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干部沉迷网游、染上赌瘾……警惕腐败低龄化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4-07 07:52:06
浏览

  深度关注 | 警惕腐败低龄化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云舒 管筱璞

  “年轻干部要时刻警醒自己,培育积极健康的生活情趣,坚决抵制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永葆共产党人清正廉洁的政治本色。”3月初举行的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就廉洁从政对年轻干部谆谆教诲。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高度关注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加强教育管理监督。”年轻干部能否做到廉洁自律,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事业的未来。近年来查处案件中呈现出的腐败低龄化现象,必须引起足够警惕。  

  沉迷网游、花钱“升级”,年仅30岁的他堕于“围猎”

  “希望我的经历能给党员干部敲响警钟,我以自己的亲身忏悔劝告大家:平淡是真,无欲则刚。”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开发区)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原副主任张裕在忏悔书中写道。

  提及近年来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张裕的案例令当地办案人员印象深刻。这来源于一种强烈的反差——

  一方面,张裕的“成长起点非常好”,大学毕业不久便考入街道办事处,在对接部门、服务企业中表现出了很强的沟通应变能力,组织对他很认可,28岁就被提拔为中心副主任,是当时“最年轻的街道中层干部”。

  另一方面,张裕没有珍惜组织的信任,自我膨胀,逐渐开始要面子、讲攀比,享受老板们“众星捧月”的优越感,精神世界空虚,沉迷网游,在虚拟世界中追求所谓的“存在感”,最终步入歧途。

  在单位,张裕主要负责管理辖区节能减排、生态环保、淘汰落后产能等工作,与制造企业尤其是环保工程公司打交道较多。

  据他回忆,第一次“伸手”是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的诱惑。当时,老板李某以出国为由主动帮忙代购。“代购”不过是个幌子,李某表示不需要支付购买费用,几番推脱之下,张裕便半推半就收下这份“礼物”。

  伸了第一次手,就敢拿第二次、第三次。

  促使张裕在堕落深渊中走得更远的,是一款网络游戏。张裕在忏悔书中写道,当时,朋友圈子里流行玩网络游戏,张裕觉得新鲜,就跟着开了账号。为了不“落后于人”,张裕一有零星时间就拼命做“任务”,上班期间也偷偷玩两把,甚至连续半个月熬夜升级装备。因为水平一般,求胜心切的他开始直接买装备、刷等级。用他自己的话说,“网络游戏是虚拟的,闯关打怪的成就感却是真实的。”

  但是,买装备的花费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游戏的开销越来越大,张裕的工资收入开始不够用了。囊中羞涩时,张裕想到了那些“交好”的老板。于是,他先是以借为由,向环保工程公司老板郭某“借款”2万元。

  从第一次收礼、第一次接受吃请,到第一次开口“借钱”,贪欲在张裕心中逐渐膨胀。辖区内一些环保工程公司老板以祝贺张裕结婚、买房为由送上礼金,以逢年过节为名送上红包,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

  为了排解收受贿款的压力,也为继续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张裕长时间在虚拟世界里麻痹自己。最疯狂时,张裕单日充值就有5000多元;钱不够时,他又忍不住同老板进行权钱交易。

  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短短两年时间,张裕累计在网络游戏中充值18万余元,这些钱几乎全部来自那些有求于他的老板。

  “如果当初不玩网游、不攀比装备等级,如果第一次没有‘伸手’,现在的我应该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回想起自己的违纪违法历程,张裕掩面忏悔。

  因犯受贿罪,年仅30岁的张裕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9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28万元。

  “90后”出纳染上赌瘾,挪用公款近千万

  张裕的经历,是年轻干部走向违纪违法道路的一个典型:年纪轻轻就是业务骨干,颇受领导重视和同事认可,因为能力强、进步快,较早走上领导岗位,成长之路比较顺畅。然而,在商人的“围猎”之下,没有守住底线,违反党纪国法,走上不归路。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还有另外一种违纪违法年轻干部的画像:不在领导岗位,甚至没有“在编”,但处于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重要岗位。他们看上去不那么“显眼”,却利用手中的权力,钻制度漏洞大肆敛财。

  今年3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原鹿寨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以下简称原县卫计局)出纳杨光曦挪用公款900多万元被县纪委监委立案查处并通报曝光,在全县党员干部中引起震动。

  杨光曦是一个家庭条件优越的“90后”。2015年底,杨光曦开始接触到网络赌博。2017年2月,杨光曦受聘任原县卫计局出纳时,他仍在参与网络赌博,而且赌瘾越来越大。

  他的收入根本无法满足赌博需求,还将以做生意为由骗父母的5万元全部输光。执迷不悟的杨光曦想着继续投入赌资,试图东山再起。为了翻本,他在网上借了很多小额贷款,仍是血本无归,最终,想到了自己经手的公款。

  此时的杨光曦负责保管转账支票,私自截留前任会计的个人印鉴。由于县红十字会公章管理使用不严,他悄悄利用银行转账的方式,把县红十字会的账户资金134万余元装进自己囊中,投入网络赌博,很快就赔了个精光。县红十字会账户被他“洗劫一空”后,他又通过虚列款项,假冒财务股负责人和分管领导签字,私自加盖单位公章等方式,先后94次挪用单位资金812万余元。

  只顾大笔挥霍的杨光曦,在案发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挪用公款的总数。

  “从调查开始,杨光曦就一直很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但是他只知道自己挪用了很大一笔公款,对具体的挪用金额根本没有概念,同时也没有考虑过自己将要面临的刑罚。当他知道自己挪用了共计900多万元公款后,当场情绪崩溃了。”鹿寨县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谭明明告诉记者。

  “精致生活”、消费主义洗脑,有的年轻干部被不良嗜好和物质欲望冲昏了头脑

  综合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例发现:有的收受贿赂用于美容整形,有的挪用公款归还网贷,有的截留民生资金购买奢侈品、打赏网络主播……

  梳理近年来典型案例呈现的集中特点,宁波市镇海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年龄上看,违纪违法低龄化程度加重,部分干部参加工作没几年就开始犯案;从岗位上看,权力集中、资金密集的部门和岗位是涉案‘重灾区’。”

  由于涉世未深,年轻干部也容易成为他人进行违纪违法的“中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