可观。

  而除非您完全不关注中国电影,否则一定会“秒懂”,“我家‘李焕英’”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在说“我的妈妈”。  

  从李焕英到正在银幕上的“姐姐”安然,这样深入人心的鲜活本土影视形象近年来产出颇多,从二次元世界的“魔童哪吒”到周游世界的少年天才侦探“秦风”,从以一句看似平常的“带你去爬山”便能令人脊背发冷的反派“张东升”到独立飒爽的都市白领“苏明玉”,观众曾经几乎只有好莱坞大片才能刺激的观影热情,曾经被“韩流”全面席卷的观剧审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大幅改变,中国本土影视的“圈粉力”已经颇为吸睛。

  这些年,您“粉”过多少国产影视角色?又是为啥被“圈粉”呢?

  国产时装剧“潮起来”:跟着女主角买衣服

  “追剧”是34岁的都市白领方舫业余生活中一个重要的休闲活动,“完全放松的消遣”。

  回望自己的“追剧史”,方舫坦言,“好像让我长大以后觉得特别疯狂去追着看的,最初印象里还是韩剧。感情戏虽然俗套,但很细腻,挺抓人的,他们很会造男神女神,每个造型都很精致。当时的国产剧感觉《大宅门》等等其他类型上有特棒的,但时装剧真心觉得有点土。”

  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国产时装剧,方舫想了想说是5年前的《欢乐颂》,“一方面女主角能让我共情了,另一方面,她们的造型也开始有看头了。”

  21世纪初“韩流”汹涌,不少观众首次感受到影视作品作为一种通俗文化所蕴藏的巨大能量,而与方舫相似,近些年,大多数观众也明显感受到了国产时装剧在影响力上的飙升。

  女性题材剧集《三十而已》热播之际,不仅女主们的人生思考与选择牵动热点话题,几位主角的衣着打扮也高频率登上热搜。

  “去年的《三十而已》三位女主角的命运,跟当下都市生活很贴近。还有《都挺好》,苏明玉人设很飒,造型我也特别喜欢,跟着她的造型买了好几件衣服。”方舫笑言自己其实不属于爱“跟风”的。

  国产悬疑剧“风很大”:“秒入坑”

  “我个人比较喜欢日本的本格和社会这两个类型,基本上相关的日剧和电影看得差不多了。”43岁的林岱直言从前自己对本土悬疑推理剧“真的没什么期待”。

  “去年,《隐秘的角落》因为‘风’真的太大了,几乎我认识的所有人都在夸,试着看了两集。”林岱笑言,“说是两集,其实是‘秒入坑’。”

  “很震撼,叙事、审美都太在线了,跟日本同类型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制作水平一点儿不逊色,说实话,我觉得甚至更大气,我看得很激动。看完不过瘾,又找来前几年的《无证之罪》,还追了后来的《沉默的真相》,没有一部让我失望。”

  因为一部《隐秘的角落》而彻底“粉”上国产悬疑剧的绝不只林岱和他的朋友。事实上,从2017年的《白夜追凶》开始,国产悬疑推理剧就展现出独特的观众缘,其后的一系列作品在保持其叙事魅力的同时,制作日趋精良,到了爆款《隐秘的角落》,更是从镜头到配乐都有了更高一层的审美追求。

  毫无疑问,中国本土剧集有过盲目野蛮的生长阶段,而近年来,经历了资本退潮、回归理性、政策监管收紧,国产剧正在以其制作水准和收视口碑充分印证着它的高抗压水平和再生能力。

  从《隐秘的角落》到《大江大河》,从《都挺好》到《三十而已》,内容为王已经成为可以打动观众和资方的最主要元素,而这一“行规”催生了更多的优质作品。

  作为最通俗的大众文化,当本土剧在当下的中国做到了“在场”“在记录”,观众的追随便水到渠成。

  国产剧咋“出海”?还需打通“圈粉能力”

  近些年,优质的中国电视剧在国内赢得口碑与观众的同时,“出海”人气也逐渐走高。2017年,《白夜追凶》的海外发行权被网飞(Netflix)买下,《白夜追凶》因此成为首部正式在海外大范围播出的国产网络剧集。

  去年有消息称,韩国电视台JTBC将翻拍国产剧《三十而已》,《有翡》《流金岁月》也有望在韩国播出。

  爆款《隐秘的角落》不光是在国内赢得高口碑,也得到了众多海外网友的追捧,有法国网友将之形容为“每一集都像电影”。该剧被日本引进后,观众评论说,“每个镜头,每一段配乐,都能感受到精致和用心”。

  事实上,中国电视剧走出去已不是新鲜事儿,而中国文化产品要真正有效打入世界市场,未来还需要路径上的进一步打通和剧集内容本身的“圈粉能力”。

  哪吒之“燃”与“流浪”之“酷”

  2019年,随着魔童哪吒在电影院喊出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此间观众猛然认识到,似乎已经很久不曾为完全属于自己的动画形象打动,而与自己同根同源的形象一旦出现,却又具有如此的共情之力。《哪吒之魔童降世》火爆,人们对于高品质新国漫的期待达到了一个高峰。

  在29岁程雨帆的印象里,“除了古早的那些上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神作,后来的作品有点儿乏善可陈,直到2015年,《大圣归来》让人眼前一亮,看了那部我觉得可以继续期待一下大银幕的国漫了,等到2019确实有点久,但是‘哪吒’这个形象确实够‘燃’。”

  刚刚上高中的尚煦是科幻迷,《流浪地球》让他感受到中国人在地球之外的“酷”,“电影上映时跟爸爸去看,后来我还在家里看了两遍。”而上一部让他看了三遍以上的电影是《星际穿越》。

  “燃”与“酷”,无疑都是中国电影由内到外的进步。

  对于哪吒的“燃”,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尹鸿指出,其来自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创新性发展”和“创造性转化”,以现代化的方式让传统精华与当代人的生活产生联系。

  对于《流浪地球》的“酷”,除了源自刘慈欣的好故事,尹鸿认为还在于其制作水准。他指出,该片的工业制作标准,包括影片节奏的处理,已经跟好莱坞大型科幻电影非常接近。

  没有海外大片的电影院与国产片之“撑”

  作为战争片影迷,45岁的赵封坦言,自己心里封神的作品是《拯救大兵瑞恩》和《敦克尔克》,“但是国产战争片《八佰》真的让我觉得惊艳。可能它没那么完美,但讲的是我们从前的故事,不管是镜头语言还是对战争的思考描摹,都让我觉得震撼,这种感觉跟完全站在外面看别人的故事是不一样的,内心的亲近感吧,当你感觉到它的出色和真诚,产生的共情是不一样的。”

  “说实话,放在一年前,我还很难想象几乎没有海外片的电影院,”作为一个“海外大片”影迷,赵封在疫情后被《八佰》震撼了,“于是我后面又看了《金刚川》,还有春节档的几部电影。”

  自2020年起,受疫情影响,包括好莱坞大片在内的大多数海外影片缺席内地院线,国产影片成为支撑起内地票房的绝对主力。

  据此前发布的《2020中国电影年度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国产电影市场份额超过80%,成为近10年来国产影片达到的最高份额。

  2021年,在春节档的助力下,中国内地电影票房在2月达到122.6亿元,创造了中国电影市场单月票房新纪录,刷新全球单一市场单月票房纪录。

  可以说,国产片凭借“李焕英”“秦风”“八百壮士”等等鲜活形象,在疫情打击之下最终撑起了大银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