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仅玷污了自己,也玷污了整个西方”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8-27 05:39:10
浏览

  欧洲反思阿富汗战争失败教训

  “美国不仅玷污了自己,也玷污了整个西方”

  美国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战争最终以仓皇撤离的方式狼狈收场,令跟随美国出兵的欧洲盟友大呼意外。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和愤怒之后,欧洲国家开始深刻反思失败的原因,对美国的批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一向喜欢“甩锅”的美国政府一面将过错归咎于阿富汗政府和军队的无能,一面强调美国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帮助阿富汗重建,而是防止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对此,意大利国际政治研究所指出,拜登总统假装聪明地承担所有责任,实际上将这些责任推卸给他的前任和阿富汗军政领导人。美国声称在打击恐怖主义和基地组织的斗争中取得了成功,却矢口否认了其对阿富汗进行现代化和民主化改造的失败。意《晚邮报》毫不留情地批评称,当拜登总统说“国家建设”从来都不是美国在阿富汗的任务目标时,他在撒谎。“国家建设”正是西方为自己设定的任务,并以此作为长期军事占领阿富汗的理由。  

  相形之下,倒是欧洲国家更有勇气直面和谈论失败。德国总理候选人、基民盟主席拉舍特坦承这是“北约自成立以来遭受的最大失败”。意大利外长迪马约也不得不承认,“为了理解西方所犯的错误,人们必须扪心自问”。意国际政治研究所称,阿富汗战争的总成本超过2万亿美元,巨大的金钱浪费并没有为该国的真正稳定作出贡献,对阿富汗的20年占领和在邻国巴基斯坦的行动导致约24万人丧生,其中包括7.1万名平民。这一失败“有可能成为北约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意《24小时太阳报》分析称,从阿富汗不光彩的撤出表面上是情报错误和执行混乱的结果,实则深刻反映出美国政治的弱点。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社会和政治两极分化进一步分裂了美国,而一个内部分裂的国家不可能有连贯的外交政策,对阿富汗的干预就是一个教科书式的例子。20年来,美国在阿富汗奉行的政策相互矛盾,这就是问题所在。意国际事务研究所也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很多情况下,西方的军事干预是出于国内政治需要,而不是国际政治战略的整体设计,总是试图将西方民主模式和政治制度作为最佳解决方案输出到各个国家,而不考虑其历史、经济、社会、种族和宗教特点等情况,反而给这些国家带来了伤害。正因如此,西方国家在当地并没有被视作提供帮助的“朋友”,而是将不同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强加于人的“侵略者”。

  此间舆论还对美国急于从阿富汗脱身的原因进行了分析。意国际政治研究所主席马索洛认为,美国的利益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深刻变化。今天,美国“国家建设”的野心已经破灭,对海湾地区石油的依赖逐渐减少,认为自身受到的恐怖主义威胁正在减弱,现在的安全需求是同中国竞争。意地缘政治杂志《Limes》也认为,阿富汗现在对美国来说几乎一文不值,因为它不是一个战略国家,也失去了一段时间以来享有的战术重要性,“在一个没有基础设施、由氏族和部落主导的国家发生什么事都无关紧要”。况且美国早就想把阿富汗周边所有大国拖入泥潭,特别是中国。

  阿富汗战争的戏剧性收场也让欧洲国家进一步看清了美国自私自利的真面目。葡萄牙前欧洲事务部长、国际政治观察家布鲁诺·马塞斯接受意《全景》杂志采访时表示,“现在我们明白,不仅仅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这是当代美国政治的结构性问题。美国单方面作出决定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根本不考虑盟国”,“欧洲将承受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大部分后果,包括难民和安全问题”。意国际政治研究所称,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能不让人质疑美国保护其盟友的承诺,以及到底是否还存在一个真正的“联盟”。《Limes》杂志称,美国不仅玷污了自己,也玷污了整个西方和大西洋联盟。美国现在正变得越来越厌倦承担大国责任,越发不可靠和难以预测,“阿富汗之后,欧洲人不能再相信美国还会保卫我们”。失望至极的欧洲必须反思,未来是准备继续支持美国的外交政策倡议,还是积极主动地寻求更大的“战略自主权”。

  痛定思痛,欧洲决定将目光投向更广泛的国际合作。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在日前举行的七国集团领导人特别视频会议上呼吁,在人道主义援助、难民管控和打击恐怖主义方面,七国集团应秉持开放态度,邀请中国、俄罗斯、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印度等二十国集团成员国共同参与阿富汗危机处理。迪马约也表示,意方希望在二十国集团框架下同各方进行探讨,寻求共识,以解决阿富汗问题。他还透露,意大利作为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正计划就阿富汗问题主持召开一次特别峰会。上述态度得到了舆论的普遍支持。马索洛认为,各国在避免阿富汗局势动荡、抵御恐怖主义风险、管控难民潮、遏制毒品交易和地区重建等方面有着共同利益,这对阿富汗来说可能是一个现实的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