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谯城区:摘帽之后 更好的日子在后头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0-09-15 00:49:05
浏览

  时值白露,在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华佗镇,一处由废弃厂房改建的扶贫车间里,曾是贫困户的刘运彬紧张忙碌着,装袋、计重、打包……连口水都顾不上喝。

  “今天能装2000包,得有80块钱。”他抹了抹脸上的汗,笑着说。

  2018年,老刘一家顺利脱贫。他家所在的谯城区,同年“摘帽”,成为安徽省第一批走出贫困序列的4个贫困县(区)之一。

  脱贫两年来,老刘的生活怎么样?谯城区贫困帽子摘掉了,如何打造稳定的产业助农增收?又怎样使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脱贫只是完成扶贫大业的第一步,好日子才刚刚开始,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在前头。”谯城区扶贫开发局局长崔文佳的一席话,让曾经的贫困户们吃下了定心丸。

  当上了上班族 装上了热水器

  老刘所在的扶贫车间,成立于2018年,自开工以来,车间里一天比一天热闹,去年全年产值更是高达1000万元。

  华佗镇道东村位于亳州最北部,由于产业贫乏、地处偏远,加上年轻人多选择外出务工,这里曾是亳州市最具典型意义的贫困村。

  随着脱贫攻坚的步伐,道东村的命运迎来转机——户脱贫、村出列,贫困人口由建档立卡时的132户276人减少至4户7人,短短几年时间,道东村甩掉了贫困村的帽子。

  进车间、当工人,当老刘第一天在家门口上班时,他没有想到,能提早脱了贫,更没有想到,凭借夫妻俩人的务工工资,如今他家的年收入超过了5万元。

  女贞子、鸡血藤、红花、桑枝、艾叶……原本对中药材一知半解的老刘,通过在车间里头装中药包,让他成了半个土专家,“每包里头的药材不固定,少则五六种,多则十余样,有祛风湿的,有消痈肿的,还有活血化瘀的,一包重量都在30克左右,多的时候一天下来装2000包不成问题。”老刘说。

  家门口上班,工资按时打卡,这是老刘在进入扶贫车间之前,从未想到过的生活。“不仅吃穿不愁,家里还装上了太阳能热水器,能够洗上热水澡。”提及脱贫之后的生活变化,老刘的话止不住地往外冒。

  “一天有80多人在车间务工,当前正处中药材采收的农忙时节,村民上午在地里,下午在车间,务农务工不耽误。”华佗镇特色种养扶贫车间负责人韩同鑫说,截至目前,该车间已吸纳11名贫困户长期务工,熟练工一天下来收入近200元。

  扶贫产业升级 乡村气象更新

  古井镇药王村,处于两省三地交界,既是亳州的最西北,也是安徽的最西北。由于过去又偏又穷,被当地人戏称为“西伯利亚”。

  从一穷二白的偏远村庄到省级美丽乡村示范村,再到享誉周边的田园综合体,药王村的变化,李玉良是看在眼里,刻在心里。“那时候全村上下都是土路,自行车都不管骑。”回忆药王村的旧貌,如今已经是药王村党委书记的李玉良止不住摇头,“村集体收入为零不说,还欠债1.56万元,老百姓基本依靠外出务工,村部就是三间破旧的土房。”

  2016年,一部名为《王初一和刘十五》的农村题材剧在药王村开拍,虽然拍摄只有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但为今后村子的发展提供了思路和启发:乡村旅游。

  乡村振兴,产业先行。李玉良深谙这其中的道理,“有了产业之后,农民才能变工人,能人才能变大户,资源才能变资产。”

  建高标准农田、盖农耕文化展览馆、修皖北文化民宿村、发展果蔬种养殖……集中药博览、民俗展示、文化休闲、教育观光、生态旅游、户外拓展、影视基地等为一体的田园综合体在药王村落地开花,不少游客慕名而来。

  借着这股东风,现在的药王村今非昔比,用村民晁亚垒的话说,“可不赖了!”

  64岁的贫困户郭劳动,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过了大半辈子。“过去家中4个孩子,喂头猪都不够娃娃们交学费的。”回想起当年的苦日子,老郭不愿多提。

  但说起当下,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怎么也想不到,还能搬出自家的土坯房,儿子谈媳妇都有了底气,再也不担心会成为村里的单身汉了。”

  而今,除了家里流转出去的几亩地,老郭还在村里头谋得一份公益性岗位的差事,工资不高,却很知足。“搬进了新家,有了稳定收入,咋能不高兴哩!”操着浓厚的乡音,郭劳动的话语里,是对当下生活的满足,也是对未来更好日子的向往。

【编辑:王诗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