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丨专访郑永年:谁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7-22 12:57:07
浏览

  (东西问)重磅丨专访郑永年:谁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

  中新社北京7月22日电 题:专访郑永年:谁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

  中新社记者 庞无忌

重磅丨专访郑永年:谁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

郑永年教授。本人供图

郑永年教授。本人供图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如期宣告达成。此时,中国经济总量已迈过百万亿元人民币大关,占全球经济的比重提高到17%以上。近两百年来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徘徊于国际秩序外围的中国,正一步步靠近世界舞台的中央。

  从清末时被西方强行纳入国际秩序,到现在成为国际权力结构中的重要影响因子,中国在世界当中扮演的角色发生了极大的转变。这种转变却引发许多猜疑。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曾多次指责中国破坏国际秩序。美国国务院近期也在声明中称,布林肯同欧洲国家领导人讨论了跨大西洋合作,“应对中国经济胁迫行为”及“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企图”。

资料图:集装箱码头。/p中新社记者 苏丹 摄

资料图:集装箱码头。中新社记者 苏丹 摄

  中国崛起会否对当今国际秩序造成根本性影响?究竟谁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表示,对于二战以后建立的国际秩序,中国可以说是“最大的拥护者”,中国做的最多的是“接轨”,是规规矩矩地待在这个体系里,而没有像前苏联一样“另起炉灶”,更谈不上是破坏者或者革命者。

  “按照西方的逻辑,随着中国走向强大,肯定会组建属于自己的阵营,但恰恰相反,中国没有搞拉帮结派那一套,中国没有‘阵营’。”郑永年说。

  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国不是规则破坏者

  中新社记者:近些年,不断有西方舆论指责中国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您认为真相是这样吗?

  郑永年:所谓国际秩序主要是指二战以后建立起来的国际规则。那么是谁在破坏这些秩序?是美国。美国在前总统特朗普时期就先后退出世卫组织(WHO)、《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一系列联合国组织和国际机构。此外,美国从来就拒绝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中国一直是保护这些规则的,当然不是国际规则的破坏者或者革命者,甚至连改革都相当谨慎。中国充其量是接轨,也没有像前苏联一样“另起炉灶”。按照西方的逻辑,中国走向强大肯定是会组建自己的阵营。美国这些年来一直在强调,要组建一个“世界队”对抗“中国队”。但是中国并没有阵营,没有“队”。中国就是规规矩矩地待在这个体系里面,没有搞拉帮结派。

  但一些西方人把自己的逻辑强加给中国。比如有人指责“一带一路”倡议或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说它们破坏了规则。但(就说)亚投行,它完全接受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规则,主要是为亚洲地区的基础建设项目提供融资支持。这是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没有做的事情。所以,亚投行的诞生没有抢别人的“饭碗”,而是对国际规则的一种补充。

  中国并不是一个国际秩序的革命者,而是一个改革者、一个补充者。

资料图:工作人员正在使用“龙门吊”将印有“中欧班列”统一标识的集装箱吊装上列车。吴正琪 摄

资料图:工作人员正在使用“龙门吊”将印有“中欧班列”统一标识的集装箱吊装上列车。吴正琪 摄

  中新社记者:中国补充、改革国际规则的出发点是什么?

  郑永年:中国看到了问题之所在。西方国家早期搞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那一套,通过在拉丁美洲、非洲等地方建立殖民地掠夺资源,支撑国内的发展。而现在中国在非洲、亚洲的投资和援建被西方污蔑为掠夺资源、甚至被扣上“新殖民主义”“债务帝国主义”等帽子。但这是西方自己的经验,不是中国视角。中国一直在帮助非洲、亚洲等一些国家建铁路、高速公路、医院、体育馆、学校等基础设施。中国为什么这么做?因为这些基础设施建设是任何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中国自己本身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中新社记者:未来,中国是否可能在国际规则方面做更大的贡献?

  郑永年:中国的规则不是关起门来自己定规则,不是像美国那样把自己的规则强加给其他国家,而是先接轨学习西方的规则,之后再形成自己的规则。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发展过程中也学习了西方很多好的规则。

  下一步,中国要真正强大起来,就要继续消化吸收世界上好的规则,同时,结合自己的情况,完善、强化、补充现有的国际规则。下一步,中国真正对世界的贡献可能就来自标准和规则的贡献。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中国需要考虑到其他国家的利益。对于非洲、拉丁美洲等众多发展中国家来说,中国的规则和方案实际上是提供了一个非西方,而不是反西方的选择。

郑永年教授。本人供图

郑永年教授。本人供图

  全球化退回40多年前?

  中新社记者:您提出疫后世界进入“有限全球化”时代。这一变化与之前的“超级全球化”有何区别?

  郑永年: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经历了一波“超级全球化”。这个概念的提出者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丹尼·罗德里克。在这一波“超级全球化”的浪潮中,西方各国特别是英美国家以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主导推动私有化、金融自由化,资本、技术、人才等生产要素得以在全世界范围内相对自由地流动。

  伴随资本从西方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流动,西方国家也纷纷把那些技术含量较低、附加值较低的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这就带来了产业链和供应链在全球范围的重新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