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被什么拦住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6-09 06:03:49
浏览

  最初是一位农民打算省点儿钱,把废弃的塑料布当成地膜用在花生地里。然后,来了一阵大风。结果是,在2021年迄今全中国最为繁忙的一个出行日,这块塑料布盘旋着告别花生地,被风送到了附近高铁上方的供电网上,而200多公里外的北京西站,经历了黑色的一天。

  5月1日晚,北京西站连续宣布24趟列车停运,向旅客“深表歉意”。站内广播忙着“抱歉地通知”列车停运或晚点的消息,电子屏上的候车信息陆续变为红色。以至于偶尔听到检票提醒,一些乘客会鼓掌、欢呼,祝贺那些跑着去排队的幸运者。

  当天是一个假期的开端,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单日发送旅客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超过了新冠肺炎疫情前的春运纪录。  

  这天下午,铁路警方通报,北京到广州的高铁线位于河北省定州市境内的一段,因大风吹扬地膜,“致接触网故障”。一位57岁的当地农民——他在通报里被称为“赵某某”,因此而接受了调查。

  1

  地点是杨家庄乡八里店村,华北平原上的一个村庄。世界上运营里程最长的高铁线路——京广高铁,从这个村庄西侧的高架桥上穿过。

  行驶中的火车通过车顶的受电弓从接触网获得电流,受电弓相当于“插头”,接触网则是“插座”。“八里店这次事故,接触网和受电弓都受到侵入。”一名现场处理的铁路员工对记者说,事故造成包括接触网的支撑装置、接触悬挂、附加悬挂、线路等设备大面积损坏。

  供电系统经过抢修,在大约3个小时后恢复。但是,北京供电段抽调了80多人,连续三个凌晨施工,才解决了全部故障。

  北京铁路局集团北京供电段接触网技术科副科长何成林说,接触网上悬挂异物,可能导致线路短路跳闸,中断供电,或者引起受电弓故障导致取电受阻,严重时甚至可能引发火灾或者人员触电等事故。

  “接触网挂异物”是电气化列车常见的故障原因,仅在过去一个多月,京广、京沪等多条高铁线路就出现10余次类似状况,八里店这次事故是其中影响最大的一次。

  抢修工人赶到八里店时,发现肇事的不是那种常见的农用地膜,而是温室大棚上的塑料布,比地膜要厚且硬。

  “一般情况下,塑料属于绝缘体,不能导电,但是农用塑料布可能杂质较多,容易造成电网短路跳闸。”一名参与现场处理的铁路供电专家推测。

  “电线一直打火,梆、梆,放炮一样响。”72岁的目击者王增良对记者形容。他是当天第一个报警的人。

  事发时,他正在铁路高架桥下乘凉。大约中午11点50分左右,他感到风越刮越紧,和邻居们感慨今年大风天多得出奇。前一天,定州市气象台发过大风蓝色预警。正说着,他看到南边几十米远的地里,一大块白色塑料布被狂风“旋了起来”,“看起来有10多米长”。

  现场多名村民看到,塑料布很快挂到了高架桥两侧的供电线上,在狂风的吹拉下拧在多条线路之间,“打着旋儿”卷到高架桥上。

  王增良跑到一个桥墩旁,上面贴着“保护铁路 人人有责”的告示。他找到一个400开头的号码,从兜里翻出手机,拨通电话。接电话的人接连问他:“定安公路在哪里?定安公路在哪里?”

  他当时感觉这电话“远了”,“连俺们定安公路都不知道?”定安公路是八里店村旁边的一条公路。

  电话里让王增良报桥墩号,他17岁的孙子冒险跑到出事的桥底下查看,冲他喊:“21号、22号桥墩!”

  这时,一列高铁驶过,村民们听到高架桥上“哧拉拉”地响。他们拍了照片:一块塑料布挂在7米多高的电网上方,尾部一直拖至地面。另一块塑料布缠在高铁接触网上,像一张撑开的渔网。

  京广高铁开通之初,王增良见过类似场景,但不是由塑料布引起的。那时高铁旁边种着许多树,下雨天树和电线“噼里啪啦”地打火,吓得村民不敢在高架桥下走。后来,铁路部门给了补偿,请村民砍掉了沿线大部分的树。

  这一次,起初没人注意到塑料布是谁家的。参与现场处理的一名杨家庄乡政府负责人说,当时最紧急的工作是清除故障,恢复通车,还没有排查是谁家的“地膜”。是那位姓赵的村民,看到自家“地膜”受损,自行上前索赔。

  多位在场者对记者证实,赵某某看到自家的“地膜”挂在电线上,上前要求在场的铁路工作人员赔钱,随后被铁路警察带走。

  一位在场的村干部说,赵家其实是“为了省点地膜钱”,把大棚上废弃的塑料布当普通地膜用,“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

  由于身体原因,赵某某次日便回到八里店的家中。他的一位家属告诉记者,对于那天发生的事他“不愿多说”。

  事后,杨家庄乡政府、八里店村委会组织了60多人,对京广高铁沿线的农用地膜进行了清理。“我们的村民受到了一定的损失,但是没办法,高铁要万无一失。”杨家庄乡党委书记赵永伟说。

  2

  在2298公里的京广高铁沿线,八里店并不起眼。从村庄最北侧的门窗店到最南端的月季大棚不过1公里。铁路高架桥仅用20根桥墩就跨过了八里店。时速300公里的高铁从这个村庄的“头顶”驶过,只需要10秒左右。

  八里店的事故让很多乘客开始意识到,窗外掠过的那些白色地膜,对高铁来说可能是一种威胁。

  杨红杰和他的同事,负责一段长约70公里的供电网。他是北京铁路局集团石家庄供电段石家庄高铁车间定州东网电运行工区副工长,需要利用凌晨去消除那些威胁。

  凌晨时段一般是高铁停驶的时间,铁路各工种等待的“天窗点”。供电段的工人们沿着线路,清理接触网上的树枝、鸟窝,在接触网上绑上生鸡爪、玩具蛇甚至“蜘蛛侠”玩偶,五花八门,“这些对驱鸟有奇效”。

  杨红杰说,如果乘客在高铁上仔细观察,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接触网上这些奇怪的东西。

  每年3月到6月,他们忙着对付喜鹊。大量喜鹊会飞到接触网上筑巢。喜鹊喜欢栖息在高大乔木的顶端,也很喜欢在高高的接触网上安家。但是,喜鹊衔来的树枝、丝线容易造成短路跳闸。

  并非所有威胁都足以逼停列车。“一些特别小的异物,如果对列车运行影响不是很大,会采取受电弓降弓运行,通过异物点位后再升弓取流,减小对铁路运输的影响。”何成林介绍,如果异物体积较大,需要首先将线路上运行的列车叫停,接触网设备停电,在做好安全措施后进行人工清理。

  杨红杰眼里体积大的异物包括长条塑料布、彩钢板、工地防尘网,小的异物是鸟儿衔来的树枝、风刮来的塑料袋等。

  北京铁路局集团划分的铁路外部环境安全隐患共有13类,其中2类由供电段负责,包括铁路沿线两侧500米范围内的塑料大棚、防尘网、塑料薄膜等轻飘浮物类,以及影响铁路线路安全、供电设施安全、供电线路安全和行车瞭望的高大树木。

  另外11类威胁由工务段负责,常见的为硬飘浮物类,即铁路沿线两侧100米内各种彩钢瓦房、铁皮房、广告牌等,以及在铁路沿线两侧存放、堆放、码放的易在大风天气被挂上铁路线路的彩钢瓦、板等物品。

  何成林表示,接触网设备本身稳定性比较强,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外来风险因素太多且不稳定,“铁路除了部分隧道区段,都是露天开放式环境,经过城区、村庄就会存在各种隐患。外来物特别不好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