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风暴”后的小镇如何靠狗咬胶掘金?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6-09 01:43:13
浏览

  “环保风暴”后的小镇如何靠狗咬胶掘金?

  早上7点左右,水头镇马路上一辆辆工厂大巴鱼贯而行,不时出现在人们视线。

  车内乘客都是镇上宠物用品生产工厂员工,她们大多家住附近。大巴如同公交车,按照设定路线绕一圈,定点接上人,也为小镇一天的工作按下开始键。

  蔡阿姨每日早8点到晚5点,亦复如往常的狗咬胶产品包装工作,已经做了十几年。  

  狗咬胶,是这个浙江温州平阳县小镇的支柱产业,曾经遍布超过一千家制革企业,盛极一时。如今,一系列腾笼换鸟措施下,水头镇打造出全国知名宠物小镇,从最早的狗咬胶产品衍生出众多宠物用品、食品的生产销售,远销海外。

  近期,新京报记者走访水头“宠物小镇”看到,除了不少宠物食用品企业兴起,周边乡镇在宠物经济辐射下已然成为产业链上的一环。水头宠物小镇,正在成为一个全国性的产业聚集地。

  出海

  皮革边角料变废为宝,一年45亿产值

  勤丰宠物营养科技有限公司内,一辆满载狗咬胶成品货物的卡车整装待发,即将开往上海码头,这些货物也将漂洋过海前往欧洲。

  狗咬胶出海,只是小镇上的一个掠影。工作人员介绍,厂里产品主要是出口,每个月出口量大概四十个集装箱。

  “这个产品在沃尔玛的销量是同类产品里最高的”,工作人员指着一款代加工的狗咬胶对记者说,工厂生产线一直比较忙,一年总产值接近3亿元。

  狗咬胶是专门为宠物狗设计开发而成的一类零食,也是用于清洁口腔的“玩具类食物”。平阳结缘狗咬胶,还要追溯到几十年前。

  上世纪90年代,温州平阳皮革产业十分发达。当地广为流传的故事里,庄明礼老先生曾经意外得知狗咬胶用品可以用废旧皮革制成,便开始将皮革边角料粉碎,重新压制成为狗咬胶,并将业务拓展至海外。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水头镇早期发展起来的宠物用品加工厂,几乎都是“亲戚带亲戚”,不断有人从事狗咬胶生意。

  1996年,朱招宠机缘巧合踏入宠物用品行业。

  “我们这里有制革基地,从前有很多泰国和中国台湾的客商询问我们猪皮、牛皮的下脚料,后来得知他们是用来做狗咬胶。”

  朱招宠从中看到机会,经过向当地开山鼻祖一番请教,当机立断成立了一家皮件制品厂。按照他的说法,这是温州人善于发现商机的特性。

  “我们了解到狗咬胶在美国的市场非常大,他们的宠物是美国人口的1.3倍,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最大市场。”

  那时候的企业,尚没有自主进出口权,朱招宠带着工厂生产的狗咬胶前往广交会,频繁接触外贸公司,再去寻找海外订单。

  朱招宠告诉记者,直到2000年左右,企业逐渐享有独立进出口权,狗咬胶也开始自主走出国门。“去美国、欧洲、日本参加宠物展,才可以找到一些订单”,朱招宠不断跟老外打交道。

  从小订单到大订单,朱招宠的工厂有了起色。目前公司在欧美的大客户有几十个,“有过硬的产品质量、按时交付、有好的价格,我们水头的工厂在世界上都享有盛誉。说起宠物咬胶产品,老外都要给我们竖大拇指。”

  谈起宠物用品,业内总会提起“中国平阳”。企查查数据显示,平阳县内与宠物用品相关的在业状态企业超过1600家,其中,水头镇已经从狗咬胶发展出宠物肉类产品系列、宠物玩具、宠物服装、狗带、牵狗绳、狗窝等几十个系列、上千个品种产品,远销美国、欧盟、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记者自平阳宠物小镇获悉,目前水头镇上的宠物咬胶食品出口额占全国同类产品总量的60%以上,去年产值超过45亿元。

  作为宠物用品上市第一股的佩蒂股份,是这里的龙头企业。

  佩蒂股份董事会秘书唐照波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公司主要有两大业务,分别为自主品牌的产销和ODM加工业务,后者主要针对国外市场。

  “水头以前有一定量的皮革加工工厂,我们的产品与屠宰加工相关联,因此在这里形成了宠物咬胶产业”,谈及宠物产业发展历史,唐照波表示,水头镇在国内已经具有一定领先性,“未来还是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

  佩蒂股份已经是水头镇最大的宠物食用品生产企业,2020年度营业收入达到13亿元,其中85%来自于国外销售。

  辐射

  狗咬胶产业链:村头晒生皮,村里代加工

  水头镇的宠物产业辐射到周边乡镇,甚至是整个平阳县,小加工点应运而生。

  新京报记者在水头镇麻园产业园区看到,厂房里两侧一个个硕大的圆柱体木箱咯吱咯吱转动。木箱犹如一台巨型洗衣机,上午放入的新鲜生皮正在“清洗”。

  这样的生皮很多会运到凤巢村,晾晒后成为狗咬胶制品原料。

  正午时分,距离水头镇十几公里的凤巢村阳光刚刚好。温风习习,一张张白色牛皮被竹竿撑起蒸发水分,这是晒制生皮最基础的步骤。

  老刘将一摞摞僵直的生皮搬运到三轮车上。他看起来精神奕奕,聊天间始终不肯透露年纪,只说自己已经年过60,在这里每个月三千多的工资能“混口饭吃”。

  杨丽华工厂里的员工很多是像老刘一样的周边村民。原本从事童鞋零售的她,2012年下半年开始做起了狗咬胶半成品生产生意,并专门供应给佩蒂股份等大型生产商。

  2013年,杨丽华工厂扩容,次年买下凤巢村里的小工厂。目前,年产值已经超过4000万。

  凤巢村位于平阳县腾蛟乡,一条河贯穿,两侧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加工厂或小作坊。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生皮产业在这里十分集中,沿河岸两侧,挂在柱拦上晾晒的白色生皮格外显眼。

  杨丽华告诉记者,凤巢村一些居民也会从山东、河南等地购买湿皮,晾晒完成后再卖给加工厂。

  平阳大大小小的宠物用品加工厂里,不少成品生皮都出自凤巢,齐平宠物营养科技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厂房仓库里,皮革气味浓重,一楼两个切割机便是操作台,两名工人拿着近乎半透明的牛皮,切割成宽度不过几厘米的长条形状。

  狗咬胶加工并不复杂,至今仍保留着粗放的加工方式,也成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切割后的牛皮会再次经过发泡处理,有的需要手工编成麻花状的“骨头”,烘干消毒后便成为一根狗用咬胶。

  这样一个工厂,每天耗费1吨左右牛皮和猪皮。工作人员介绍,齐平宠物营养科技有限公司工厂面积有一万三千平方米,每年用掉的干猪皮和牛皮原材料要有三百吨。整个工厂有三百多名员工,平均工资可达到四五千。

  平阳县作坊式的企业很多。朱招宠表示,小企业主要是负责流水线上的配套环节,“我们有些外包、工艺类的产品,都可以让一些小工厂做,还可以依托农村富余劳动力,增加他们的收入。”

  “小企业2000年以后陆陆续续增加,年产值能做到几百万上千万的比较多。”他说。

  换新

  刮起环保风暴,“宠物狗把这张皮给咬了”

  又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洗手、换装、消毒一系列流程后,蔡招弟到佩蒂股份的包装车间领取一天所需的包装材料和狗咬胶半成品。包装材料分发给工人,还要进行一系列打箱、装柜,大部分产品最终销往欧美,部分于国内市场售卖。

  80后蔡招弟已经在宠物用品行业工作5年。家住平阳县水头镇的她,此前,辗转于浙江工厂打工,与孩子和丈夫聚少离多。水头本地的宠物用品行业吸引她回家赚钱养家。

  目前,蔡招弟丈夫在当地从事汽车行业工作,她工作之余还能学习宠物行业相关知识。“我的理想是能够干到退休”,蔡招弟笑着,畅想着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