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基地不见煤”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0-11-23 05:00:34
浏览

  蓝色皮带走廊把煤炭运到电厂,橙色皮带走廊把电厂燃烧后的煤灰运回矿山采空区进行回填,整个过程完全实现了废弃物的循环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完成了煤、电、灰、土、热之间的科学循环利用,这就是伊敏煤电典型的循环经济模式。

  站在内蒙古伊敏河镇最高点753高地,华能伊敏煤电公司尽收眼底。蓝色、橙色两条皮带走廊犹如丝带,连接着伊敏露天矿和伊敏电厂。这就是伊敏煤电基地的草原超级工程——34.17千米的封闭皮带走廊。正是靠着这套系统,伊敏煤电出现了“煤电基地不见煤”的奇观。  

  煤矿与电厂一体化循环经济

  1976年,“工业学大庆”热潮涌动在东北工业基地,为响应国家号召,黑龙江省鸡西矿务局第一批208人中的16人开赴呼伦贝尔伊敏河;1984年末,伊敏建成了第一个百万吨级露天矿一采区,为东北工业基地送去最宝贵的乌金;1991年,原能源部批准成立伊敏煤电公司,煤电联营成为国家能源战略,伊敏成为我国第一个煤电联营试点。

  伊敏煤电露天矿党委书记宋成顺说,蓝色皮带走廊负责把煤炭运到电厂,橙色的皮带走廊负责把电厂燃烧后的煤灰运回矿山采空区进行回填,整个过程完全实现了废弃物的循环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同时,伊敏电厂为伊敏露天矿提供生产用电,还可以利用发电产生的热气,为工业生产区和居民区供暖,从而完成了煤、电、灰、土、热之间的科学循环利用,这就是伊敏煤电典型的循环经济模式。

  记者了解到,煤矿、电厂相当于伊敏煤电的两个生产车间,伊敏电厂发电年平均转化煤炭量近1200万吨,伊敏露天矿年均使用伊敏电厂供电约9500万千瓦时。伊敏煤电的燃料成本仅为发电成本的30%,而一般火电企业燃料成本占总发电成本的70%左右,这让伊敏煤电更加有市场竞争力。此外,伊敏露天矿开采需要排挖出大量的地下水,这些水带有煤渣等污染物,伊敏电厂生产也需要从外界取水,造成一定的生态压力。为了降低对自然水环境影响,伊敏煤电打造了一项煤矿与电厂一体化的水循环系统工程。

  记者在现场看到,伊敏露天矿在采场周边布设了大量的环坑封闭式降水孔,修建的地面排水管路,将煤矿开采中抽出来的地下水经加压泵站送往伊敏发电厂,作为发电冷却循环水,电厂循环水、排污水用作机组脱硫补水和煤矿生产防火、降尘用水,每年水资源重复使用量达到1300万~1800万吨。

  与此同时,伊敏煤电投资1.24亿元建设了污水和中水处理工程,配套建设管路24公里,将伊敏河镇生活污水处理后回送到电厂作为生产用水和用于绿色矿山建设种植的植被灌溉等,每年节水300多万吨,生活污水利用率达100%。

  数亿元环保一体化改造

  巨大的露天矿采掘场中央,自移式破碎机半连续系统正在高速运转,没有想象中的煤灰飞扬,头顶的蓝天白云清晰可见,几百米开外便是生活区,李树学的家就在那里。

  “肯定得做好粉尘治理,不然得天天在家打扫卫生了。”他开玩笑说道。

  蓝天白云下,一层层向地下螺旋延伸的煤层作业面在提醒,这是一座露天煤矿。然而,记者一路上没有看到煤矿该有的来来往往的运煤卡车,也没有扬起的煤灰粉尘,矿渣堆积成的山上表层覆盖腐殖土,种满了樟子松和草坪。

  据介绍,为了减少煤炭运输过程中的扬尘,伊敏公司采用全封闭输煤系统,并在煤炭采区定期洒水降尘,对沙区、浮尘进行压埋处理,在储煤场建造挡风墙,最大限度减少大风天气扬尘。

  数亿元的大投入换来的是环保指标远优于国家标准。据介绍,目前两台机组脱硫、脱硝设施已投入运行,脱硫效率达到90%以上,脱硝效率达到80%以上、氮氧化物排放浓度低于80mg/Nm3。

  在电厂中央控制室大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每台机组的生产和排放数据,这些数据都将同步上传给当地环保局。记者看到,燃煤机组实时排放的SO2浓度远远低于新“国标”要求,脱硫效率达到95.6%。

  这个“最美丽电厂”的环保之战并未止于此。

  在40余年的开发建设中,伊敏煤电公司始终坚持“开发中保护,保护中开发”原则,在环保设施基本建设和技术改造方面累计投资20多亿元,严格落实污染防治措施,各项污染防治指标均达到国家污染物治理标准要求,成功打造了在业内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伊敏模式”。

  打造新煤电化能源基地

  伊敏煤电是典型的先有矿后围绕煤矿建电厂的坑口电厂模式,电厂离煤矿只有5千米。作为我国第一家大型煤电一体化企业,它突破了传统的行业限制,实行煤电合一。

  “褐煤等低热值煤炭富集地区,运输距离远或建设运输通道条件差的地区以及与经济中心较远的地区比较适合建设煤电一体化项目。”伊敏电厂党委副书记刘建平说。

  早在2014年,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推进大型煤电基地科学开发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在中西部煤炭资源富集地区,鼓励煤电一体化开发,建设若干大型坑口电站。按照规划,近期将稳步推进锡林郭勒、鄂尔多斯、呼伦贝尔、晋北、晋中、晋东、陕北、宁东、哈密、准东等大型煤电基地建设,到2020年逐步形成一批以外送电力为主的现代化千万千瓦级大型煤电基地。

  据了解,目前五大电力集团、神华集团、国家电网公司都在纷纷通过相互参股、全资控股等各种方式实施煤电一体化发展,尤其是在近两年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的背景下,这种模式已然成为众多煤企转型的选择,而这无疑让政府和公众有机会重新认识火电的排放水平和煤电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将影响我国未来能源工业发展的格局。

  “前几年煤价高,电力企业觉得压力大。不少企业纷纷走到上游去寻求煤炭资源平抑成本,提高企业经济效益。煤炭企业日子好过的时候,发展电力是为了把鸡蛋放到多个篮子里面,防范风险,目前来看对两个行业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一位业内人士说,随着市场的变化,煤价下跌,电力企业回归利润中心的地位,电力企业开始压缩煤矿的数量和规模。而煤炭企业因为煤价下跌,开始更积极地发展电力。无论是电企的调整,还是煤企的调整,都是围绕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的。

  业内人士认为,“煤电一体化,将是未来发展的趋势。对于西部产煤地区来说,建坑口电厂,变输煤为输电显然更合理,从集中治理污染方面来说也更方便。”

【编辑:张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