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养老”到“享老”:新挑战,新机遇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0-11-23 05:02:33
浏览

  将近3亿的庞大老年人群,如何解决大城市养老“一床难求”等问题,如何发掘10亿级的“银发经济”,这既是新挑战,也蕴藏着发展新机遇。

  11月18日中午,71岁的重庆江北区鱼嘴镇棠富园社区居民张永珍和几个老邻居一起,到楼下的社区养老食堂吃饭。张婆婆说,这个食堂上个月刚刚营业,不仅饭菜可口,价格还很实惠。  

  社区书记黄仁海告诉记者,除了社区老年食堂,江北区还推出了街道建中央厨房、成熟小区建助餐点等一系列措施,令社区老人“一碗汤的距离”就享受到优质高效的养老服务。

  事实上,即将结束的“十三五”期间,我国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投资力度不断加大,已累计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超134亿元,“中国式”养老的四梁八柱日渐成型。但将近3亿的庞大老年人群,如何解决大城市养老“一床难求”等问题,10亿级的“银发经济”如何发掘,这既是挑战,也蕴藏着发展新机遇。

  智慧养老感受“一碗汤”的距离

  语音控制电器、房间自动开灯、卫生间溢水警报……走进位于渝北区回兴街道的椿萱茂老年公寓,你会发现,与传统养老机构不同,这里的智能化配置随处可见,老人通过点单即可享受上门服务。

  将养老服务与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相结合,重庆渝北区开启了智慧养老新模式。记者现场看到,在接到老人打扫房屋的订单后,该区智慧养老云平台立即指派“助老员”上门服务,并生成全流程服务清单。与此同时,平台实时显示了老人的血压、心率等健康数据。

  渝北区民政局负责人告诉记者,借助这个平台,线上10多名专业话务员为老人提供紧急救援、生活信息咨询、心理慰藉等24小时服务;线下100多名专业助老员随时准备为老人提供助餐、助浴、助洁等上门服务。

  “资源互享,共融共通,打造没有围墙的养老院。”负责龙山街道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运营的光大百龄帮集团副总裁张欣渝告诉记者,服务中心上接“医养一体”的龙山老年养护中心,下接社区养老服务站,形成了机构、社区、居家“三级联动、中心带站”的养老服务全覆盖模式。

  “目前,全市有街道养老服务中心88个,社区养老服务站1869个。”重庆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负责人介绍说,全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覆盖率,已从2018年底的39.4%提高到62.4%。支持社会力量举办社区嵌入式普惠养老机构,让社区居家老年人在“一碗汤”的距离享受优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

  记者发现,政策利好,诸多相关企业也乐于试水。但由于当前市场上的智慧养老产品简单地将智慧养老与互联网养老划等号,产品操作繁杂不接地气,这使得很多高科技养老产品难以推广。除了少部分居家场景的产品及服务外,如日间照料中心、社区驿站等模式,并不被老人买账。

  银发浪潮加速来袭,准备好了吗?

  新冠肺炎疫情过后,人们对生活的安全性、便利性、舒适性更加重视。这种改善性需求在后疫情阶段会得到明显释放,老年人需要更安全的“庇护所”。

  中国疾病监测系统的数据显示,跌倒已成为我国65岁以上老年人因伤致死的首位原因。根据测算,我国每年有4000多万老年人至少发生1次跌倒,其中约一半发生在家中。由于无障碍设施普遍缺失,家庭反而成了危险空间。

  “为5000名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家庭适老化改造”被列入2020年江苏省南京市民生实事;四川省从2019年全面开始实施适老化改造,目前已完成4万户适老化改造工作;辽宁省沈阳市今年为首批3000户符合条件的家庭进行适老化改造……政策呼应了日益增长的居家适老化改造需求。

  适老化基础设施改造不仅是补民生短板的必要举措,也是拉动投资的重要领域。来自住建部的数据显示,仅对我国现有400亿平方米的旧建筑进行适老化改造,市场规模便可达15万亿元。“尽快启动万亿级规模的适老化基础设施改造工作,是国家扩大内需、拉动消费的有益行动,对推动老龄社会条件下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说。

  11月15日,博康艾馨集团推出养老产业3.0时代——中康享老。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剑锋表示,为应对银发浪潮,将依托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手段,从个性化和精细化服务入手,打造集养老、养生、旅游、休闲健康、农产品等智能化产品及专业化服务于一体的全方位综合服务平台,实现从“养老”到“享老”的对接。

  如何着力破解“中国式难题”

  业内人士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老龄化具有典型的“未富先老”“未备先老”的特点,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与民办养老机构“床位空缺”并行,堪称一道“中国式难题”。

  公开数据显示,北京第一社会福利院仅能提供1100张床位,而排队登记的老人一度超过了10000人,是可供应床位数量的10倍。上海静安区公办民营的乐宁老年福利院仅能提供167张床位,由于报名人众多,导致出现了一个床位需要等待近十年的情况。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20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老人、老年、养老”的银发经济相关企业。近十年来,我国银发经济相关企业注册总量持续增长。其中,2017年相关企业的注册增速最高,将近33%。2019年的此类企业年注册量最高,达到4.6万家。截至2020年11月17日,我国今年已新增超过4.2万家银发经济相关企业,较去年同期上涨8%。

  当前,融资难、盈利难、人才难是民营养老机构的“三座大山”。泰康溢彩公益基金会秘书长赵力文认为,养老产业是不是有活力有前景,一个是资本的标准,一个是年轻人要进入。目前,养老产业总体来说还是资本少、盈利少、年轻人偏少。

  贵州黔北康养园项目总投资1.5亿元,项目立足桐梓本地养老市场,兼顾黔北地区养老市场,面向重庆养老市场,具有良好的产业、事业发展前景,不料遇上令项目建设主体企业头疼的难题——融资难。

  贵州君逸和农旅置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韦丽君对记者说,项目亟待向银行融资9000万元,但银行提出需要1.8亿元的资产抵押,作为民营企业,没有这么多抵押物资产。多亏县委、县政府力排众议,提出用县直属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用以解决项目融资难题。

  重庆长江上游经济研究中心莫远明教授认为,融入、融合、共享将是中国新时期养老服务业发展的基本特征,破解养老难题需要政府、企业家、社会各界的多方努力和持续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