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立法如何助力“双减”政策落地?专家建议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8-31 07:30:45
浏览

  家庭教育立法如何助力“双减”政策落地

  专家建议引导父母摒弃“唯分数论”认识

  □ 本报记者  朱宁宁

  新学期伊始,一些中小学生家长可谓“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这个暑假刚开始没多久,7月下旬,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政策),严禁超前培训,严禁占用休息日和寒暑假进行学科类培训,严禁刊发校外培训广告。不久前,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也印发通知,拟对各省“双减”工作落实进度每半月通报一次。通报重点包括学科类培训机构压减情况、违规培训广告查处情况和群众举报问题线索核查情况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我国家庭教育立法正在进行中,家庭教育促进法草案二审稿不久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双减”大背景之下,此次立法尤为引人注目。立法能否助力“双减”政策落地?校外培训机构按下暂停键,家庭教育又该如何应对孩子的学业问题?

  显然,在为孩子减负的过程中,如何让家长们踏踏实实地放弃“内卷”,是更加值得关注的问题。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家长教育观念和教育行为的改变是决定“双减”政策能否落地的关键因素。

  “双减”政策落地家长心生新焦虑

  临近开学,北京的刘女士既觉得如释重负,又感到担忧不安。作为一名小学四年级孩子的家长,这个暑假对她来说,不同以往。

  原本,刘女士按照以往的惯例早在5月初就把这个暑假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一次夏令营,语数外分别三期辅导班,每期各10天。此外,又零星安排了几次周末短途体能训练营。所有培训活动加起来的费用大概两万多元。这种安排,自打她的孩子上了小学便一直如此。

  “不怕同桌是学霸,就怕学霸放暑假。如果整个假期只玩不学,那开学就会被落下很多,回头还得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补上。”刘女士坦言,暑假花钱报班虽然负担不小,但心里确实觉得踏实一些。

  然而,“双减”政策让这个暑假一切都变了模样。

  伴随“双减”政策落地,这些年呈爆发式增长的校外培训机构的一个时代可谓就此结束。刘女士所报的校外机构在坚持上完了前几期课程之后,也于8月15日起按照要求停止了学科类培训。刘女士虽然调了课,但依旧还有两节课没有来得及上完便无疾而终了。

  刚开始,刘女士还略感轻松,似乎尝到了“减负”的甜头,不但退回一大笔学费,还不用来回奔波接送。然而没过几天,她就发现,学霸们的脚步并未放慢,身边不少家长开始亲自上阵,利用假期在家辅导孩子。这让刘女士有些坐不住了,与同为985重点大学毕业的丈夫商量了一下,夫妻俩也决定开始“自鸡”。然而,效果却不令人满意,家中经常因为辅导孩子功课而“鸡飞狗跳”,亲子关系更是变得每况愈下。

  “校外辅导班基本指望不上了,但学习总不能不管,靠家长上阵,我们也确实力不从心。”已经习惯了奔波于各个辅导班的刘女士又开始了新一轮焦虑。

  “双减”背景下家庭教育该何去何从

  几分焦虑、几分期冀、几分忐忑、几分迷茫,与刘女士有相同感受的家长并不在少数。

  此次力度空前的“双减”政策引起了家长们的广泛讨论,许多家长都在密切关注着相关的政策文件和发展趋势。记者在对多位家长的随机采访中了解到,尽管一段时间以来,教育“内卷”让很多家长和孩子们疲惫不堪,但久而久之,很多家长似乎都习惯了,一边嘴上抱怨,一边仍马不停蹄地奔波于各种课外班。一些父母虽然理智上知道“减负”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心里却仍然感到短暂的担忧和不安,毕竟还要面对升学的压力。

  分析此次“双减”政策给家庭教育带来的影响,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罗爽认为,家长首先要对“双减”政策有正确的理解和认识。

  “‘双减’政策致力于解决家庭教育的短视化、功利性问题,缓解家长的教育焦虑,从而系统性破解‘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怪圈。政策的本质是让教育回归教育本身,让学校、学生和家长各归其位。对于家庭教育而言,就是要让教育理性回归家长,从被动的、消极的教育绑架转向主动的、积极的教育参与,从唯分数、唯升学转向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罗爽说。

  但罗爽同时指出,减负并不等于对孩子没有任何学业要求。“众多研究表明,适当的学习压力对于激发学习动机、提高学习成绩具有积极作用。因此家长应根据孩子的身心发展阶段和个性特征,形成合理的教育预期,对孩子提出适当的学业成绩要求,切忌期望过高或过低,也切忌仅凭考试分数来评价孩子。”为此,她建议家长做到三个“加强”,包括加强家校沟通、加强孩子在家时间的合理使用指导以及加强亲子沟通。

  “总之,家庭教育的改善不仅有赖于家长的自我学习和提升,也有赖于专业的家庭教育指导为其提供外部协助,促进家长非理性、功利化的教育需求转变,纠正唯分数、唯升学的错误倾向,转向重视孩子的创新精神、创新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全面提升。”罗爽说。

  家庭教育立法如何助力为孩子减负

  就一个人的成长而言,家庭教育的作用是最根本的。而从影响家庭教育的因素来看,父母的社会经济条件、知识和阅历、陪伴质量、夫妻关系、自我效能以及儿童的同伴关系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治发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讲师叶强指出,一方面,父母的社会经济条件对于未成年人的成长虽然不是决定性的,但也非常重要。另一方面,改善父母的社会经济条件又非一日之功,需要增加父母的知识和阅历,提高陪伴质量,改善夫妻关系,增强父母自我效能,丰富儿童的同伴关系。

  在叶强看来,要想做到这些,关键在于提升城乡社区的服务质量。“随着校外培训机构的大力整顿,学生课外培训的任务不可能全部交给学校和老师,也不可能都交给父母,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加强城乡社区建设,通过做实做强社区,包括建立社区图书馆、体育场馆、游乐设施、活动场所、亲子活动中心和公益性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让未成年人在一个与同伴交流的环境中实现与父母、与他人、与社会的沟通和交流,这些都可以融入社区治理的过程中。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家庭教育立法正在进行当中。“双减”背景下,立法究竟能为孩子减负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