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第一村”:从厚葬变“礼葬” 绿色祭祀大势所趋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4-06 11:47:34
浏览

  纸制祭祀品降温,电子花圈成新宠

  绿色祭祀大势所趋 “殡葬第一村”求变

  3月20日,冯大伟家门口摆放着待发货的电子花圈。2018年起,冯大伟开始制售电子花圈,他认为电子祭祀品会逐渐取代传统可烧纸活。

  3月20日,农历二月初八,每逢农历三、五、八、十是米北庄殡葬用品开集的日子,这天上午,街道两旁的商户和周边村里的家庭作坊都会把商品摆在街边展销,等待全国各地的客户。  

  3月21日,荣姐在店里摆弄着一套女士寿衣,这是她最中意的一款花色,她为它取名为“忆江南早春绿”。

  3月20日,冯子川家屋内,院里如今已经是他的仓库,客厅墙上还挂着十几年前的结婚照,下面堆放着成袋的殡葬半成品。

  在北京以南百公里之外的河北保定,雄县米北庄村的殡葬用品一条街被称为“中国殡葬第一村”,约1公里长的街道上,估算有超500家经营祭祀纸活、寿衣等殡葬用品批发商。

  每逢农历三、五、八、十,米北庄大集,来自全国各地的二级批发商和零售商会聚于此。

  殡葬行业利润丰厚,是街上店家并不避讳的说法。以寿衣来说,一套寿衣的批发价几百到千元不等,但零售到大城市,最后能卖到三千元以上。但如今,他们给这个事实前面加上“曾经”。

  “现在价格基本透明,我们经常和客户因为一毛、几分的批发价来回周旋。”冯子川说,他的店铺就在这条街的入口处,专售火烧殡葬纸制用品。从父亲手里接过这门生意时,冯子川觉得这将是个能干一辈子的生意。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地区不再提倡烧纸祭祖,“说不定哪天就会有政策下来,生意说没就没了。”

  冯子川的大哥自2018年起,将电子花圈带到这条街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大哥算是顺应了时代。”

  “琳琅”殡葬用品街

  3月20日,正逢农历初八,米北庄村开集。

  前一日刚下过雨,路上还有些潮湿,集市比往常似乎慢热一些。上午9点半以后,看货提货的商贩们陆续开车赶来,把六七十米宽的路堵得“水泄不通”。

  虽然一上午只有两拨顾客登门,但冯子川电话里的生意一刻也没停过。

  电话那头都是熟客,有的生意伙伴从父亲那辈开始就与冯家联系,超过二三十年交情的不在少数。也正是这个原因,自2008年起,21岁的冯子川从父亲手里接过生意本,在老熟客、旧人脉基础上,联系外地的代工印刷厂,并在周边村里拓展仓储。

  生意起步和做大似乎并不难,冯子川在13年前开了现在的这间门脸商铺,就在殡葬用品一条街的入口处,他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提起,自家的纸活产品一天能批发上百件。

  开集这天,冯子川家楼上楼下超过800平方米的地方,成摞的纸活半成品堆成了小山,一名女工坐在小板凳上分装祭祀用的三层楼“别墅”。

  印刷好的厚纸板是楼体外墙,女工用手一捏便知大概数量,再取相同数量的配套屋檐、窗户、外墙来装袋,20套“别墅”就算打包好了。

  这些还只是半成品。全国各地的零售商拿到货后,要自己拆封、折叠、粘贴组装,最后这些华丽的“别墅”会出现在一场礼式复杂的葬礼上,伴着逝者亲友的哀哭烧成一缕青烟。

  火烧殡葬纸制用品俗称“纸活”,在米北庄村这条街上,“别墅”算是殡葬纸活里的基础配置。

  除此之外,冰箱、电视、洗衣机应有尽有;洗碗机、扫地机等家电市场里的新鲜货也不难见;细碎之处也考虑周全,汽车、手机、护照、房产证等一应俱全。用当地人的话说,这条街上的物件,“只有人间想不到的。”

  记者粗略计算,殡葬用品一条街上有超过500家商铺,都以批发为主,供应形式从原材料到成品都有,产品类别包揽了殡葬环节所用到的所有东西。周边村子里也存在诸多家庭作坊,从事着纸花制作、晾染,扎花圈、手工绢花制作等活计。

  冯子川记得,儿时自家院子和屋里都是父母手工印染做的“奠”字。白纸板摞好裁成圆形,用丝网印刷版刷上黑色“奠”字,在通风处晾干,便成了旧时花圈的重要装饰部件。

  那些成摞的“奠”字曾是他儿时玩物,也是他最早认识的汉字之一。虽然不知道其中含义,但他能理解,这是父母养活3个儿女的活计。

  老一辈留下的财富

  “那时候生意确实好做。”同样做纸活生意的郭丽(化名)家算是整条街上起步较早的商户。

  上世纪90年代初,她家花了8000块钱装了一部电话,那是当时除去村委会外少有的能与外界联通的电话,打破了此前外地客户发电报下订单的方式。

  很长一段时间里,郭丽家成了整个米北庄村的订单中心。郭丽记得,那时候自己每个月掏出的话费平均在五六百元。而在当时,就算是端着城里的一份“铁饭碗”,月收入也只有一二百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提及,米北庄制作殡葬用品清朝就有,从纸花手艺起家,如今占据全国市场90%有余,从业人员有两三万人。

  “我们村没人种地,都在干这个。”郭丽说,米北庄村的土地大多包给外来人耕种,而扎纸花才是全村人的主业。即便是现在,不论规模大小,村里超过90%的人都在干着与殡葬行业有关的事。

  郭丽觉得,米北庄村乃至这个米家务镇能在殡葬这行当独占鳌头,是老一辈人留下的财富。

  郭丽的婆婆年轻时就做纸花养家,制作工艺并不复杂,五颜六色的薄纸裁剪成各异的花瓣形状,手中拿捏造型后用一根细铁丝扎紧。成品纸花过去并不单单用于祭祀,还曾出现在其他节庆布置场合,但后来逐渐成为花圈制作的重要部分,也成了后来殡葬用品的最传统物件之一。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她的婆婆就和同村妇女瞒着生产大队,将家里做好的纸花用自行车驮着带到外县市,甚至背到外省去卖,卖完了回家继续做,周而复始。

  “米北庄纸花”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始“四散走远”。

  包括如今依旧热闹的米北庄大集,也是后来老人们为了吸引外地供货商而设置的“展销会”,大集上的展品从过去单一的小纸花、纸葵花、元宝、冥币到后来取材于现实生活中的各类纸活,再到现在的寿衣、骨灰盒、装尸袋、引魂幡……

  郭丽觉得,这里见证了几十年中国人丧葬仪式里的变化。

  从“厚葬”变为“礼葬”

  在米北庄村,所有对于死亡、祭品、殡葬的忌讳都早已被无形吹散,摆弄在每个从业者手里的物件都不过商品。闲暇时,摊主们会凑在一起一边抽烟一边下棋,孩子们在街道上拿着绢花嬉笑追跑。

  谈及这些,寿衣店店主荣姐坦言,那些精心设计出来的寿衣对她来说,更像是一件件工艺品。

  3年前,荣姐和她的合伙人从男女服装零售转战到了寿衣销售。原因很简单,服装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恰逢机会接触到了寿衣,二人便转了行。

  从服装做到寿衣,看着都是做衣服,却有着天然的心理隔阂,本身也有着千差万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