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维:为什么说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8-30 13:25:46
浏览

  (东西问)潘维:为什么说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

  中新社北京8月30日电 题:潘维:为什么说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

  中新社记者 梁晓辉 张蔚然

潘维:为什么说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

  中国共产党已走过100年历程,带领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从中西比较角度看,人们好奇应如何从世界政党视野观察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说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从历史维度看,中华文明“大一统”思想对中国共产党产生了何种影响?让历史照鉴未来,决定政党质量与前途的关键又是什么?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潘维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就相关问题进行权威解读。

资料图:7月1日上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图为国旗护卫队准备升旗。/p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资料图:7月1日上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图为国旗护卫队准备升旗。中新社记者 盛佳鹏 摄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看待中国共产党的成功,需要将其放在世界政党视野中进行观察比较。您如何看待政党以及政党与人民的关系?

  潘维:政党是近代才产生的西方概念。“party”的词根是“part”,即(社会的)某个部分;“party”即代表社会某部分的(政治/社会)组织。

  20世纪初,欧洲国王的权力被侵蚀殆尽,“议会主权”确立。所谓“议会主权”就是议会里各种“政党”的联合执政权,各“党”由获得选票多少来瓜分“主权”,获得短暂的执政权。为号召和组织民众争夺执政权,政党的效率越来越高,出现了党员、党纲、党纪以及党的科层体系。

  相对欧洲的“多党制”,美国建国后继承了欧洲中世纪就有的议会和票决制,有了权力堪比欧洲国王的“总统”,但还有由两院组成的国会和独立的法院进行分权制衡。为保证国会有制衡总统的能力,美国为政党设置了很高的门槛,让第三党迄今毫无机会。

  而今民权意识在全球普及,“一党制、两党制、多党制”貌似成为主流制度,但世界各国的表现却非常不同。同样制度下有成功和失败国家之分,而不同的制度也可取得同样的成功或遭遇同样的失败。

  从美欧经验看,政党是“社会部分利益”的代表,不是“人民主权”的代表。社会分裂,人民主权就分裂;分裂的人民主权会伤害人民的福祉。而且,人民的权力与人民的权益及人民的福祉不是一回事。

  西方两党制或多党制的初衷是避免权力滥用,实现政党监督。但实际上,选举政治强化了不同利益群体间的隔阂,造成政治整合能力下降。往往在重大国家战略问题上,各政党之间难以达成共识,更难有长远规划。他们因选举而分化,因民粹而分裂,因党争而忽视多数人利益,导致社会不断撕裂。

  与之相比,中国新型政党制度融会了选举政治与贤能政治,兼顾了政局稳定和政府权威,统一了共识政治和集中领导,这样的政党制度有利于在充分尊重各方利益与意见基础上形成民主科学决策。人民性则是中国体制最突出的特点。人民民主不同于当代形形色色的“民主”,如美英以利益集团划分为基础的“自由民主”,以劳资妥协为基础的西北欧“社会民主”,以产业工人为基础的苏联“无产阶级民主”。

资料图:6月28日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伟大征程》在国家体育场盛大举行。图为情景舞蹈《起义 起义》。/p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资料图:6月28日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伟大征程》在国家体育场盛大举行。图为情景舞蹈《起义 起义》。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中新社记者: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所走道路与西方道路的区别?与西方国家的执政党相比,中国共产党有何独特之处?

  潘维:中国道路不是西方道路的复制,中国改革开放也不是西方道路的复制。中国道路的本质在于,所走的是不断与时俱进、能够解决问题的社会主义道路,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能坚持这条道路?因为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才会坚定地向着国强民富、奔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往前走。

  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也拒绝推行西方意义上的“政党政治”,中国的体制也不是西方的体制,用西方的概念、理论和观念肯定无法理解中国社会。中共是政治上统一的执政集体,是中华民族全民利益的代表。与传统中国政治中的民本主义思想一脉相承,中国共产党认为人民是国家主体,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命运的根本力量。所以,中国共产党既有历史的传承性,也有自身的先进性。

  从历史维度看,中国共产党深深植根在中国3000年历史传统之中,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让传统中国社会的同心圆进入了现代同心圆,传统的家国同构、家国一体转换为现代的家国同构、家国一体。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当代中国社会是适应现代社会、与时俱进的同心圆和家国同构。

  从国际比较维度看,中共与苏共也有根本不同。苏共在国内消灭了私有制和阶级,在世界上组织独立的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竞争,追求最终消灭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换言之,苏共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世界理念为现实的治国方略,以党的目标取代国家目标,以党的利益取代国家利益。

  而中共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确立为自己的初心使命,立足中国实际,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和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