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暴雨夜 那些伸出援手的人们

霍林郭勒网 刘 欣2021-07-22 05:49:26
浏览

  郑州暴雨夜 那些伸出援手的人们

7月21日凌晨,刘妍(化名)的朋友圈。

  20日下午开始,一场强降雨将大量郑州市民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求救信息也如洪流般涌入各大社交平台。

  水患当前,学校、图书馆,都成了临时避难点。车抛锚的,被困在地铁站的,家里进水的群众纷纷来到“紧急避难所”。还有一些市民自发为附近的被困人员提供住所及派送物资。众人一夜未眠,一场自发的救助行动在城市中蔓延开来。  

  21日,市区内雨势渐小,积水仍围困着整座城市,志愿者们时刻待命,“希望为这座城市贡献微薄力量。”

  培训学校一晚收留近200人

  “您找到住的地方了吗?”接通新京报记者电话时,梁晓(化名)下意识脱口而出。从20日晚八九点开始,他就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梁晓是郑州市二七区一家民办培训学校的教师,学校位于郑州火车站附近。“我们校长说,这种时候,大家都要尽一份力。”因为家离学校很近,梁晓主动赶往了学校。

  老师们把学校可以借住的信息发到社交平台和个人朋友圈,这条帖子后来也出现在救援集合帖中。很快,滞留在地铁站、火车站周围的人纷纷给他打电话。

  接到电话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把求救者平安地带到学校里。学校一共有七八个老师参与救援,有两三个同事一直在外面“寻人”,把人接回学校。

  暴雨把梁晓淋了个透,路面上的积水一直在涨,即便最浅的地方也没过了膝盖。梁晓记得,自己两只脚都泡浮肿了,一个晚上连换了三套衣服。

  20日一晚,学校接收了近200人,大厅里、走廊上、教室中、宿舍内,躺满了被暴雨困住的人。学校彻夜供水供电,热水、面包、火腿肠也免费提供。

  他们救援的人中有两三岁的小孩,还有孕妇。梁晓和他的同事优先把行军床给孩子和孕妇腾出来,再给他们提供被褥和食物。没有人去计算物资的消耗,“现在谁还有心思计算这些呀。”

  在距离梁晓单位三公里外的郑州市第五中学,成了管城回族区的一个应急避难场所。

  副校长王耸是20日晚上七点多收到的通知,紧急腾出了一楼的六个教室并准备了热水。截至21日凌晨两点多,学校统计共计救助53人。校长张天佑记得,一开始有二十多个周边社区的人,因家里进水过来;后面陆续来的人或是遭遇车子抛锚,或者是在公交车上被困的乘客。

  王耸记得,一位男士坐在教室里正在拧长裤上的水,见到他进来,站起身鞠了一躬。那一刻让王耸很感动,“我们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有点受宠若惊”。

  老师们一夜没睡,整夜巡查。早上9点,直到最后一位避难群众离去,几位老师才瘫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

  郑州图书馆不闭馆 收留100多位“不归客”

  “在郑州图书馆附近的被困人员,不要冒险回家,我馆为您提供无线网络、热水、简餐和休息场所,大家转起来,风雨无情人有情,只要需要,我们就在!”7月20日晚,郑州图书馆没有按时闭馆,在网上发布了这则提供救助的信息。

  往常,郑州图书馆主馆晚7点关闭,夜读吧则开到午夜12点。当天临近主馆闭馆,郑州仍下着大雨,不少路段被水淹没,交通阻断。“考虑到实际情况,我们决定当晚不闭馆。”几乎整夜没有合眼,21日下午接起电话时,王姓副馆长的声音有些沙哑。

  信息发送后,救援队开始陆陆续续送人来到图书馆。图书馆工作人员牛先生记得,最晚的一批市民是21日凌晨3点左右到达的。送来的人都没有出现受伤、发热的情况,“只是被雨淋湿了,受了一点惊吓,没有什么大碍”。图书馆备了毛巾和姜汤。

  据图书馆粗略统计,当晚共100多位“不归客”在此避雨:自习的学生、困在雨中的市民、附近高铁站滞留的旅客、从地铁站疏散的被困人员……现场图片显示,人们坐在简餐区、走廊里或沙发上,一个女孩儿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在读,手肘撑在膝盖上。

  21日上午,大路上的水慢慢地退去了,一些学生家长赶来将滞留在图书馆的孩子接走。上午9时,郑州图书馆已正常开放,有市民陆续来学习和看书。

  民宿老板开放50家分店 提供免费落脚点

  20日凌晨3点,民宿老板吴帅龙接到客户的电话,赶往民宿处理问题。开车的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对劲:雨太大了。

  到了民宿,吴帅龙拍摄了一段视频发到朋友圈,房顶上的水顺着边沿向下流。“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几乎房顶都被水泡了一样。”吴帅龙说,那时民宿的房间就已被预订了80%。

  从20日下午开始,吴帅龙陆续接到了很多电话,一开始是要订房间,后来即使知道房间已订满,也有人请求来民宿的公共区域歇脚。

  在接到数通求助电话后,吴帅龙决定,“将50多家分店全部共享出来,免费为大家提供,不再提供独立的房间,所有房间共享出来,为大家提供落脚点以备歇息。”

  20日晚上9点左右,他将提供救援的信息发到了朋友圈和微信群后,大量电话打来了。求助和借宿的人遍及整个郑州,“我们的民宿在郑州市各个区都有分布,求助的人打电话过来,我们就提供就近房间的位置和入住密码,指导他们去房间避雨。”

  吴帅龙告诉记者,50多家分店共接到1000多通求助电话。因为打来电话的人实在太多,他们无法统计具体有多少人入住到房间里。“有的人住进去了,有的人就在周围,但因为暴雨受困无法移动,没能到达房间。”

  昨日,吴帅龙告诉记者,现在郑州市区的情况有了一些好转,部分人员已经陆续撤离,但仍有外地旅客因无法订到住宿房间而滞留在民宿,“我们今早发了通知,不接受任何付费住宿,依旧为大家提供免费的落脚点歇息。”

  员工宿舍成临时救助点 爬楼十余趟接人

  26岁的任沫帆是个创业者,他与朋友合开的公司位于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20日上午,郑州开始下雨。“当时我们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因为上一周郑州也下过一场大雨,我们以为最多就下到那个程度。”

  觉得不对劲是在临近傍晚时。当天下午3点多,任沫帆看到一辆黑色轿车抛锚在十字路口,水已淹过引擎盖。不到一个小时,水就没过了车顶,漫上斜向高起的人行道,在人行道上也很快有了齐腰的高度。

  随后他与同事在网上看到许多求助信息,便商量着将公司的员工宿舍设置成临时救助点,安置在暴雨中无法回家的人。

  夜里11点左右,他们编辑好救助信息,发在各个微信群内。不到12点,任沫帆下楼接到了第一个求助者。那是一个从洛阳来郑州打暑期工的大学生,在郑州下车时已寸步难行,便先找了个小店落脚。但店里空间小,挤满了救助的人,店长就联系上了任沫帆,并托一辆过路的垃圾车将那学生送了过来。