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落实“双减”政策根治教育顽疾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8-27 03:32:36
浏览

  要做好“双减”工作,必须全社会形成合力,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也需要疏堵结合,才能做到标本兼治。学校教育和社区要更多履行教育职责。家长要转变家庭教育理念,尊重孩子成长规律。  

  □ 本报记者 张维

  “双减”,已经正式进入了“实操”阶段。

  日前,教育部公布了一批校外教育培训违规行为处理典型案例,处罚不可谓不严厉,有机构直接被关停的,有教师被调离岗位的,有学费被转入资金监管账户接受监管的,甚至还有“内外勾结”被定性“监管失职”的……

  此前,包括北京、沈阳、广州、成都等在内的城市已在雷厉风行的行动中,力求将“双减”政策落到实处,根治教育顽疾。

  “当前正值中小学暑假高峰期,也是治理学科类培训的关键时期。请各地教育行政部门会同相关部门,从讲政治的高度,进一步加大监管和查处力度,切实将中央‘双减’政策落到实处,并加大正面宣传,形成良好的舆论氛围。”教育部有关负责人指出。

  在监管之外,还需要多方合力。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所说,要做好“双减”工作,必须形成全社会的合力,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也需要疏堵结合,才能做到标本兼治。学校教育和社区要更多履行教育职责。家长要转变家庭教育理念,尊重孩子成长规律。

  贩卖焦虑广告亟待治理

  所谓“双减”,第一是减轻中小学生的作业负担,第二是减轻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负担。

  “双减”的提出,源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期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要求全面压减作业总量和时长,减轻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坚持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等。

  对于培训机构出重拳规范,在业内人士看来已是必需。多年来,校外培训机构在资本的裹挟之下迅速发展。各类培训机构“狂轰滥炸”式的广告营销随处可见,在公交地铁车站、在商场楼宇电梯、在各大网站,动辄就能看到向家长贩卖焦虑的广告语:“你的购物车里有孩子的未来吗?”“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你不前进,别人的孩子会替你勇往直前”……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据统计,目前全国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十分巨大,已基本与学校数量持平,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违法违规情况突出。

  《意见》明确,在全面开展治理工作的同时,确定北京市、上海市、沈阳市、广州市、成都市、郑州市、长治市、威海市、南通市为全国试点,其他省份至少选择1个地市开展试点,试点内容有三个方面:一是坚决压减学科类校外培训。对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重新审核登记,逐步大大压减,解决过多过滥问题;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严重问题的机构。

  二是合理利用校内外资源。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在课余时间向学生提供兴趣类课后服务活动,供学生自主选择参加。

  三是强化培训收费监管。坚持校外培训公益属性,充分考虑其涉及重大民生的特点,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科学合理确定计价办法,明确收费标准,坚决遏制过高收费和过度逐利行为。

  多地出手进行专项整治

  记者梳理发现,试点城市在“双减”方面均有所行动。

  上周,《北京市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措施》发布。其中,多项举措瞄准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明确提出了“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学科类培训时间不得与中小学校教学时间相冲突”等多项要求。

  而此前,已有多个迹象表明,教培行业走向没落。在有着“宇宙补课中心”的海淀黄庄,以曾经人满为患的银网中心大厦为例。按照2018年的统计,这里曾经驻扎了27家教培机构。但如今随着大潮退去,这里已经冷清了一年有余,只有新东方、学而思、高思、朴新等大型机构撑到2021年。

  北京之外,还有:沈阳市教育、市场监管、公安、民政、人社、应急等多部门近日联合发文,组织各区、县(市)集中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对辖区内所有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全覆盖式排查,严厉打击无证办学、有重大安全隐患、内部管理混乱、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四类重点问题。

  成都市教育局近日印发通知,开展“双减”试点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工作督办暨专项整治行动“回头看”。今年8月初至12月底,工作组将明察暗访,重点查看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机构是否取得办学许可、聘用教员是否合规、培训内容是否超前超纲等方面。

  广州市教育局也于不久前发布了关于做好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校外培训负担工作的通知,对现有未取得办学许可证的非学科类和外语(英语、日语、韩语)类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全面摸查。

  违规收费虚假广告被查

  教育部日前曝光的典型案例,更是在假期接近尾声之时,将“双减”推向高潮的又一体现。

  有在职教师违规补课的。7月,北京市教委在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过程中,发现5名中小学在职教师在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兼职取酬,具体情况为:朝阳区呼家楼中心小学语文教师许某出借教师资格证给其配偶参与校外培训并取酬;朝阳区润丰学校化学教师刘某利用周末时间参与校外培训机构辅导并取酬,语文教师胡某利用暑假期间为校外培训机构发放招生传单并取酬;通州区觅子店中学数学教师王某、英语教师程某,从事有偿补课并取酬。经调查核实,相关区教委对以上5名涉事教师给予警告处分,并调离教学岗位。

  有无证办学的。7月,浙江省义乌市执法人员接到群众举报,在江东街道侯儿小区单元楼内发现一家无证办学的教育培训机构,现场有5名无教师资格证人员正在对29名学生进行培训。执法人员责令该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立即停止办学,监督其通知家长将学生带回,移除办学设施,关停培训机构。依法对该培训机构负责人处以行政处罚。

  有培训机构违规收费的。3月,湖南省浏阳市教育局发现浏阳市现代教育培训学校存在“提供虚假合同、未向学生开具收费收据、制作虚假收据、部分学生一次性收费超过三个月、利用虚假价格引诱消费、未提供会计账簿、收入未纳入机构财务账户”等违法违规行为。浏阳市教育局对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并作出处理:一是要求该校对收退费工作做出承诺;二是要求该校收取的学费转入资金监管账户接受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