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李邦琴:美国还是移民的“乐园”吗?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7-20 15:25:25
浏览

  (东西问)方李邦琴:美国还是移民的“乐园”吗?

  中新社北京7月20日电 题:方李邦琴:美国还是移民的“乐园”吗?

  中新社记者 罗海兵

方李邦琴:美国还是移民的“乐园”吗?

方李邦琴。受访者供图。

方李邦琴。受访者供图。

  自400年前“五月花”号载着首批移民抵达北美后,移民文化就已根深蒂固植于这片土壤之上,让美国成长为一个移民大国。即便是在全球疫情暴发的2020年,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的移民目的地国。移民造就、发展和改变了美国。但在今天,有色人种尤其是华人移民,依然未能幸免成为暴力事件时有发生的“目标群体”。

  “美国原则上还是移民的乐园,但就是现在的发展方式有所褪色。一些时候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社会出现了病态,但是会过去。”美国知名侨领、英文传媒大亨方李邦琴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结合自己在美国打拼的经历,思考时至今日美国是否依然是移民的“乐园”。

  见过方李邦琴的人,总会因为她挺直的后背印象深刻,即使年过耄耋也不曾改变。美国媒体称她为“钢铁的木兰花”。在美国生活六十多年,东西方文化在其身上“交融”,让她形成了今天这个独特的自己。方李邦琴很早就有广泛参加社会或者政治活动的意识,她一次次走进白宫,以期通过学习了解,更加融入美国社会。

方李邦琴。受访者供图。

方李邦琴。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2000年,方氏家族(泛亚集团)成功收购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英文主流报纸——旧金山《观察家》报,开创了华人首次在美国执掌英文主流媒体的历史。您认为这是否意味着突破了一个行业的“天花板”?

  方李邦琴:那是第一次有华人(移民)收购美国著名主流英文日报,曾震动美国报业,前所未有。《华尔街日报》在头版头条报道了此事。收购当天的晚宴活动,我戴了一条老鹰图案的项链,主要是因为《观察家》报的报头是一只老鹰,而且老鹰也代表美国主流社会,觉得很符合当天的氛围。但是外界对此有太多的解读,因为他们太过好奇一个什么样的华人,能够收购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美国报纸。

  那次收购最大的意义在于给华裔创下一个范例,证明“天花板”是可以被打破的,也是一种“鼓励”。

  在美国社会,各个行业都可能会有“天花板”,都需要“第一个人”去冲破。可是当只有少数华裔冲过“天花板”时,还是会觉得很孤独,因为你面临的是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想要施展自己的能力,实现理想,是非常困难的。

  冲过“天花板”仅仅是一个开始,这有点像“攻城”和“守城”的过程,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有当所谓的“天花板”被彻底消除,才不会有那种孤独感。

当地时间2021年2月3日,美国旧金山唐人街康年海鲜酒家已经为再次重启的户外就餐做好准备。/p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当地时间2021年2月3日,美国旧金山唐人街康年海鲜酒家已经为再次重启的户外就餐做好准备。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中新社记者:您曾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来到美国,没有任何背景,今天我能够站到这个舞台上,是赤手空拳打拼下来的。从一个街头斗士到登上舞台。”结合个人成长体会,您认为成功的“秘籍”中哪些经验可以复制?

  方李邦琴:我没有什么成功的“秘籍”。虽然每个人的境遇各不相同,但是我相信每个移民都可以做到我这一点,就是“勇敢面对”。

  从一件小事来说,当电话响了,若是你非常不想接催促电话,且没有想好如何处理,你也一定要接这个电话。你可以告诉对方,你还没有准备好,但是不能不接或者不回复。当你选择面对时,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么糟糕。

  此外,“担当”也非常重要。你的肩膀能担多大的重量,你就能有多大的成功。我这一生就是这样:从丈夫过世、事业遇到挑战,到收购旧金山《观察家》报……都需要我“担当”。虽然我担子压得那么重,但是我的背永远挺得很直。

资料图: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p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资料图: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中新社记者:您并不是官员,但却积极参加美国各种社会和政治活动,您认为有必要吗?对于华裔群体来说,这是能够融入当地主流社会的必经之路吗?

  方李邦琴:我认为华侨华人想要在美国社会立足,参加美国各种社会和政治活动是一条必经之路。参加政治活动不是让你去竞选,哪怕你只是行使了自己投票的权利,哪怕只是参加了一个座谈会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应该积极去做。多表达自己的观点,也多听取别人的意见。

  很多人到了美国奉公守法,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回到家里过着“小富即安”的舒适生活。但是如果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华裔群体永远会被推着走或者遭到打压。

  早在1991年,我曾作为旧金山的代表之一,前往白宫参加会议。我的想法是如果能有机会走进白宫,多学习一些,深入了解美国是什么样的,都是非常有益的。

  虽然我没有很大的声音,没有很大的话语权,但当我坐在那里,大家讨论到中国的时候,讨论到亚裔时候,总会有所顾忌。有一个华裔的面孔总是好的,我也相信,当华裔参政者多起来时,一定会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