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革命根据地及主要创建者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6-09 12:12:29
浏览

  早期革命根据地及主要创建者(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编者按: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独立高举革命旗帜,创建发展了红军和农村革命根据地,开展了可歌可泣、气壮山河的革命斗争。为全面客观反映这一历史,今日起,本报将连续刊发系列文章,深入介绍这些革命根据地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发展壮大的奋斗历程和英雄事迹,深入阐述其中蕴含的革命精神,引导党员干部在党史学习中进一步感悟党的初心使命和性质宗旨,以更加奋发有为的精神姿态做好各项工作。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点燃胜利燎原的星星之火  

  井冈山是革命的山、战斗的山,也是英雄的山、光荣的山。位于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的巍巍井冈山,以“中国革命的摇篮”著称于世。1927年秋,面对大革命失败后的血雨腥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此建立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点燃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引发革命胜利的燎原之势,谱写出革命史诗的光辉篇章。

  开创工农武装割据的革命新天地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着一张刻有围棋盘的方桌,这是井冈山时期红军在戎马倥偬时下围棋用的。在中国革命的大棋局中,毛泽东是当之无愧的高手,他从偏居一隅的井冈山出发,以“工农武装割据”——即以武装斗争为基本形式,土地革命为主要内容,农村根据地为基本手段和突破口,最终开创了一条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

  工农武装割据的基本形式是武装斗争,主要组织形式是军队。在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毛泽东尤其重视军队建设。在转兵井冈山途中,他领导工农革命军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确定“支部建在连上”,奠定了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基础。井冈山麓西南荆竹山下,一块叫作“雷打石”的陨石,见证了这一永载史册的时刻。1927年10月24日,毛泽东站在这块石头上,对部队宣布了三项纪律:一、行动听指挥;二、不拿群众一个红薯;三、打土豪要归公。初上井冈山,毛泽东又明确要求工农革命军改变过去军队只顾打仗的旧传统,担负起打仗消灭敌人、打土豪筹款子、做群众工作三项任务。这些规定体现了人民军队的本质,对于正确处理军队内部关系、军民关系和瓦解敌军等,都起了重大作用。“红军荟萃井冈山,主力形成在此间。”1928年4月下旬,朱德率部转战千里,与毛泽东会师井冈山,深深植根于这块红土地的“朱毛红军”不断发展壮大。在战争实践中,他们在总结经验基础上概括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连续打破国民党军的“进剿”和“会剿”,使根据地日益扩大和巩固。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是同土地革命分不开的。根据地建立之初,分田只是在个别地区试行。随着根据地逐步巩固,1928年5月至7月,边界各县掀起分田高潮。当年12月,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正式颁布《井冈山土地法》。这是中国共产党制定的第一部土地法。“土地回老家,合理又合法,分了田和地,穷人笑哈哈,跟着毛委员,工农坐天下。”这首歌谣唱出了农民的喜悦心声。祖祖辈辈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土地的贫苦农民,由衷喊出了“共产党万岁”。他们从分得土地的事实中认识到红军是为他们的利益而奋斗的,从各方面支持红军和根据地发展。这是井冈山根据地能够存在和发展的社会基础。

  井冈山时期,毛泽东非常重视根据地建设,他形象地比喻说:“革命要有根据地,好像人要有屁股。人假若没有屁股,便不能坐下来。要是老走着、老站着,定然不会持久。”要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就必须建立有力的红色政权。1927年11月,工农革命军攻克茶陵县城,毛泽东就指导成立了湘赣边界第一个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很快,湘赣边界六个县也相继成立红色政权。1928年5月,成立了湘赣边界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边界农民群众从封建的枷锁下获得了解放,他们用客家土话亲切地称红色政权为“埃政府”,意思是“我们的政府”,以极大的热情投入政权建设和保卫根据地的斗争之中。中国革命的历史证明,正是通过建立和巩固根据地,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最后实现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

  抒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精彩开篇

  如果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比作一部鸿篇巨著,那么,井冈山斗争就是这部巨著的精彩开篇。毛泽东不仅在实践中创造性地解决了坚持和发展农村根据地必须解决的一系列根本问题,而且从理论上对中国革命的道路问题作出明确说明。

  在井冈山的茅坪村谢氏慎公祠后面,有一栋赭黄色的两层小楼房,房子的楼上有一个八角形的天窗,当地群众都习惯地称它为“八角楼”。“天上的北斗星最明亮,茅坪河的水啊闪银光。井冈山的人哎,抬头望哎,八角楼的灯光,照四方。我们的毛委员,在灯下写文章……”这首歌深情再现了当年毛泽东的工作情形。1927年10月至1929年2月,毛泽东经常在八角楼居住办公。红军的生活非常艰苦,毛泽东晚上办公经常到深夜。根据地的用油十分紧张,按规定毛泽东晚上办公可以点三根灯芯,为了节省用油,他却只点一根灯芯。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毛泽东苦苦思索中国革命的未来,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奋笔疾书写下了一系列光辉著作。

  1928年10月5日,中共湘赣边界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毛泽东起草的决议案。决议案指明了中国革命的性质、任务以及中国革命政权的实质,总结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及其他地区建立小块红色政权的经验和教训,首次提出“工农武装割据”的重要思想。这个决议案的第一部分《政治问题和边界党的任务》编入《毛泽东选集》时,题为《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此文着重分析了中国红色政权能够发生、存在的原因和条件,回答了“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问题。

  1928年11月25日,毛泽东代表中共红四军前委给中央写报告,进一步阐明“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对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的各个基本问题,如土地革命中如何争取中间阶级的问题,政权建设中如何推行民主制度的问题,建党问题上如何纠正非无产阶级思想的问题等,作了明确的解释和解决。这个报告编入《毛泽东选集》时,题为《井冈山的斗争》。

  1930年1月5日,在古田赖家坊,毛泽东以党内通信的形式,对广大指战员进行形势与任务的教育。这封信编入《毛泽东选集》时,题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在信中表达了革命必胜的前景和信念:“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井冈山的道路,共产党人的梦想,中国革命的未来,被毛泽东描述得如诗如歌,极大地坚定了边界军民对敌斗争的必胜信心。

  以上著作,提出和形成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思想,标志着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即毛泽东思想的初步形成,这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创造性的运用和发展。

  八角楼那微弱的油灯之光,在茫茫黑夜里照亮了中国革命胜利的道路,化为中国革命胜利的万丈光芒。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化身“追光者”,前赴后继、顽强奋斗,夺取一个又一个胜利。

  铸就跨越时空的宝贵精神财富

  伟大事业铸就伟大精神,伟大精神成就伟大事业。井冈山时期留给我们最为宝贵的财富,就是跨越时空的井冈山精神,最重要的方面就是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勇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