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发仍“头秃” 男子状告倍生植发因无机构鉴定毛囊存活率败诉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4-09 08:29:35
浏览

  植发仍“头秃”,男子状告倍生植发:因无机构鉴定毛囊存活率败诉

  在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花费2万余元、经历10个多小时的手术,从后脑勺取毛囊并移植了4500个单位后,广州小伙李诚(化名)以为终于解决自己多年的“败顶”问题。然而植发11个月后,他发现自己头顶依然发量稀疏,日光下还是一片“空”。

  李诚在和广州倍生医疗植发多次协商未果后,将对方告上法庭。由于没有鉴定机构可以对植发毛囊的存活率进行鉴定,缺乏证据的李诚败诉。他说:“植发前签署协议说保证移植毛囊的存活率不低于95%,现在出了问题才知道,根本没有机构可以鉴定,这个保证也就不具有意义。”

  处理该纠纷的广州倍生医疗植发工作人员4月6日回应澎湃新闻()称,植发手术没有绝对的标准,一般在植发后状况相较于术前有所改善,即可认定植发手术成功。“我们通过拍摄对比照片,认为李诚在植发后是有所改善的,就说明没有问题,纠结毛囊存活率的意义不大。”  

  花费2万多植发仍是“一场空”

  被头顶脱发问题困扰多年的李诚,在2019年30岁的时候,决定通过植发来改变头顶脱发的情况,“我咨询了几家植发机构,有些价格不太明确,后来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了广州倍生医疗植发的广告,广告中植发效果很理想,价格也明确,就选了这家。”

  在进行了术前咨询问诊、设计手术方案等过程后,李诚向广州倍生医疗植发机构缴纳了24184元的费用,计划植入4500个毛囊。

  双方签署了一份《植发手术保障协议书》,这份协议书中有一项关于“存活率保障”,称“在本机构全国任意一家医院进行自体毛发移植手术的发友,本机构保证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5%(疤痕种植毛囊存活率可达85%)。发友在本机构进行自体毛发移植手术12个月后,如因手术技术及操作的因素造成毛囊存活率未达到上述标准,经鉴定确认后,本机构可进行免费修复或退还未成活部分的手术费用。”这份协议中对毛囊存活率的保障让李诚觉得十分安心,“毕竟植发那么麻烦,最终效果是最重要的。”

  2019年11月20日,李诚在广州倍生医疗植发美容门诊部进行了名为“前额头顶种植自体毛发术”的植发手术。“手术做了快10个小时,麻醉没起效时,我能感觉到每秒有两三针扎在头上,很痛苦难熬。”李诚说,植发过程完全不是广告宣称的“无痛手术”,但为了摆脱脱发问题带来的困扰,他坚持了下来。

  李诚说,他术后一直按照医院的指示进行日常护理,同时服用药物。但11个月过去后,他发现头顶新移植的毛囊并没有如自己预想的一般茂密生长,而依然是稀稀疏疏的状态,“拍照出来明显是空的,只有部分头发稀疏地搭在头顶,后脑勺取毛囊后也留了一大块难看的疤。”

  2020年9月,李诚联系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认为植发后毛囊的存活率显然不足95%,未达到理想的植发效果。

  双方见面沟通后,倍生植发的工作人员并不认可李诚的说法,“他们说手术没有失败,因为植发作为治疗美容手术是没有明确标准的,只要术后没有出现伤口感染、形象得到了改善,手术就是成功了。”

  现场工作人员给李诚拍摄植发近11个月后的照片,显示头顶发量显著增多,以此证明植发手术成功,但李诚认为,在拍摄时对方故意调暗了相机曝光,让头顶显得更加乌黑,但自己在自然光和室内灯光的拍摄下,头顶明显还是比较空的状态。双方各执一词,未能达成一致。

  将倍生植发告上法院,因无法证明手术失败败诉

  2020年10月16日,李诚将广州倍生医疗植发机构起诉到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要求机构退回24184元的手术费用、赔偿8万元精神损失费,同时要求机构将自己的植发效果前后对比图放置在机构收银台和导购台。

  2020年12月3日,该案开庭审理。判决书显示,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辩称“基于医疗行为的局限性,医疗服务合同具有特殊性,即医疗服务提供方无法保证医疗结果,因医疗结果受患者自身特殊体质、原发性疾病等因素影响。”

  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还表示,在术前签署的《知情同意书》第二条也对术后问题进行了解释:“虽然医生尽了最大努力,但由于个人审美观不同和现行业医疗水平限制,术后效果不一定都能满足个人的要求,可能出现效果不理想或并发症,若出现上述情况,从上述情况发现之日起,一年内可来本门诊免费治疗,手术医疗费一律不退,患者对以上《知情同意书》内容完全知悉并签字确认,说明患者同意自行承担医疗风险,并同意若出现医疗风险时,我院无需退还手术医疗费。”李诚说,在审理过程中,广州倍生医疗植发机构没有对此前《植发手术保障协议书》中“存活率保障”一项进行解释。

  判决书显示,李诚也曾向法院申请对植发区域的种植的毛囊存活率进行鉴定,经法院摇珠确定由广东衡正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但该所经审查后于去年12月11日复函,以超出其司法鉴定业务范围为由不予受理。

  法院审理认为:“原告主张被告违约并要求被告返还全额手术费,故原告就此负有举证责任,但原告在本案的举证并不足以证明被告存在违约行为,亦不足以证明本案存在双方明确约定的退款事由,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原告主张被告返还手术费24184元,理据欠缺,本院不予支持。”经过审理,法院驳回了李诚的诉讼请求。

  李诚告诉澎湃新闻,没有权威机构能对自己术后的毛囊成活率进行检测,进而无法证明植发手术失败,是自己败诉的主要原因。为证明毛囊成活率不足95%,李诚先后求助广州医调、广州健康委员会、广州医学会等多个部门,均回应毛囊存活率不在医疗事故范围。“所以植发机构承诺的毛囊存活率就是一句空话,根本没有机构可以检测。”

  倍生植发:术后情况改善即可认定植发成功

  对于上述纠纷,广州倍生医疗植发负责处理李诚纠纷的工作人员4月6日告诉澎湃新闻,《植发手术保障协议书》中确实保障了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5%,但这并不医院的“骗术”,而是行业“默认”的规定,“现在整个行业都是在合同上规定(毛囊存活率)不低于90%或95%,但其实大家都说不清楚,法律上对毛囊存活率也没有明确规定,如果消费者对毛囊存活率有争议,可以自行去权威机构进行检测。”

  澎湃新闻追问目前植发行业是否有机构可以对毛囊存活率进行检测?该工作人员坦承,目前确实没有机构能对毛囊存活率进行检测。他表示,李诚纠结于毛囊成活率的意义并不大,植发后状况相较于术前有所改善,即可认定植发手术成功,“植发没有绝对的标准,在一米的距离下大家不会觉得他头顶是秃的,能达到美观的效果,而且术后没有出现伤口感染,就可以说是手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